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悲涼的金像獎

2015/4/24 — 13:21

今屆金像獎頒獎典禮直播截圖

今屆金像獎頒獎典禮直播截圖

看過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終於見識到什麼叫衰到貼地。一場表揚電影成就show,卻淪為向全世界展示香港文化沒落的壯舉。香港是否有病了?

眼見奧斯卡金像獎年年進步,得獎者與頒獎人已不再為一己滔光,而是把典禮躍升為政治舞台,帶出更深層意義,爭取人權公義、同工同酬、反戰反歧視。英國的金球獎頒獎禮亦如是,由頭到尾都在撐言論自由,連行紅地毯,George Clooney 和一眾明星也高舉Je suis Charlie標語。香港的頒獎禮還停留在最低層次的階段,獨沽一味搞爛gag,還要爛到無人識笑。

究竟是搞手的不濟、電影人的無知、還是藝人的膽怯? 香港的電影盛事竟然變得如此丟臉?

廣告

眾矢之的,當然是司儀。林家棟將新導演說成是「張咩咩」已令人汗顏,再看陳小春成晚扮小丑不停甩咀,事後還大無私樣的自辯說﹕「搵得我預咗我窒架啦,我自己好enjoy喎」。Well,天資有限,沒人怪你,但無人估到你竟不識將勤補拙,事後還覺得好enjoy。

衰了,不是罪;真正的罪孽,在於死不認錯。小春的老婆應采兒辯解說:「新聞只係『玩』一日,第二日又是一條好漢」。一個人的毫無準備、信口開河,事後卻說成是人家「玩」你,以為公眾可以跟你一樣選擇性忘記。他們卻不自知,因為一己的失職,糟蹋了整個頒獎禮,讓全世界也記得: 金像獎不專業,香港的電影人不專業。

最令人看得氣結,是吳君如對蕭紅的不尊重,把她與「砵蘭街蕭小姐」齊名。即使自己胸無㸃墨,也不應把一代文豪拿來戲言。蕭紅的文筆才情,對不少愛文學的人來說,有著無限啟發。她一生命薄如花,卻把半生力氣傾注寫作,即使柔弱也要抗爭到底,抗婚抗戰抗強權,不管天,不管地,就是用一枝筆,把荒涼風景和苦難人生盡情刻劃。這麼一個令人肅然起敬的女子,卻被笑成「拎住個篋走來走去」。雖說「面係人俾,假係自己丟」,但一些人的丟假言論,卻令香港電影界蒙羞。

廣告

如此星光熠熠的頒獎禮,卻落得黯淡無光。誠如蕭紅所說: 「滿天星光,滿屋月亮,為什麼這麼悲涼?」香港社會千瘡百孔,順手拿來,都是可發揮的話題,單是為佔中後被封殺的藝人發聲,也可以講上一晚。可是,搞手們想不到,明星們也無膽做。

或許,我們真的要相信成龍的話,香港電影界已死,一個黃金時代真的過去了。我們不如齊齊乘坐太空船,移民到外太空吧! 香港實在太無趣。

 

改編自作者的蘋果日報專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