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否取得諾貝爾文學奬有什麼關係?

2017/4/4 — 16:12

資料圖片:村上春樹

資料圖片:村上春樹

// 著名作家村上春樹二月推出新書《殺死騎士團長》(騎士団長殺し,暫譯),日前他接受日本《每日新聞》專訪,提及在書中寫到的南京大屠殺,村上表示歷史是集體回憶:「選擇忘記或篡改記憶是嚴重錯誤。」//

《香港01》4月3日報道

村上春樹早年的作品〈挪威的森林〉,除了寫青蔥歲月的友情愛情、生活的無賴和對輕狅歲月的依戀之外,也隱隱地諷喻六七十年代日本學運由單純走向變質的無奈。他對人生、社會、歷史的觸覺已經早有伏筆。到了1995年,日本發生奧姆真理教在東京地鐵站內釋放沙林毒氣,引致嚴重的傷亡事件之後,村上春樹走訪了一大批事件中的受害者和見證人,寫成了報導文學作品〈地下鐵事件〉及其續篇〈約束的場所〉,清楚證明他不單是一個只講愛情故事,寫小說的普通作家,而是一位社會觸覺敏銳,歷史感豐富,也有強烈承擔感的作家及知識分子。

幾年前,村上春樹取得耶路撒冷文學奬,在領奬時那番話「雞蛋與高牆」,已經充分說明一個文學家是否偉大,往往不在能否取得重要奬項。

廣告

去年底,他取得「安徒生文學奬」,在10月底去到丹麥的頒奬禮時,發表的演說「影子的意義」也很有啟發性。他引用了安徒生的一個故事〈影子〉,講一個堅持追求真理和美善的年輕學者,在一次旅途中,自己的影子竟然乘機逃脫。幾年之後,這個離他而去的影子回去找他。這個時候,影子已經變成一個衣冠楚楚的紳士,發了財,得到了權力和社會地位,成就已經遠遠超越它原來的主人了。成功的影子,回到潦倒的主人身邊,一同再次出遊,但卻暫時交換了身份。由影子來冒充主人,而主人則暫當影子。在旅途中,幻化人型的影子愛上了一位美麗的公主,希望和她結婚,於是要它那個因為堅持真善美而生活潦倒的主人永遠和它交換身份,並承諾以優厚的報酬,來換取學者向它這個「假的人真的影子」提供人生的知識。它這個要求被堅持真理的主人拒絕,影子於是設計把主人殺掉。

以寫童話為主的安徒生,原來有一個這樣黑暗絕望的奇幻故事。村上春樹在演辭中說,可能安徒生在寫故事的時候,也看到人內心也有陰暗的一面,因而要經常警覺這個心中的影子,要與它抗衡,要抗拒它的誘惑。

廣告

故事的隱喻,可能正在於告誡我們自己,稍一不慎,我們都有可會被自己的影子,即是自己心中隱暗的一面,把自己的人格殺掉。

他的最新作品〈騎士圑長殺人事件〉,中文翻譯本還未出版,因此還未有機會讀過。但他能夠在書中把歷史事實以故事形式記錄下來,不為日本社會及政治上那種「歷史修正主義」所迷惑,這一種精神已經足以讓他成為一個當代最重要的作家。

由個人品格的洗練與提升、到個人的社會責任、對弱勢的同情和支持,對真理及事實的堅持;不因個人的族裔、膚色、血統來埋沒良知,對歷史的承擔,村上春樹不斷展示的正是一種不斷的超越。

已經看到有不少人在國內的討論區讃掦村上春樹的道德勇氣,也挖苦譴責那些日本右派。村上當然是值得讚揚的,那些極右人士被譴責也是活該。不過更希望見到有這樣的一天,有一個中國作家寫出六四事件的真實故事,寫劉曉波的心路歷程和如何被屈被迫害,寫劉霞的悽苦與無奈,甚至寫漢人在新疆西藏的作為,寫中國人對週邊國家的霸權行徑,寫寫中國人如何編造所謂的南海千年歷史權益的故事,不知道到時國內的網民及一眾喉舌又會如何反應。應該是政治帽子與民族主義大棍子亂飛了,不知到時又有什麼人會有勇氣出來譴責國內那些極左作風及大漢民族沙文主義。

當代中國也有很多優秀作家,但有那個能夠去到村上春樹的高度嗎?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