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會飛,在一念之間

2015/12/5 — 17:33

(圖片來源:《哪一天我們會飛》同學會 facebook)

(圖片來源:《哪一天我們會飛》同學會 facebook)

【文:陳潔冰】

人生於世,有自己的軌道,也不全是由得自己決定的。軌道的交織、聚散,成就了姻緣,成就了怨恨,也埋下了遺憾。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時候,自己的軌道如何也不能肯定,接了軌的會否分道揚鑣,分開了後又會否再有交接的時候,實在說不準。如果能像電影開始時的那一幕,從天空上俯瞰大地,看得到全貌,那該是多好!然而,走過來的人,對於軌道的方向,卻還是有發言權的。「哪一天我們會飛?」向觀眾展現的,就是蘇博文、余鳳芝、彭盛華的一段生命軌道。

 

廣告

一念之間,突破平凡

生命進入了一個慣常的軌道上,可以是比平凡更平凡的一樁事情。有些時候,自己也想稍稍跟平凡離開一些,但是周遭的人卻可能成為一個障礙, 自己也沒有那份堅持和勇氣。

廣告

蘇博文和彭盛華, 預備好了不一般的歌曲,在天才表演裏獻唱。苦於老師在場監察,惟有唱一首迎合老師口味的歌。不但自己沉悶,也帶來一個悶局。就是他們那一個要唱自己的歌的決定, 同學們要聽那一首不一樣的歌的決定,女同學那一個用計使開老師的決定; 就成就了那首與「天才」匹配的歌,讓同學們帶來歡笑之餘,還留下美好的回憶,多年後仍然在笑。

 

一念之間,挑戰框框

生命中的框框,要數多少有多少。社會的制度規條,家庭出身,際遇經歷,哪一樣不是框框的現成材料?電影中的光頭老師,實實在在的把夢想制度化了起來,用大綱去解剖夢想。當然,解剖起來, 是免不了有傷亡的!大部分的同學把自己的夢想配合這樣的一個框框,也有些同學因為自己的夢想擠不進框框,而把夢想改變了去配合,那個夢想成為球星的同學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了。

有框框也好,沒有框框也好,在光頭老師面前,余鳳芝的夢想還沒有形成。她從來就是享受別人夢想所帶來快樂的一個幸福的人。就是在那一刻,看見紙飛機在老師頭上飛過,忘記了框框的她,就泛起了登陸月球的夢想了。可惜這個夢想沒有生根,後來余鳳芝鑽進了人妻的框框,等待丈夫有空的日子。另一方面,作為丈夫的彭盛華,卻每每給自己空間,去挑戰婚姻的框框。即使是得到提點,還是一次又一次地屈服於那一念之間的渴求,把砂石放在與余鳳芝共同的軌道上。

蘇博文的夢想,從來都沒有改變,就是飛行。那些制度下的框框沒有給他帶來太多的障礙。當他想致力於建造他的飛機事業時,他會翹課。他也會挑戰製造飛機時的困難,做自己稱意的飛機。就是這一個意念,使他不甘於躲在色弱的框框裏,即使賠上了生命,也要飛。

 

一念之間,選擇幸福

電影中的余鳳芝,雖然家庭環境不很快樂,卻也算是一個幸福的人,因為她有兩個有夢想,也能創造夢想的好朋友。在他們之間,她享受了夢想所帶來的好奇、動力和喜悅。當然,她也得到了關顧和愛。面對兩個男孩的示愛,她選擇了開朗活潑的彭盛華。

在蘇博文的飛機工作間裏,她決定放開蘇博文的牽手,放開他共赴英國的邀請。在草地上,那一個時候,她沒有細究蘇博文從屋頂投下的紙飛機,而跟從女同學去看彭盛華的製作。就是那意念之間,她為自己選擇了幸福的方式。而她也實實在在地享受過好一些幸福。然而亦是那些意念,給她帶來了後來的眼淚和疑問。

 

一念之間,脫離痛苦

一路走過來的時候,原先拼合得好的軌道有了轉變,不再和順地配合接駁,苦是免不了的,問題是怎樣處理。多少人在關係的軌道上坐困愁城,不能自拔。余鳳芝按捺了好一陣子,就在那一個夜晚,放下了指環,帶走了鸚鵡,離開了不能配合的接口,開始另一個方向。

不纏繞於婚姻的苦痛之中,不再需要等待另一半在他的夢想裏搏鬥後剩餘的時間和空間,余鳳芝才有空間去探索自己的回憶,了解自己想做和可以做的事情,然後讓這些回憶滋養新一代的少年人。

 

一念之間,尋回自在

蘇博文的遺物重現,把遺忘的空隙也填起來了。一如當天,他對自己夢想的忠誠和投入,也激起了兩個老朋友──彭盛華和余鳳芝──的初心。他倆在學校裏協助師弟師妹做飛機的一幕,是那麼貼近那些年的情懷。兩人一起手握著飛機的一端,相視的一剎那,綻出了微笑,是那一念之間,大家似乎決定了不再停留在遺憾和怨懟裏頭,享受新的軌道。

 

蘇博文、余鳳芝、和彭盛華的軌道,稍稍有一些改動,往下來就不一樣了。一念之間,成就了這個故事,也成就了大家的故事。可喜的是,我們永遠都在一念之間,永遠都可以再作決定,把軌道重整。會飛,就在一念之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