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月神話:吳剛蟾蜍詼諧角 折桂成語隱淒愴

2016/9/15 — 16:3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麥敬灝】

「千江有水千江月」,在華夏神話,月宮各仙在人人心中皆不同,嫦娥與玉兔化成神仙之說,傳頌至今,皆因其可親,但蟾蜍與吳剛,則猶如小說戲劇之詼諧角色,令人哭笑不得。

傳說月有蟾蜍,據漢代文獻記載,嫦娥見羿得西王母之長生藥後,向巫師有黃問卜,有黃曰:「吉。翩翩歸妹,獨將西行,毋驚毋恐,後且大昌。」嫦娥遂服不食藥往月飛奔,至月後,其身體即變成蟾蜍。唐代文獻《初學記》為漢代《淮南子.冥覽》補注云:「託身於月,是為蟾蜍,而為月精。」由此可見,嫦娥果真紅顏多薄命,在漢代時或甚惹人妒嫉,故說嫦娥化作蟾蜍。

廣告

至唐代,嫦娥傳說有變。李太白詩〈古朗月行〉曰:

蟾蜍蝕圓影 大明夜已殘 羿昔落九烏 天人清且安

廣告

陰精此淪惑 去去不足觀 憂來其如何?惻愴摧心肝

唐朝時,嫦娥化身蟾蜍之說已不興,蟾蜍變成食月之怪物。此講法源自《淮南子.說林》,曰:「月照天下,蝕於詹諸。」下有註謂詹諸即「月中蝦蟇,食月」,而蝦蟇即蟾蜍。是年二零一六丙申年,農曆八月十七日適逢月蝕,蟾蜍將食半月,令中秋滿月不圓。

後人於亂世時,往往憑藉神話傳說諷刺今人事物,以抒發滿腔鬱愁,太白〈古朗月行〉謂蟾蜍食美月時,竟無英雄如后羿般射殺此怪,終令美月殘缺,此景令人「惻愴摧心肝」,不忍觀月。劉伯溫《郁離子》有蟾蜍寓言一則,說月中蟾蜍於某日見凡間有蚵蚾,蚵蚾之貌甚似蟾蜍,以為彼此乃同類,派同類邀請蚵蚾往月宮。不料蚵蚾得知月宮只有風露華滋可吸,便不願往月宮。蟾蜍心感驚訝,派同類打探蚵蚾因喜食何物而不願往,後得知蚵蚾食溷蛆與糞汁,一日不可無,便即譏笑道:「予何罪乎,而生與此物類也!」仙界之物,其貌竟與食糞蛆之物同,實在是天大玩笑。李太白與劉伯溫,藉以蟾蜍諷喻凡間何人何事?或許待歡度佳節過後再想為宜。

吳剛伐桂之典故,於段成式《酉陽雜俎》記載甚詳,其卷一〈天咫〉章云:「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樹創隨合。人姓吳名剛,西河人,學仙有過,謫令伐樹。」吳剛學仙時,因犯錯而遭謫至月宮砍樹。此樹能速癒傷口,若無恆心與氣力速砍之數百次,則與不伐無異。月有玉桂神樹,凡間亦有桂樹,屈大均《廣東新語》謂「古時番禺多桂……舟楫多采桂為之,故曰番禺之桂,爰始為舟」,古人以桂作舟,而此等造船桂樹,盛產於番禺。又謂「蜀薑越桂」,粵地所產之肉桂甚出名,其味極佳,「雜檳榔食之,口香竟日」。無巧不成書,桂樹在農曆八月開花,故此,月中玉桂與凡間桂花,便在月圓夜相互對映矣。

談過蟾又談桂,不禁想起成語「蟾宮折桂」,坊間辭典謂,此語即科舉高中狀元之意。「折桂」即折桂花之意,出自《晉書.郤詵傳》(郤詵,粵音同「虢身」,國語音同「隙身」)。郤詵,字廣基,其才華洋溢而高傲,某日武帝問廣基:「卿自以為何如?(武帝問郤廣基覺得自己才能何如)」廣基對曰:「臣舉賢良對策,為天下第一,猶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郤氏竟敢向皇帝自稱其舉賢良對策之才乃天下第一,猶如桂樹林內惟一佳麗之花,昆山惟一佳玉,若使皇帝動怒,其官位甚至性命皆難保,但武帝惜才,並無因此動怒,後稱此問僅為戲言。郤廣基因而聲名大噪,而其「天下第一,猶如桂林之一枝」,則令桂花成為天下第一之徵,「折桂」一辭便成考取狀元之意。不過,若細究「蟾宮折桂」之意,則非如郤氏之「桂花一枝」般光榮,此辭源自鄭德輝元曲《王粲登樓》二折,曰:「寒窗書劍十年苦,指望蟾宮折桂枝。韓侯不是蕭何薦,豈有登壇拜將時。」曲中王粲寒窗十年,依然未能及第,懷才不遇,生活淒苦,曲中荊王謂桂枝指望蟾宮折,似乎暗示王粲若再考科舉,及第難如登月。此曲之主角王粲當時貧窮潦倒,無法還鄉見母親,其進退兩難之境,實在令人悲傷,就算最終苦盡甘來,果真有蟾宮折桂之奇能,此遭遇終稱不上吉利。

嫦娥登月變蟾蜍,美人變醜物。蟾蜍食月破其相,則令賞月者掃興而回。「折桂」辭加一「蟾」字,天下第一即變成苦命書生,寒窗十年,有家歸不得。蟾蜍與吳剛,皆為遭謫之類,永不得人可親可愛,只令其身邊之人神物,化成小說戲劇之詼諧角,不然為何「癩蛤蟆(蝦蟇)想吃天鵝肉」此俗話,總令人不禁發笑卻不知為何?

 

 

作者部落格

參考書目:

《新譯李白詩全集》,臺北市:三民,二零一一年出版。

《新譯淮南子》,臺北:三民,二版,二零一四年六月出版。

《新譯楚辭讀本》,臺北市:三民,三版三刷,二零一一年六月出版。

《新譯郁離子》,臺北市:三民,初版二刷,二零一三年四月出版。

陳鐵君主編《遠流活用成語辭典》,臺北市,遠流,一九九六年出版。

屈大均著《廣東新語》,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出版。

袁珂著《中國古代神話》,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五一年四月出版。

段成式著《酉陽雜俎.卷一》,古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