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廣場起廳堂 公共空間再被佔領?

2015/1/27 — 12:09

繼去年年底 ADC 藝術空間啟用之後,銅鑼灣時代廣場亦築起「廳堂博物館」。根據屋宇署規定,時代廣場地面行人通道屬於「私人物業範圍內撥出供公眾使用的地方」,但過去商場出租該空間,終於在 2008 年觸發藝術家舉行一連串活動,試圖喚起社會對公共空間的關注。

時隔五年,時代廣場在同一地點開設臨時結構的展覽場地,令藝術家憂慮「公共空間再佔領」。

「廳堂博物館」在今年 1 月 8 日開幕,希望結合「廳堂」的親切和「博物館」的藝術,為公眾帶來新鮮的展覽體驗。時代廣場早在去年 5 月與香港中文大學合辦建築物設計比賽,勝出的概念會落實採用。建築系碩士二年級生王俊傑 (Marco) 及王守賢 (Samuel) 的「Sometimes」方案,最終獲得冠軍,實體化成為今日矗立於廣場的建築。

廣告

本周一藝術家梁寶山在《信報》撰文,批評廳堂博物館是「龐然大物」,物料有如「僭建玻璃屋」。她後來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質疑,究竟臨時建築是否「長期的臨時建築?」記者接觸時代廣場方面,公關代表解釋,建築物向屋宇署申請的牌照只有三個月期限,四月展覽結束後便會拆卸,待有活動時再搭建。Marco 表示,設計過程曾考慮不同物料,最終選用亞加力膠板是為營造透明效果,「讓建築內外的人都可以交流」;鋁柱則方便建築搭建和收藏,結構上也容許調查牆身厚薄,又強調機能性是出於「迎合舉辦各類型活動和展覽」的需要。

廣告

梁寶山又向記者形容,廳堂博物館的計劃「非常聰明」。她認為時代廣場在公共空間上打造展覽場所,又邀請學院合作舉行比賽,表面民主開放,實際卻是嘗試掩蓋地產商再規劃空間的權力操作。「商業主導的比賽很少見,」Samuel 分析現有設計比較多數是由政府、非牟利組織或學會舉辦,而且大部分都只是概念上的比拚,「勝出方案又可實體化,對學生而言十分吸引。」Marco 則認為博物館「給人很多快樂回憶,是一個聚集人流的地方」,為能夠參與宣傳正能量的建築設計而感到高興。

「廳堂博物館」建築設計得獎學生,左為王俊傑 (Marco) ,右則王守賢 (Samuel)

「廳堂博物館」建築設計得獎學生,左為王俊傑 (Marco) ,右則王守賢 (Samuel)

「最無恥的一點是,現在地產商會用本土文化去包裝謀利的意圖。」梁寶山指,地產商太懂得利用人心,投其所好,知道藝術受公眾歡迎,就大搞藝商業合作,批評做法「比赤裸地賺錢更無恥。」Marco 也深明白時代廣場空地作為公共空間的特點,但他反而欣賞商界的支持,為公眾提供免費的藝術空間。他又認為香港藝術空間不足,市民往往要去到藝術館或中環藝廊才會接觸到,又評論上述空間都「感覺不太舒服」,反指時代廣場的選址,不但交通方便,更可打破藝術高高在上的迷思。

時代廣場方面則以書面回應梁寶山的評論,強調廳堂博物館所有展覽都是免費向公眾開放,並以去年於露天廣場舉辦的藝文活動為例,合作單位不限於本地,亦有包括西班牙、日本、韓國和泰國等地的藝術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