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法是萬人的藝術

2016/9/26 — 15:37

圖為井上有一

圖為井上有一

我曾經看過一本書,裡面提到一句話很打動我:

『所有藝術其實都離不開人』。

的確,我們所能熟悉的書法作品其實背後都有著不同的故事,我認為能夠真正打動我們的除了技巧以外,更多的是書寫者的靈魂。除了大家熟悉的王羲之,柳公權,顏真卿之外,其實還有很多大家未必熟悉卻在書壇有很深影響的人。

廣告

由今天開始,我會不定期在這裏向大家介紹這些「靈魂書寫者」,希望大家除了看到書法的造型之美以外,能更加了解他們在書法道路上的故事。   

有人問,「書法」、「書道」跟「書藝」是怎麼區分。大概在唐朝的時候,日本空海大師來到中國學習,他學習了王羲之還有剛被認知的顏真卿書法,回國後開始傳播「書法」。日本人之所以稱其為「道」,是想在書寫裡怎麼去學「道」。而韓國和朝鮮稱為「書藝」,即以文字基礎去表達藝術。其中,在日本書道裡,把「道」發揮的淋漓盡致的,就是井上有一 (Yuichi Inoue)。   

廣告

剃著光頭,揮運巨筆,無拘無束地任由舞墨亂飛,嘴裡念念有詞……從外表看來,你會以為他是一位「苦行憎」多過一位書道家。從作品看來,你更難想像他是一位勤奮細心的小學教師。  

不像「苦行憎」,也像「氣功大師」的井上有一。

不像「苦行憎」,也像「氣功大師」的井上有一。

年輕的井上有一和他的妻子

年輕的井上有一和他的妻子

不是說「字如其人」嗎?是的,至少我覺得自己是。但看有一的作品,你絕對能夠用「爆破性」來形容。他把書法作為一種意象的表現方式,從那些揮灑的墨點,你能感到他在書寫時的呼吸聲音,感受當時他內心的呼喚。那種赤子之心,在當時日本以至現在的書壇裡也飽受評論。

他在紀錄片裡曾經說過:寫字很苦。在我眼裡,他所謂的「苦」的不單是字,而是人生。在二戰時,他幾乎在東京大轟炸中喪命,生死過後,才頓覺生命的脆弱,命運的無常。加上家父的離世,以及他對文字那份執著,他變得什麼都不怕了,管他什麼書法不書法?技巧不技巧。他不再拘泥在那一點一劃的臨摹上,想寫什麼就什麼。畢竟,在生死過後,人都會明白什麼東西對自己最重要。

藝術就是孤獨

藝術就是孤獨

愚

不思議

不思議

愛

他的創作之能夠超越了一般人對書法的聯想,是源自於他對自己靈魂的「解放」,把所有學到的技法都拋棄並回歸到「原初」。他認為只有像原始人捏泥巴那樣才能做出最活生生、最理想的塑像。   

在他的作品中,最能打動我的,就是「貧」。這個「貧」字就像他的背影,頂著草帽,心高氣傲,像獨行俠一般地勇敢向前行。有一把一生奉獻給書法藝術,既不為錢,也不作為嗜好,只是單純一團火把人生與書法藝術融為一體,人貧志不窮,到死都不能輸,這種就是「道」的體現。 

貧

 

前幾天,我去了他在香港的紀念展——《花》。如果大家有空不妨去親眼感受一下他的「花之書帖」,或許你對井上有一和花有另一番的體會:

井上有一《花》展覽: 日期:9月10日-12月31日

時間:星期一至六11:00am-7:30pm(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agnès b.'s LIBRAIRIE GALERIE中環荷李活道118號地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