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局艱難 對從事政治哲學思考的人來說 也許是一種幸

2018/4/20 — 20:33

背景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背景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各位,今天上完這學期最後一課,實在太累,回來昏睡了一大覺。剛剛醒來,趁還記得,和大家多說幾句,權作道別。

一,在你們的大學生活中,以至日後人生中,對知識對學問保持一份好奇,對是非對錯保持一份執著,對人世間各種苦難保持一份悲憫,是值得你好好珍惜的東西。不要以為這些東西會一直都在。不是的,這些看似平常的東西,其實很容易失去。而一旦失去,就很難再要回來。為什麼這些東西那麼重要?這要大家慢慢體會。

二,我多次和大家說,寫論文的時候,要找最困惑你的問題去寫。是的,不是最困惑我,不是最困惑別人,而是最困惑你自己。為什麼呢?我只能說,如果你經歷過那種上下求索,輾轉反側的過程,你對學問自會有另一番體會。

廣告

三,Anson 在這門課中,一次又一次問,我們堅持某些價值最後的基礎是什麼?這些基礎為什麼是穩固的?如果別人不同意這些基礎,怎麼辦?我的回答是:給機會自己想下去,同時給機會自己看下去:看歷史看社會,在其中見到人的苦難、人的脆弱、人的可憫與可貴,然後或許你會見到,我們這門課討論的許多價值,不是閉門造車,不是哲學家在書房中的喃喃自語和主觀認定,而是回應著人之為人一些最基本也最根本的東西。「人失去自由,失去主宰一己生命的權利,人會痛苦,人會活得不好」,是個經過反思和體驗後的事實。

四,魯迅在《吶喊》自序中提出的那個鐵屋的問題,經過這麼多年,我依然認為,其實沒有別的路,那些早醒的人,必須叫醒其他熟睡的人,然後一起努力去打破鐵屋。因為這是唯一的希望。是的,過程會很痛苦,許多人會付出代價,甚至最後也不一定有好的結果。但有別的選擇嗎?那些醒來的人,可以選擇不去叫醒別人,然後繼續裝睡或真睡下去嗎?現實中,也許有許多人真的會這樣。但我始終認為,這種活法,嚴格來說,不是真正的活著,不是人活著應該有的樣子。這幾年,我內心常常有種「非如此不可」的心情,大抵也是如此。非如此不可,不是你被迫如此,而是你覺得,你只能這樣,才對得起自己。

廣告

五,1095(編按:中文大學政政系科目「政治哲學問題」)學過的東西,大家終究會漸漸忘記。若干年後,大家還會記得一些什麼?那個時候,回想你的大學生活,有什麼東西,會一直跟著你的生命走下去,甚至隱隱然成為你的人生座標和方向?有什麼記憶,會讓你有種「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感受?我今天說,我們這門課留下的相片,是送給將來的你。所以,懇請大家保留下來。若干年後,在某個時刻,見回今天年輕的你,以及今天的陽光和情懷,或許你會覺著美好,知道我們曾經如此一起上過這樣的課。也許我真的老了,知道這些美好是人好好走下去的重要力量。

六,時局確實艱難。我從未試過,教 1095 像今年這般吃力。理念不是古人事,價值亦非身外物,而是實實在在體現在我們的時代,迫著我們去面對,有時甚至是痛苦的自我拷問。不過,對從事政哲思考的人來說,這也許是一種幸,因為現實的艱難,讓我們對政治對權力對價值有最真切的體會。我們因此有種責任。

最後,還是要說一次,很開心這三個月,和大家一起讀書一起思考。許多同學在課堂上那種求知的眼神,讓我如此真實地覺著教育的美好。


2018.4.19,3am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