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嗎?— 質疑名言的一個案例分析

2019/2/18 — 11:39

【文:郭偉文 前汕頭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整合思維項目主任】

摘要:

名言往往被人們不加思索地接受和傳播,如果當中有錯誤或誤導之處,那可能做成的禍害亦會特別大。批判性思維教育重視培養合理健康的質疑態度,而對名言的質疑是一項重要的訓練。古希臘聖哲蘇格拉底 (Socrates) 有句常被引用的名言:「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雖然審視人生是值得鼓勵的,但這樣說有否誇大了審視人生的重要性,以致於貶低了一些不善於審視人生的人的生命呢?筆者將會簡論情況確實如此,並且主張以「經過審視的人生更值得活 (The examined life is more worth living) 」來表達審視態度對人生的積極意義。如此,我們毋需不必要地貶低別人的生命,又能強調審視人生的重要性。本文以上述案例分析展開質疑名言在批判性思維教育中的重要性的討論。

廣告

關鍵詞:名言;質疑;批判性思維教育

*  *  *

廣告

一、求真與質疑

求真是艱難的,尤其是要尋求深刻的真理就特別困難。人們往往容易在尋真的道路上自欺欺人,因此,質疑(自己和別人)是必須的。但我們往往很難做到,而原因是多樣的,例如:

  • 懶得思考導致不願質疑;
  • 對自己過份自信導致不會質疑自己;
  • 天性輕信導致不會質疑他人;
  • 利益問題導致不敢表達質疑;
  • 不願質疑一些作為心靈寄託的信念;
  • 需要群體的認同感導致不願質疑群體的信念;等等。

因此,質疑不足的人必須瞭解清楚自己的情況,然後對症下藥。不過當中的認知和判斷其實就需要一定的批判性思維能力,所以,如果某人本身批判性思維能力不足(可能包括質疑能力不足),那便較難有改進了 [1]

科學的進程是一個不斷質疑與挑戰的過程,例如從亞裡士多德物理學到牛頓物理學再到愛因斯坦物理學的進程,就是一個對物理世界根本原理與結構的質疑與挑戰的過程。科學精神重視懷疑,接受人類認知的不確定性,並僅以其確定性為逐漸趨向的理想。

批判性思維教育既要提升個人的認知能力,亦要有助於推動人類科學的進步,所以培養健康的質疑(和接受被質疑的)精神是不可缺少的一環。

二、質疑名言的一個案例分析

那麼應該如何培養質疑精神?方法是多樣的,這裡我們略論對名言的質疑作為培養質疑精神的一項訓練。該訓練的重要性最低限度與以下兩點有關:

  • 名言傳播範圍廣泛,假若有問題,其負面影響亦較大;
  • 人們往往盲目崇拜名人權威,對名言的質疑可作為一種提示警醒。

我們集中來分析一個案例,當中的名言源於古希臘聖哲蘇格拉底 (Socrates) [2] 。讓我首先說一下在這裡質疑蘇格拉底的話語的特別意義。在西方的批判性思維發展史中,蘇格拉底擁有無可比擬的開創地位,對於這樣一位鼻祖人物,在推廣批判性思維的場合中,通常會被視為學習的對象(甚至是崇拜的對象)而不是被質疑的對象。然而,筆者相信,真正的蘇格拉底精神是,如果我們有好的理由去質疑他(希望本文能夠給出一些好的理由),從而使我們(及他)更接近真理,他會很高興!

我們要討論的是以下蘇格拉底一句常被引用的名言:「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 [3] 」它是出自於柏拉圖對話錄中的《蘇格拉底辯詞 (Apology) 》中的 38a 段,而當中的話語背景是:

  • 蘇格拉底被審判,而他作出詳盡的申辯;
  • 其中談到放逐他的可能性;
  • 但他認為不可行,因為既然同胞不能接受他的行為,其他人亦不會接受;
  • 然後他設問:“他可否以緘默的方式過日子而不影響別人?”;
  • 他以兩個理由說明其不可行:
    • 違背神的旨意;
    • 省察人生是最有意義的事情,而未經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從蘇格拉底設問開始的原文如下:

或者有人說:「蘇格拉底,你離開我們,不會緘默地過日子嗎?」這最難使你們任何人相信:如果說,我不能緘默、緘默就是違背神的意旨,你們不會相信,以為我自我謙抑,如果再說,每日討論道德與其他問題,你們聽我省察自己和別人,是於人最有益的事;未經省察的人生沒有價值,[4] 這些話你們更不會相信。諸位,我說,事實確是如此,卻不容易使你們相信 [5]

