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蓋過藝術館的本地建築師,還有…

2017/2/15 — 12:12

上海當代藝術館、劉宇揚

上海當代藝術館、劉宇揚

西九團隊主動接收單是起步已經是 35 億的香港故宮館大工程,在已經選定建築師之後,開記者招待會來個解釋。當被問及何以迴避了香港大型公共建設一直沿用的公開招標方法,關上門來根據一己之見欽點建築師時,林鄭月娥的回應是,嚴迅奇是有蓋建過藝術館的本地建築師,因此合情合理把這大項目交給他。席間有人表示為何不選擇其他曾建藝術館的本地建築師,林太馬上質疑對方,要求他指出除嚴迅奇外有那些香港建築師曾蓋藝術館。可能被那厲害的質問嚇窒,提問者未能馬上回應,只謂遲些會交出名單,之後便不了了之,也強化了全港只有嚴迅奇曾蓋藝術館的假象。

近年國內狂建各類文化設施,根據非正估計,去年中國平均每天蓋 1.5 間博物館。以中國之大加上近年文化建設的熱潮,每年蓋五百多所博物館實不足為奇,當中肯定有香港建築師參與。由於最近事忙,未能作深入研究,但單是個人直接和間接接觸的國內博物館,已有兩所是香港建築師所建的。

1998年筆者應深圳何香凝博物館邀請,策劃第一屆深圳雕塑雙年展,當時探訪剛於1997年蓋成的何香凝博物館時,深被建築物所吸引。博物館部份套用了四合院式設計,卻又兼具現代藝術館的簡單節約,無論是迴異展覽空間的調配轉變,以至空間運用、自然光線的借用等,均十分優美,不浮跨不賣弄,是個自有其特色又尊重藝術品展出空間的精緻設計,至今仍是少數筆者喜愛的國內藝術館設計,而該館的設計者正是香港建築師龔書楷。

廣告

二千年中,筆者於上海擔任當時是正開始興建的上海當代藝術館館長,建築師是當時於中文大學建築系任教的劉宇揚。因該館是由歷史建築物改建,局限較大,要處理的問題也特別多,中間筆者與建築師出現爭議也時會出現,但這屬正常且健康。建築師從建築效果、美學角度考慮,筆者從展覽實際需要、如何配合長久發展路向、形象,以至將來的維修保養等角度來考慮,兩者互相制衝配合始能成事。在沒有館長、策展人對照的情況下,由幾個不是這方面的專才,就把 35 億的大工程,交由建築師單方面決定,是不專業和不負任。希望這類輕悉的「大有為」措舉,將來不會在香港出現。

跟西九故宮不同,這兩間藝術館都是私人或財團擁有,所以可以自行邀請建築師。至於西九故宮,如果我們還是尊重那公平公開制度的話,即使甄選的標準只限於曾有蓋建藝術館經驗的本地建築師,至少也有三人可以邀請來個公開競爭,相信應該還有更多本地建築師可以參加。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