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星戰8:Luke Skywalker的恐懼餐單

2017/12/17 — 15:37

前言:

因著傳承學院發起了星戰8電影PARTY,身為星戰迷的我當然應邀成為電影院內的一份子。星戰不單單因著迪士尼收購而再起風雲,話題更隨著主要角色的衰老甚至死亡而無限伸展。

誠如今集極度重點人物Luke Skywalker在劇中所指,人是往往很少完全從世界抽離死去的;這個意像不單是指向精神的層面,亦意味著每一個人都曾經為世界帶來多多少少實質的影響的涵蘊,伴隨著飾演Princess Leia的Carrie Frances Fisher於現實世界離我們而去,這一句對白實在帶給我有相當厚度的餘韻。

頭盤:Luke的心魔

這一集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中,對於恐懼的描寫依然為我帶來精神上的啟迪。我十分欣賞編劇在處理Luke Skywalker背負著「傳奇」的純粹正義包袱和「反派」Kylo Ren那一件「懸案」上的三段式處理,由Luke第一證供「他消滅了整個絕地武士學院」開始,直到Luke明言「自己很害怕無法去改寫」Kylo Ren會取去一切自己深愛的東西作結。我們一圍八人在放映後一起聊及這一段戲,當中有創業家、教授、START UP CEO、青年教育家、兒童工作者(我又計自己係音樂家喇下…),各人都提出了十分精彩的見解。

廣告

對於Luke Skywalker和Kylo Ren的矛盾本初是因為Luke的心魔而生,而這一個心魔,一方面是「我睇死Kylo Ren最終會投入黑暗陣營」,一種預定心態,另一方面是「我接受唔到自己教唔好佢」,一種放不下為人師表卻恍似教學無方的面子心態,我們都覺得和今時今日香港教育面對的其中一些難關有類同之處。

主菜:拒絕

廣告

導演Rian Craig Johnson同時於本集巧妙地利用了另一位主角Rey向Luke Skywalker學習原力的橋段去言及恐懼這個話題;當Rey在訓練的過程中進入了黑暗深淵的狀態,Luke Skywalker的回應是,「你要拒絕黑暗深淵向你的呼叫」。

「拒絕」這一個傾向正正就是Luke Skywalker恐懼的本質,他因著成為銀河系傳奇的包袱而一直劃地自限,希望成為一個完人,一個純粹的正義之師;這一個意識令他一開始拒絕承認,甚至不為意自己有上文提及的心魔。他無法以平等心去看待Kylo Ren,以「我食鹽多過你食米」方便快捷的二元定位去定義Kylo Ren為邪惡(而整套電影後來以不方便快捷的三段式故事結構,去刻劃出一個立體、有故事有人生有血有肉的Kylo Ren),他甚至自我中心地認為Kylo Ren必然會令人活在苦難當中,因著一生中種種的經歷因素拒絕對方有轉念為善的機會。

換句話說,Luke Skywalker的恐懼,就是以為未來作打算為名,滿足自己情感喜惡為實的生命取態,這一切都給予了恐懼無比的動力。

而Yoda大師在電影中巧妙地以一句話為Luke 的心魔作結:你沒有活在當下。

昇華:凝視

關於恐懼的話題令到席上的每一個人都表達出內在情感,難為正邪定分界的二十一世紀現況更直接挑戰著整套電影承傳下來的價值,所謂主角,似乎已經不再是潔白無瑕的貴族能力者,而是願意凝視,乃至承認自己一直都處身於黑白難分之間的凡人;所謂勇氣亦不只有因著大義而勇於拼命的英雄,受盡冷嘲之際仍然可以安定下來顧全大局的無名英雄亦足以令人起敬。借整套電影中最觸動我心的思想:勝利不是懷著怨恨消滅敵軍,而是可以保護生命中最珍愛的人。

電影後段Luke Skywalker和Kylo Ren的重逢為著Luke Skywalker的恐懼餐單寫下了華麗的句號。當Kylo Ren仍然抱著怨恨的劍,仍然憤力種下怨恨的果無法拔之時,Luke已經透過凝視自己的恐懼接受這一個游走於黑白之間,最真實的自己,繼而放下說教式的教條身段,道出最應該說的話。

因接受自己而昇華,由最低的變為最高,這種原力,人人可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