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切身利害

2018/3/18 — 16:12

說一個人有skin in the game,狹義是指他在一賭局有下注,而非只是旁觀者、塘邊鶴、花生友。Taleb的新書"Skin in the Game"從這概念出發,歷史、宗教、倫理、科學、演化、概率、恐嚇……無所不談,且不缺其串嘴風格。有些說法讓人不以為然,但不乏令人拍案叫絶的精景觀察 。有時甚至會在注腳解答了我邊讀邊產生的疑問。

作者前半生是投資銀行的自營商,即公司給他一筆錢讓他按自己的投資策略進行買賣。據說他在1987年的股災發了財,從此不再打工,成立投資公司,工餘研究概率、複雜系統、斯多噶主義1、學習阿基德語2、在twitter罵戰、及寫書揶揄人,十年前的《黑天鵝》令他一舉成名。他嗜好針對名學者,特別是諾貝爾獎經濟學家:之前有Myron Scholes,這本書有Richard Thaler、Paul Krugman3、Thomas Piketty4等。其實,絶大部份學者、官僚都被他視為騙徒。

"Skin in the Game"是Taleb的"Incerto"5系列的新作,系列其他書大都有一核心概念為主軸,如"Fooled by Randomness"是運氣比想像中重要;《黑天鵝》是極端事件(如九一一)無法預測,簡單模型忽略複雜性6及假設正態分佈,毫無用處;《反脆弱》是關於遇強越強系統的特性。"Skin in the Game"則是「不對稱」在不同領域的影響。在種種不對稱中,他花了較多篇幅討論「代理問題」7,並借此鞭撻被他選中的人,如前美國財政部長魯賓。

廣告

何謂「不對稱」?家母曾被大銀行的職員慫恿,購入一亞洲債券基金,背後是評訯稍遜的企業債。債務違約風險全由基金持有人承擔,但回報率卻低得不成比例。銷售人員向客戶推銷對客戶不利的產品,是因為他們的人工只跟營業額掛鉤,跟客戶的投資損益無關。這是不對稱一例。按Taleb的說法,他們在客戶的投資没有skin in the game。跟傳統智慧相反,Taleb認為投資顧問(保險顧問也一樣)如果只提供顧問意見,向客戶推薦自己没有參與的投資項目,並不會令他們更中立,其意見可以不理,因為他們没有skin in the game,不對稱是也。

Taleb認為,因没有skin in the game,令社會科學淪為偽科學。除了「對量子物理學的後現代批判」,還有心理學、財務經濟學等都是偽科學。他不客氣地指,很多財務經濟學的研究,誤解概率,以至結論全錯。除非是天才,没有skin in the game便無法看出當中問題,Taleb如是說。換著是交易員(如Taleb),早就嗅到破綻,雖然他們大都不懂概率理論。這非同小可,如果他的論證成立,不止財務經濟學有問題,其他統計學應用範疇(如醫學)也可能有問題。

廣告

他對行為經濟學亦没有好說話。他認為人理性與否不在於行為本身,而在於該行為是否有利個人及群體的存活。真理、科學皆不及存活重要。強調人類行為偏離某些準則的理性,是忽略了這些看似不合理行為的演化意義。這裡他較客氣,沒有指名道姓罵偏誤與捷思法學派的始創者Kahneman和Tversky,但就批評損失規避的研究「没細心想好」。他認為就算發現人真的有偏誤,並不會增加對整體(如市場)的瞭解,因為整體並非只是個體的加總。很有全形心理學的味道8

新書天南地北幾乎無所不談,短短書介只能略述我最感興趣的部份。其他如古代律例、地緣政治、宗教、現代奴隸、如何選外科醫生、如何恐嚇、如何做個有錢人等與skin in the game的關係,有待讀者自行發掘、自行判斷 。Taleb把他的核心意念以數學論證放在書末,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會讀,遑論能否讀懂。要有心理準備:Taleb的書隨時會讀得咬牙切齒,因為會覺得他在揶揄讀者自己。

附註

[1] Stoicism,源於羅馬帝國的哲學思想。
[2] Akkadian,古代兩河流域的語言。
[3] Scholes、Thaler及Krugman分別是1997、2017及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者得主。
[4] Piketty著有《廿一世紀資本論》,是2013年非小說類暢銷書。
[5] 看來是意大利文,即英文的"uncertainty",即「不確定」。
[6] 即complexity。
[7] Pincipal-agent problem。Taleb在正文鞭撻經濟學家不遺餘力,但書末的引文有引用經濟學家如Holmstrom、Grossman、Hart的論文,他對經濟學的看法似乎並未如其茟下之極端。
[8] Gestalt psychology,強調整體不只於個體的總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