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朋友

2015/5/26 — 13:39

《50歳的書桌》

《50歳的書桌》

【文:鄺穎萱】

最近看了楊懷康在《壹週刊》專欄,談到美國《時代雜誌》的困境,有優質有深度的文章及圖片,在新媒體時代免費資訊的挑戰下,也要苦苦掙扎求存,他估計印刷媒體最終不會完全消失,只是將來不會再是大眾產品,而是為精英服務。對於傳統印刷媒體,我的看法是會走向分眾化,愈是實用性、資訊性的印刷物,會愈快被新媒體取代,一個在YouTube 示範烹飪的短片,總會比文字相片組成印刷食譜來得吸引,而即場示範也更容易令觀眾明白,隨手上網搜尋得來的旅遊飲食資訊,自會比一年才更新一次的旅遊指南來得方便,更具參考價值。

傳統紙本書出版類型眾多,除了資訊為本外,也有以知識創意為本的,書本知識含量愈高,被新媒體取代的機會就會愈少。我們閱讀一本實體書,並非只為取得實用資訊。印刷書籍承載着知識而存在,你試一下,在生活層面當我們看過一篇文章,一本書後,有時會隨手在常用筆記本記下重要的句子,甚或在書頁旁寫下心得,閱讀就是一點一滴積累而成的過程,你不知道何時需要將一本曾經讀過的書重新翻一翻,但這個情況又會不時出現。放在書架及牀頭的書本,就是一位好朋友,平時不常碰面,但又總會偶爾坐下來,暢快地交談,討論各種各樣的話題。就如在社交媒體上遇上的「朋友」,總不能完全取代認識了十多廿年的莫逆之交吧!

廣告

早兩天到台北拜訪遠流岀版社的老朋友,他們介紹了一本書叫《50歳的書桌》,作者是蔡頴卿,這是她多年來的閱讀回憶,是關於她某年某日看了某本書,記着某句說話,經過時間歷練,最後長出不同的果實。我認同她的觀察;閱讀就是與書本持續對話交往的過程。她認為我們對自己喜歡的書,總是以一本、一本做單位,「但在扉頁之間,某些字句會極有感染力地代表了這本書留在我們的心中;好像一想起這本書便不能不想起那段文字;想起那些話,便不能不感到自己與這本書相遇的幸運。」這就是長期交往所積累下來的東西,起初由書本知識開始,慢慢再加上歷練體驗,最終變成了人生的智慧。作者開首記下她與弘一大師《晚晴集》相交相知的過程,年輕時對書中警句道理沒有太深體會,在添加了生活經驗後,這些格言終於成了「自我鎭定劑」:「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方見手段;風狂雨驟時立得定,纔是腳跟。」而這句格言在若干年後成為了作者工作上深刻的反省。

以書為伴,猶如跟一位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朋友,建立一段漫長的交往過程,有歡笑有眼淚,有深刻感受,與一天內從社交媒體得來過百朋友比Like相比,兩者根本不能同日而語,後者只是為了追求數字上的滿足感。

廣告

我想這就是電子書、數碼媒體不能取代紙本印刷書的道理。

 

本文為《讀書好》第93期編者的話;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