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月亮喜歡藍》:詩是比較任性的

2017/3/3 — 20:49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電影《月亮喜歡藍》劇照

《月亮喜歡藍》這電影看了好長一段時間,想把思緒整理成影評卻一直沒寫成,猶疑該給它打一個怎樣的分數——本質上我認為它很好,卻又沒好得與那些天上有地下無的讚譽匹配,不妨連自己老底也一併揭了:還是喜歡《星聲夢裡人》更多,這也算是利申了。

定位與電影語言的勝利

新鮮出爐的奧斯卡最佳電影定位其實蠻有利的:他有「黑人」、「同性戀」這種政治正確的標籤,但因為內容集中講孤獨男孩的成長,偏向個人化,所以少了「因爭取平權所以過譽」或者「黑人主演所以高估」這種正確過度而帶來的反效果(請參考《被奪走的12年》)。更絕是因為避開這些負面說法,它又多了「拓闊黑人電影領域」等光環;最後再碰巧遇到反特朗普的大潮,說是萬千寵愛在一身不為過。

廣告

談政治定位好像說巴利贊堅斯這部作品勝之不武,實則並非如此,《月亮喜歡藍》本身的亮點很多:攝影上它很成功表現藍調下黑人膚色的魅力;配樂上利用各種類型的音樂襯托出電影較深沉的調子,也適時加入饒舌等黑人元素強化本作背景;對白和節奏那些近似王家衛的浪漫很多評論講過了,在此不再贅述。一句到尾,《月亮喜歡藍》的電影語言非常突出,一如戲中那個坐在海邊曬月光的男孩一樣,只消一眼就足以吸引你的注視。

撲克牌疊成的三角形

廣告

那些都是很好的,只是要我形容它盡善盡美又始終心有不甘,原因果然還是出於故事吧。電影採用三幕式結構,分別展現男主角的童年、青年和成年階段,三個階段歲數相距頗遠,偏偏導演的敘事還很片段化,說誇張一句就是氣氛行先,劇情走後,變相留白地方非常多。我們沒法知道為甚麼照顧男孩的黑道會死,也沒法看到男孩被心上人打後變成大隻佬的過程……很多東西繞開了,讓人感覺是一座撲克牌疊成的大型三角形,精緻,但受不了壓。

「所以你去想像啊!這是詩一樣的電影啊!」朋友的話令我又再反思,想到《星聲夢裡人》與《月亮喜歡藍》之間的相似:較真的話,其實兩部電影的故事也是挺簡單的,而且最關鍵的時刻,即《星聲夢裡人》的一對戀人為何分開,以及《月亮喜歡藍》的男孩如何成長為男人的具體情景都是一筆帶過,很依賴觀眾「腦補」。「腦補」好了,依靠作品本身強大的氛圍,就是淚如雨下,再三叫好;「腦補」不了,就是「其實都冇咩好睇啫」,一定有人跟你如此評論過這兩套戲,一定。

任性的詩

所謂「腦補」其實很依賴共鳴,就算彼此也能想像那件事情,可否身同感受還是很視乎觀眾自身的經歷。現在回想起《月亮喜歡藍》,那些黑人宿命的悲傷、邊緣人士走不出循環的哀痛,喜歡卻為世不容的壓抑,我都是可以「理解」的,但這個「理解」離「體會」很遠,一般得依靠作者用很長的篇幅讓觀眾代入。但《月亮喜歡藍》,如我朋友所言,是一首「詩」,相較諸如小說等文體,詩一向是任性的,合則來不合則去,那抹藍色留不住了,也許只有任由它走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