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誰共鳴

2017/12/8 — 10:29

說到最喜愛的廣東歌,曾俊華一定會挑選盧冠廷的作品,喜歡其真摯的演繹和情感。

說到最喜愛的廣東歌,曾俊華一定會挑選盧冠廷的作品,喜歡其真摯的演繹和情感。

【文:陳月慧;圖:香港電台】

對人生多了一些想法

「生活靜靜似是湖水,全因為你泛起生氣」,沒有了音樂,日子怎麼過?青春期有段時間,我只聽國語流行音樂,在陳綺貞、阿牛、陶喆、五月天的音樂世界裡,得到心靈慰藉,那時可能像時下年輕人一樣,覺得聽廣東歌「好娘囉」!

廣告

過了好些日子,對社會多了一些見解、對人生多了一些想法,我開始懂得聽廣東歌了。這樣說不知道是否準確,其實我從小就聽廣東歌,幾歲就會隨著哥哥的《STAND UP》起舞,後來周末在家偷放爸爸的唱片,聽著歌神傳授的人生哲理「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還有未嘗愛情滋味已經聽譚校長話:「如果命裡早註定分手,無需為我假意挽留」。

重新愛上廣東歌後,發現許多經典金曲歷久不衰,帶出當時社會狀況、唱出人們心聲,即使多年後重溫,仍覺充滿趣味,富有感情。然而,那些堪稱經典的廣東歌,都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以至九十年代中期的作品,後來呢?還有哪首金曲為你「講出心裡見解,不需多顧慮」?各大傳媒的金曲頒獎禮年年照辦,最受歡迎男女歌手獎年年照頒,但與八、九十年代的金曲相比,有些人會說「隨雲霞漸散,逝去的光彩不復還」。

廣告

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    香港這顆明星顯得不再耀眼

今次製作《香港故事》修復時刻,我有機會採訪著名作曲家陳輝陽。陳輝陽是樂壇頒獎禮台上的常客,創作高峰時,他的名字一晚會從頒獎嘉賓口中出現許多次。第一次見面我就問他:「有人說現在的廣東歌好像沒有以前的好聽,你同意嗎?」他先解釋香港樂壇在八、九十年代特別輝煌,因為當時亞洲地區,只有日本和香港在政治上相對較自由,而台灣和南韓等地尚未開放,因此獨特的天時地利人和,使樂壇誕生一顆顆閃亮的明星,創造一首首動人的金曲。隨著其他地區相繼走上開放改革的路,百花齊放,後來趕上,香港這顆明星顯得不再耀眼。

修復社會有方法嗎? 陳輝陽認為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社會就能重回正軌,正如他從沒停步,一直尋求音樂事業上的突破,去年首次嘗試以古典音樂加女聲合唱表演昔日作品。

修復社會有方法嗎? 陳輝陽認為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社會就能重回正軌,正如他從沒停步,一直尋求音樂事業上的突破,去年首次嘗試以古典音樂加女聲合唱表演昔日作品。

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以「卡拉OK作曲家」介紹自己的陳輝陽再補充:「社會嚴重撕裂,許多人已經無心理解藝術。社會穩定,人的創作意念才多;社會不穩,人們不再有心思欣賞藝術,也使人無心從事創作。」到底社會安穩,創作人無後顧之憂,因此能造出優質作品,抑或社會混亂,人心不安才能激發創意?我不懂下定論,但問問喜歡廣東歌的朋友,的確不少人說,近年的歌曲與聽眾之間關係疏離,走不進人們的心。

抒發心中所想的廣東歌

近年不少年輕人追求本土意識,聽歌也希望反映社會,如果說時下的廣東歌全部都以愛情為主題,那是不公道的,謝安琪的《獨家村》:「我相信自求多福 只想販賣與眾不同 若你為求風光去鞠躬 祝福你成功」,不是勉勵香港人守住核心價值,不要被金錢蒙蔽雙眼嗎?林奕匡的《高山低谷》:「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 幾多人位於山之巔俯瞰我的疲倦」,不是刻劃貧富懸殊,把人分隔兩個世界,相距十萬八千里嗎?題材豐富的歌曲不是沒有,只是數量有多少?有幾多為聽眾所熟悉?聽眾喜不喜歡?

在充滿矛盾、不安、對峙、抗爭、妥協的生活中,能讓我們的靈魂暫時遊走一下的,不是車輛或樓宇,而是能夠暫時撫平我們的創傷、抒發心中所想的廣東歌。「風也清 晚空中我問句星 夜闌靜 問有誰共鳴」?

有人說廣東歌已死,有人說廣東歌風光不再,香港人會重新愛上廣東歌嗎?

有人說廣東歌已死,有人說廣東歌風光不再,香港人會重新愛上廣東歌嗎?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修復時刻》由曾俊華主持,逢星期六晚上9時正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hkstories3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