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斷想雜誌 ‧ 反思愛情專題 @ 香港書展 2018

2018/7/21 — 14:40

為了支持香港出版個體戶,昨天去了書展。先到關夢南先生的「學生文藝」攤位,買了崑南的再版小說《慾季》、肯肯的詩與散文集《昨日蹉跎》,以及剛發行的新刊物《教師起動文藝雙月刊》。連同《小學生文藝月刊》《中學生文藝月刊》和《大頭菜文藝月刊》,小小的出版團隊竟然揹起四本雜誌,已經進入神話狀態!

每個人都會經歷學生時期,很明白文藝凝聚的氛圍足以影響一生,我的學生時代除了童話故事外,還有《大拇指》《突破》《素葉文學》和《詩風》,路就是這樣走起來,「文藝刊物」是路上的欄杆,帶我看風景,因此一直都很感佩關生的手作耕種,用文學為成長的青春播放種子!

第二個攤位是「香港文學生活館」,買了《沉默發條》,也訂閱了改版後的《字花》,設計很奇異,分成Book A 和 Book B 卻又連在一起,似「雙胞胎」(是我看得太多村上春樹嗎),Book A 是專題,Book B 是自由欄目,還一口氣計劃了未來六個專題,編輯團隊似乎很有氣勢。

廣告

最近十幾年香港許多刊物仿效外國 Journal Book 的形式,以 Magazine-Book 或 Book-Magazine 的樣式代替傳統雜誌的形態,好處是讓具有「時限、期限」的刊物長壽一點,加長流通的時段,避免「過期」的淘汰,同時以「專題」吸引讀者購買和收藏的意慾,缺點是「命題」限制了作者創作或評論的自由,假如「命題」設得不好,甚至影響收視;現在看《字花》分成 Book A & Book B,似乎是想平衡兩者的空間和市場,而且有一份銳意革新的勇氣和力度,值得期待!

廣告

第三個攤位是「獨字台灣」,聚合台灣小型的、獨立的出版社,買了鄧九雲的《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南方家園出版,附送小冊《無感疼痛》;之前看過她的《暫時無法安放的》散文小說集,喜歡那種清新而詩意的文字,書寫成長、青春、家庭和城市,沒有太多自溺,卻有人情的洞悉,何況書印得真的秀雅清爽,帶在身邊平添一種日常的幸福呢!

今屆書展的主題是「愛情文學」,卻同時因為村上春樹的《謀殺騎士團長》涉及情色書寫而列為限制級,暴露了官方機構的分裂與蒙昧!首先,很明顯他們所謂的「愛情文學」,就是異性戀模式結合清教徒的思維,因而才會貽笑大方。

其次,他們將高低水平相差很遠的作家群並列一起,事後還說誰誰拒絕參加才讓誰臨時補上,撇開這種公開言語傷害了後補的人,這個清單已經是一項庸愚的明證 — 第一,「愛情文類」不應該祗局限於小說,詩歌的比例更排山倒海,相信差不多每個寫詩的人都寫過「情詩」,社會上的主流文學活動和獎項從來不重視詩歌(幾曾見過有甚麼「紅樓夢詩歌獎」),又一次應驗!第二,「愛情」不應單單局限異性戀的範疇,男男、女女、雙性戀、多元性別不該被邊緣化或視而不見,別說最近在美國獲得 Lambda Literary Awards 男同志詩歌組別首獎的黃裕邦,出版了詩集《天裂》,游靜的《不可能的家》與《大毛蛋》很早便已經寫出女女的情慾與身體!第三,由「愛情」牽引而來的關係,除了無數層次的單戀、失戀、苦戀和自戀以外,還有家庭、婚姻、婚外情、不倫之戀、黃昏之戀、情色文化與權力拉扯等更遼闊的議題啊,主辦者究竟有沒有足夠的勇氣和識見處理這些複雜的文學呈現?

最後,「愛情」作為隱喻,它可以言及一個城市的生死愛慾、一個國家的忘情負義(白樺的傷痕文學《苦戀》名言:「你愛你的國家,但國家愛你嗎?」),更何況作為「人類」,有時候愛的不是「人」,而是愛貓、愛狗、戀衣、戀物,why not?

~洛楓©Facebook 20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