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日是好日》— 別了,樹木希林

2019/1/7 — 11:39

好去不須頻下淚,老僧相伴有煙霞。且聽四時風雨。茶室內總有來客,總有沏茶的手,然而生肖茶碗輪轉間,偷換人間歲月。隨結局把時間延綿而去的話,武田太太的茶室終歸岑寂。看國民婆婆樹木希林遺作《日日是好日》,不禁為電影主題與她故去何其合適而訝異。

從電影名字、24節氣分場,以及前後20年,3位女主角的人生變化,都指向外在的時間以及人的內觀時間。人怎樣察覺時間?靠的是事件,茶倒進茶碗,起風掀動花草,夏至有雨,無非是時間的明證。於女主角典子而言,茶道的要訣:感受而非思考,習慣而非學習,令她對人生,對外在環境多了些思考。那本來只是偶然的遇合,武田太太不是嚴師,典子自覺手腳笨拙,卻有頓悟的根性。可惜我沒看過典子提及的費里尼電影,但是最後她們提到茶聖千利休,我倒是略懂其生平。

千利休得罪豐臣秀吉而死,死因眾說紛紜。其中有說指,秀吉以黃金建造茶室,但利休提倡「和敬清寂」的茶道,被君王視為挑戰。曾經,利休向他展示一間只有一支牽牛花的茶室,讓其感受到一室的「有」與「無」,然而利休的命運也和牽牛花一樣燦爛又短暫。「墓前熒熒者,木槿耀朱華」,利休的故事數年前曾在電影《花戰》中提及過,主角是花藝大師池坊專好,而他為好友千利休被處死抱不平,以花挑戰強權。茶道和花道是形式,而生命的熱情透過此形式,在繁複的儀式,反覆的練習中超越現世生命,使心靈在大自然沉澱、揮發,可說是東方人特有的藝術。

廣告

千利休的時代,生命無常,好友品茶,不止嚐味,還有品味時間。明日難料,視茶室相眾為一期一會,被儀式節制過的情感,更有力傳達對方心靈。武田太太、典子,以及後來的眾學員,相交看似平淡如水,但學茶20年後,典子仍沒有自立門戶教授茶道的打算,可知與武田太太相處,已經是她習慣了的時光。日日是好日,盡在不言中。

別了,一位好演員。別了,她存在過的光影時空。

廣告

作者 Facebook

(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