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薪3.8元

2016/8/28 — 10:48

電影《點五步》預告片段截圖

電影《點五步》預告片段截圖

【文:黃智揚(《點五步》編劇)】

是甚麼,讓我堅持下來?

我是《點五步》的編劇-黃智揚。

廣告

我的編劇費是15000元-無限期工作直至拍攝完結。

假若編劇費按正常標準工時計算,工作一年半,每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工作九小時,那麼我的時薪為每小時3.8港元。我早已忘了當時是怎麼活過來,除了慳得就慳,大概是靠朋友的freelance接濟吧。

廣告

2014年6月,電影開拍在即,還未定稿,改寫劇本進入無止境迷失狀態,我跟導演整天都精神繃緊。當時,於學校飯堂內,發生一個猶如情侶般分手的情景。

陳:「Yellow,我見你都好辛苦,有時有d野又唔去主動解決,唔好當打份工咁啦,你如果想去working holiday可以即刻走,到時如果套戲真係成功上到畫,又有錢賺,我會分返你應有果份畀你。」(對了,我忘了提及原來的我畢業後是要去working holiday的,但因為點五步﹐我延遲了一年半去working holiday。)當我聽畢導演的話,淚如雨崩下,不是難過,而是憤怒,心想:「你憑咩趕走我啊,大家都係新,大家都total lost 緊。我打份工都唔洗揀返人工咁低嘅工啦下嘛?我係打工就一早走左啦。」

我不服氣,我不想認輸,於是我留了下來,就算他開聲趕我走,我也沒走。

以上節錄自《點五步》的創作歷程,這似乎超出了常人對「工作付出了勞力就該得到合理薪金」的常規定律。你問我為何要以時薪3.8元寫一個劇本寫足一年半,我也很難解釋。

其實,我們只是努力在做一套關香港人事的香港電影。

運動類型的港產電影,很多投資者一聽到就會因回不了本而卻步。就算有幸地被投資者看中,他們也會諸多限制,沒創作自主權。

首部劇情片就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讓我們做一部真真正正的香港電影,將不可能變成可能。我不懂經濟學,我不知道一群廉價、甚至無薪的熱血青年如何能夠令一個原來已經爛左嘅市變得更加爛。我只知道,假若沒有我們團隊每一個的犧牲及奉獻,就沒有今天的《點五步》。

中國傳統有種奴性,父母常言道,「後生唔好怕蝕底」。

我不喜歡這句話,因為「蝕底」當中明顯涉及「剝削」,但無可否認的是,老母們的這些話或多或少,早已進入我們的血液。所謂的「熱血」,很有可能就是這種唔怕蝕底的傳統。拚了命去完成一件事的感覺其實很奇妙,難以用文字形容,但前提是,必需有犧牲的準備。

在香港這個本來就有病的地方,做自己喜愛做的事,就要以超乎常理的病態去堅持。

香港電影業有病,你同我都知道。

編劇常煲冇米粥、不同崗位的待遇差異極大,拖糧欠薪,資金北移合拍當道、被老屎忽強灌他們那一代所謂「啱」的態度,很多很多問題要去正視。情況就如現今香港一樣,但假若只站在外圍謾罵,搖旗納喊要立例修法去保障權修,而不作出行動,你真的相信行業會因為你指責一、兩套港產片而改變嗎?

有心入行的年青人、又或是年青行家,我們都是香港電影的未來。就趕在我們被淘汰之前,Take Action,身體力行做出成績來,證明給上一代知道,他們有些想法已經過時。我們將攜手建造一個沒有剝削、更加公平的電影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