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星戰》大導魯卡斯博物館大計泡湯? 反映博物館已非文化聖殿

2016/9/28 — 16:44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莫以為你是《星球大戰》大導演,就要誰都畀面。大導演佐治魯卡斯(George Lucas)欲在芝加哥開「魯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 (The 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展示其藝術成就,卻遭當地團體反對,甚至告上法庭,令魯卡斯不得不放棄芝加哥,改建他處。英國《衛報》作者 Anthony Paletta 認為,事件恰恰反映現代社會對「博物館」的態度,有了根本性轉變。

大概魯卡斯未曾想過,博物館的計劃,在市長 Rahm Emanuel 支持、園區委員會批准、市議會同意下,竟在埋門一腳被拒諸門外。事件源於芝加哥民間組織「公園之友 (Friends of the Parks)」對計劃提出強烈抗議,指建館計劃將公地撥給私人機構違法,更向法院興訟。法院最終站在「公園之友」一方,稱博物館非為公眾福利,而是妨礙公眾在該片土地上的利益。

卻說當地民間團體的不滿,原是對事不對人:魯卡斯事件兩個月後,奧巴馬總統圖書館又欲興建在同一湖岸。「公園之友」雖不至於告埋奧巴馬,但同樣公開對此表示不滿。

廣告

話雖如此,但博物館本擬座落之處本來就有林林種種的文化場所。比如說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寫第水族館,與及科學與工業博物館,均是落戶於湖岸公園裡頭。為何空間可以給上述場館,卻又不可再建新館呢?

Paletta 指,密芝根湖岸的博物館群,大多萌芽於 1930 年代。那個年代公眾對博物館的想像,與今日不同。心理學家 G Stanley Hall 就曾將這批博物館形容為「神秘的、美學的畫作陵墓」,「一個禮拜開幾日,得幾個人去」。博物館,在一個世紀前,是聖殿,是屬於高尚人士的場所。規劃上它總要用一兩個公園與鬧市隔開,彷彿不欲沾上平民百姓的俗氣。

廣告

然而近半世紀,博物館的地位不再相同。它們不再是孤高的藝術機構,而與周邊環境,尤其是商業活動如餐飲、零售等,互相配合甚至融為一體。博物館的總監們也費煞思量,想要提高入場人數,想要將博物館建設成主流遊客的景點。因著這種希望,他們將博物館改建於鬧市中心,比如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 (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惠特尼美術館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與及倫敦博物館 (Museum of London) 等。

正如建築家 Michael Graves 1986 年所言:「...我們必須明白,我們不只是在建美術館和畫廊,我們建造的一家機構,這家機構提供的是討論空間、學習空間、一種社會氛圍,與及觀看繪畫與雕塑的社會氛圍。」

香港地少人多,乜都係土地問題,要闢個大公園建造博物館,重來是痴人說夢。不過,西九文化區與尖沙咀商業區互為表裡的做法,從 Paletta 的角度看,也是一種時代的必然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