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間、塵埃、星空 — 讀吳耀宗〈藏身 — 與妻在希臘〉

2016/2/22 — 17:33

【文︰熒惑 抄詩︰吳君明、陳曉晴 攝影︰吳澄偉】

情詩難寫,純粹的情詩更難寫,如何寫才能言之有物,不落俗套?除了已被說得太多的「真誠」之外,眼界、角度、書寫的技巧也相當重要。這首收錄於詩集《逐想像而居》中的詩,寫的並非年少衝動,而是相守相惜的愛情;詩人與妻同遊聖托里尼,擷取其中的片段寫成。用深情煉成的短詩不需要驚心的情節,但是小品不等於格局小,徐徐唸出的詩句足以把愛情鋪向星空。

詩作沒有著跡地描述旅遊地點的風景,目光由始至終都在書寫對象的身上。第一節的情意綿綿其實也不必多作解說,讀到什麼就是什麼了。鐵達時的「Time is Love」廣告系列看多了,就覺得把唸這首詩變成廣告的一幕好像也不錯,在地中海岸的詩人用溫柔的聲線朗誦,其時黃昏的日光漸漸聚斂,航拍鏡頭拉遠,飛到海上與白鳥齊飛,不錯啊。

廣告

廖偉棠在電台節目中曾形容這首詩是由男作家書寫的女性主義,這個說法大概是來自詩中的典故。典出張愛玲,她在給胡蘭成的照片中寫下「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這句子就任人解讀吧,而由男詩人引用於自己的詩作中,寫出「因為你/我喜歡我是塵埃的樣子/沿着陽光墜落/墜得極低」就確實讓人有新鮮感,亦塑造出暖男的形象;這樣的寫法是難以虛構或者取巧的,但是即使情感真摯,如何選字、用典、以至鋪陳,也是高難度動作,少一分寡、多一分濫,這裡是恰到好處地用「然後又輕盈飛揚起來」收結,舉重若輕,也讓詩歌的情意得到承接,就很妙。

第三段自然是詩作的點睛部分,讓一首情詩變成對愛情的禮讚,因為愛情所以存在、所以喜悅、所以在小世界中窺見生命裡面的另外一片星空。不免要套用流行用語說一句「公然放閃可恥」,但是如此的閃光彈倒不是說放就能放的,當中經歷過多少才能煉就愛情裡的真正喜悅,這實在是讓人豔羨。

廣告

〈藏身——與妻在希臘〉    吳耀宗(香港)

你戴著承諾看我
一側頭
整個海島也側了
漫長的手指從髮中梳出愛琴海的節奏
構成一種比時間深刻的顫動
美麗得無從啟齒

因為你
我喜歡我是塵埃的樣子
沿着陽光墜落
墜得極低
然後又輕盈飛揚起來

沒有絕對的消失
沒有永恆的存記
生命着的我們比宇宙
多一點從異地小巷伸延出去的喜悅
已經足夠無盡的星空

——吳耀宗:《逐想像而居》(石磬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5年),頁65-6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