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偽證者:為阿媽是女人奮戰

2017/5/6 — 18:04

《時代偽證者》電影劇照

《時代偽證者》電影劇照

傳統邏輯有所謂「公理」的存在,意指不用驗證也會被視作理所當然的事情。脫離嚴謹的邏輯學,生活中不少事我們也會認為是不證自明,比方說「警察打人要坐監」、「港污染物致粵霧霾機會不高」等,偏生這個社會就是有人莫名其妙地跟你吵這個那個,他們趾高氣昂,高呼「阿媽不是女人」。《時代偽證者》這部電影,也是由那麼一個「有人」掀起的故事。

螞蟥死咬著你

借希特拉歷史搵食的大叔砌詞狡辯,否認奧斯威辛集中營大屠殺存在。正常人聽到這樣荒謬的事情,最先反應自然是那句「我就笑笑不說話」,我們的女主角,歷史學者戴伯爾也是如此。奈何詭辯者就是有種能耐可以妖言惑眾,誇誇其談使得大家誤以為真有其事,他們還會像螞蟥一樣死咬著你不放,途中吸取血液,把你弄得焦頭爛額。

廣告

所以反擊是必要的,不然螞蟥都把你吸得快變人乾了。提起反擊,很多人以為有理就可以橫行天下,不加思索便自行迎戰詭辯家,誰不知辯論除了真偽也講技巧,而人家可是專精各種縱橫辯術的,於是三兩下便把你這些業餘人士打得滿地找牙,像徐曉東打雷雷那樣。

《Denial》劇照

《Denial》劇照

廣告

良心交給別人很難

我們女主角沒有那麼笨,還是懂得找律師代戰。然而審訊期間她仍然忍不住困惑:我是專家我有真相,為什麼律師反覆強調我不適合在法庭發言?猶太人是大屠殺的受害者,為什麼他們不可以與詭辯家對質。戲中有場戲我印象特別深刻:女主角與律師對談,側光打在她的臉上,半亮半黑,她說把自己的良心交給別人,很難。

是難的,但沒有法子,守護真理不能單靠義憤。《華嚴經》講:「若能辯才無障礙,則能開演無邊法。」菩薩為人說法,尚得義理通達,言辭流利。你想講「民主自由」、言「歷史真相」,就更加得確定自己把脈絡都弄明白,論說夠清晰,經得起對方的詰問。不然滿嘴結結巴巴,只會是白忙一場甚至幫倒忙。那麼不如甚麼都不說,讓專業的來好了。

阿媽還可以是女人嗎

閉上嘴,然後取得勝利,這是一場有關信任與忍耐的戰鬥。對於這場戰鬥,香港人感觸想必很深,活在歪理滿天的世界,我們對奸角那些「語言偽術」太熟悉了。另一方面,我們也很羨慕女主角,因為她「無言」到最後,還是為公義贏得勝利。我們香港呢?依靠專業與法治,阿媽還可以是女人嗎?大抵,只能說是不肯定的肯定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