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澤勳

瀧澤勳

情於樂,文以載樂,自得其樂,為生活配樂,越愛樂越快樂。斯人搭載愛樂者火箭太空漫步十幾廿年,成了自己人生的唱片騎師。

2019/2/3 - 19:08

有人喜歡嵐

ARASHI  君のうた 圖片來源: J storm 網站

ARASHI 君のうた 圖片來源: J storm 網站

二十年前,夏威夷誕生了一隊日本男子組合。

有人喜歡嵐,始自上世紀末,1999年富士電視網FNS歌謠祭。那一夜有五個靦腆的面孔,頌唱着屬於嵐的出道作《A•RA•SHI》。然而就在那衣角輕曳、髮際飄揚的舞動間,這五個大男孩就掀起一場風靡東方世界的「風暴」。

有人喜歡嵐,不論你是多年死忠,還是新晉粉絲,大家也有一個共通點:拜他們每位的魅力所賜,你曾經在幾多個徹夜不眠夜,重播又重播着他們的演唱會、電視綜藝、新聞報道、電影、電台節目⋯⋯抽屜裏有幾多期雜誌封面?牆上又有幾多張屬於他們的海報?你會心痛他們的臉頰被麈封嗎?由「一單」儲存到今天,你的櫃上又有幾多個他們專屬的音樂時間囊?

廣告

「今天也在電視上說著/就算是悲慘的時代也要說著/我們不論何時都在尋找著/廣闊的愛或是希望不停尋找著」這段追星歲月的輕狂和盼望,彷彿印證了這幾句歌詞。

有人喜歡嵐,喜歡到一年飛四五轉日本,為的是極單純的,在地理上與他們親近一點,還有一個卑微的願望,就是希望成為「人類觀察」的主角,在某一隅與他們毫無先兆地碰面。此等願望都很天真吧,但我們多久沒有如此天真過了?聽說你還不惜傾家蕩產,買那些本沒甚意義,卻又因件件都印有他們的臉,而變得份外特別的團隊紀念品。而說實話,你買的,絕不是那件貨品本身,而是注滿自己熱情的證明。你甚至願意一整天坐在電腦前,捕捉演唱會門票開售的那一剎那。而十之八九,你都因為買不到票而精神不振,好幾天不能正常生活。他們甚至成為粉絲苦練日語的動力來源,由零開始數起,可能如今你已能與當地人溝通自如了⋯⋯這些行為都很純粹吧,但我們多久沒有如此純粹過了?漸漸地,你發現,這股風暴可怖在於,他們竟爾佔據你青春的全部。

有人喜歡嵐,就是喜歡他們的團隊精神。作為樂迷,我想我可以很自豪地跟人家說,我鍾情Arashi的音樂。他們直是缺一不可的五為一體。二十年走過來,好不容易。除了音樂元素不斷突破,企劃質素不斷提高之外,君不見五子雖然各有發展,但每度合體,嵐的本色依舊鮮明,默契依舊保溫?廿十載中,總有幸與不幸,總有磨擦嫌隙,但到今時今天,還可以理直氣壯說一句:「大家好,我們是嵐!」,便充分體現了五子的無限信任。相葉、二宮、松本和櫻井,大可以堅持下去,以嵐的名義,讓四人繼續在幕前亮相,任得大野一人卸下演藝人的枷鎖。但他們沒有;他們讓「嵐」這字,永遠代表那五個人。大家都在見證一場極珍貴的演藝圈親情,這份情同手足,亦是給其他組合的一個極大啟示,使他們也必須共同細想,那團隊的意義。

休團記者會上,五人同框,畫面親切實在,內容卻無比陌生,了無先兆。九九年歌謠祭那五張靦腆的臉孔,今天乍看之下成熟一點,印象又深刻一點;只是青澀的笑容,換上沉重的淚顏。

有人喜歡嵐,所以不喜大野的決定,令他成為眾矢之的。但你我都是愛Arashi的朋友,倘若人各有志,而你強意挽留,也只是不愛偶像的表現。也許這裡不是要各位的心態寬廣得去「成全」大野的去意,一來我們沒有資格說成全不成全,二來只是希望提醒你我,五子走紅多年,背後壓力委實極大,然他們能在堅毅下精益求精,自然值得支持者的體諒和感恩。大野有了這個決定,誠然亦是人之常情。沒錯,粉絲們的不捨,也屬人之常情,但在此等不捨襲來時,願你知,沒有一種快樂和親近,是永遠存在的。或許可幸的是,我們都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二零年之間,跨時空地與嵐相遇過。只要盡情享受過明星的耀眼,回頭大可收卻那些悽然嘆喟,好好回眸讓你默默愛過的銀河星星。

所以,嵐的五子,別哭,「就算淚水/是的也是明天的Energy/望向未來用盡全力的穿透吧。」

有很多個「你」,都在喜歡嵐。而嵐將永遠是你我心中那個最實至名歸,無可代替的國民組合。如今,彷彿你我也要大了,但我知日後生活裏的波瀾,也沖刷不了你那段追星回憶,淘洗不了那份狂熱著迷。是的,二十年華負荷着我們的成長和蛻變,可他們還是一樣,如同記憶般一樣帥氣,一樣可愛,始終沒變,也將不變。倘若嵐的時代真的要告一段落,那就請五子帶同我的如歌青春一同退場吧。

身邊有人喜歡嵐的話,請你提醒他,或者,我們都要長大了。

(from the inspiration of and by courtesy of an avid fan of Ar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