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釘雜記

2015/3/10 — 13:40

早日在旺角書店翻書,手多多拿起余非的《佔中透視》,還沒多看內容,就被它煌煌然自稱的「人文」視角刺中了。此書竟自言注重「人文」視角,和「人」,莫非除了她過去「透視」六四時所倚重的考證工夫(及小思式的寫資料卡)外,這個也是多得中文系的訓練?

翻白先勇的《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自序中看到白先勇也用了「重中之重」一詞。此詞有云乃「共產中文」,但回家後網上搜尋,也發現有人指出《辭海》早已收有此詞,一如「方方面面」,孫中山的文章中亦有此詞。我的疑惑是,在此城讀書多年,也曾教中文科多年,竟從來沒有「遇上」此詞(以及「方方面面」)。對的,有些詞或收在辭典,或載於舊時文章,但用與不用,流行或不流行,始終跟當地的文化和語言習慣有關。現在,這些此城從來不用(或少用)的詞大量「回朝」,無非是看誰人「當權」而已。當然,這個時候,「考證」工夫也會、並已經大派用場。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