我們要注意一點:蘇格拉底當時並非以該言論為討論焦點,而僅僅以其作為輔助說明而已,因此,我們可以提出一個合理的疑問:為什麼這句旁枝的說話會受到如此的重視?查找一些學術討論會發現,一種理解是:從整個審判與申辯的情境脈絡而言,它表達了蘇格拉底寧可死而不願放棄哲學的精神;另一個觀點是:由於蘇格拉底是被一些他認為是不知道自己無知的人所指責,所以它是用作對這些人的(自覺或不自覺的)反擊與指控。然而,我們可以問,既然它並非討論的焦點,在表述上會否略欠嚴謹,甚至可能有點隨意或偏頗?根據常理推斷,應該是可能的,因此,對它提出修正亦不是奇怪的事情。無論如何,對於理解這句說話的原意,有相當的爭論性,但是,我們可以把它視為一句廣泛傳播而已經脫離原本語境的說話來討論;這樣子,既可以避免一些難以處理的爭論,亦符合這類名言的一般詮釋情境(即人們一般亦不會多關心它們的準確原意而只就它們的字面意義和自己的背景知識去詮釋它們)。

如此,我的理解是,蘇格拉底的名言大概是要鼓勵人們正視人生,思考人生的難題,從而找到較正確合理的方向,活出有意義的生命。我相信很多人會同意,這樣的理解固然可取,對人有警醒鼓舞的作用,可是,我認為這句話亦帶有一些誤導性,是我們需要小心的。

那它的問題何在呢?問題在於,雖然審視人生是值得鼓勵的,但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嗎?為了對準討論的焦點,讓我們首先做一些語意厘清的工作。「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意思是不是「任何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還是「有些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還是「大部分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明顯地,就一般語用而言,第一種理解是合理的;但假若有人採取第二種理解,我會同意該說法是正確的,因為有些未經審視的人生確實非常糟糕,是不值得活的;如果有人採取第三種解釋,那我就不能判斷其真假了,因為當中涉及一些經驗世界的資料是我沒有把握的。

讓我們集中討論第一種(合理的)解釋。那樣說有否誇大了審視人生的重要性,以致於貶低了一些不善於審視人生的人的生命呢?筆者認為確實如此,理由是:人的生命價值是多樣的,即使審視人生很有價值(甚至是最有價值),亦不能抹殺其他的生命價值——這些價值亦可使人生值得活,縱使沒有審視人生所給予的價值。讓我們想像這樣一位老人家:

她一生沒有上過學,沒有受過審視人生的教育,而且天性亦沒有這樣的批判性思維傾向,但她有另外一些優點:為人勤奮、克己、盡責,而且亦有愛心,能夠包容別人、喜歡幫助別人;因此(假設外在環境條件亦算可以,讓她大致可順著自己的性向過生活),她一生沒有做過多少可算是蘇格拉底意義之下的審視人生的事情,但卻過得自足快樂,亦受身邊的人愛戴。

我不是說這樣的人很容易找到,但這不妨礙我們從理念上討論這個個案,況且問題所涉及的不是非黑即白的情況,而是程度分別的問題,即假若一個人的生命在很低程度上擁有審視人生的價值,但在相當程度上擁有其他的人生價值,那麼其人生是否值得活?回到上述老人家的情況,說她的生命不值得活(或是不太值得活)是否太過偏激?筆者相信答案是肯定的。當然,我們可以認為,假若她同時善於省察人生,可能她的生命更能發熱發光,影響更多的人,更有價值。因此,大致而言,一個更合理的主張似乎是:「經過審視的人生更值得活 (The examined life is more worth living) 」;這樣既可以表達審視態度對人生的積極意義,亦毋需不必要地貶低別人的生命,尊重生命的多元價值 [6]

三、結語:中國名言和質疑精神

中國文化和社會中有很多名言,僅舉數例:

  •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論語》;
  • 多行不義必自斃——《左傳》;
  • 人皆可以為堯舜——《孟子》;
  • 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陸遊;
  • 不管白貓黑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鄧小平。

或許這些名言蘊含其智慧,或許我們要小心地詮釋它們,這兩者我們不打算在這裡討論,而僅指出:在中國社會批判性思維水平亟待提高的現實情況之下,不少人對這些名言是質疑不足的,他們不善於獨立思考,往往人云亦云地重複著這些說話,而沒有多少思考它們的(不)合理性、(不)適用範圍等等的問題。[7]

正如本文較早前指出的,由於名言的傳播範圍廣泛和人們往往盲目崇拜名人權威,提倡對名言的質疑、評估在批判性思維教育中有著相當的重要性:

名人言論,受前三思;質疑態度,健康培養。

* 感謝南京大學廖彥霖同學對本文提出寶貴的修改建議。任何仍然存在的毛病純屬作者個人責任。

註:

[1] 這裡我們可以稍微看見學習批判性思維的良(惡)性循環情況,亦可幫助明白人們批判性思維能力的巨大差距。

[2] 更準確地說,我們要分析的話語是著名的柏拉圖 (Plato) 對話錄中的蘇格拉底所說的。對於對話錄中哪些說話真的是蘇格拉底曾經說過,而哪些說話是柏拉圖透過蘇格拉底的口而為自己說,學者歷來有不少討論;這裡我們不會探討這個問題,而讀者需要明白本文所說的蘇格拉底就是對話錄中的蘇格拉底。

[3] 在互聯網上稍為搜索一下不難發現它是一句常被引用的名言。

[4] 注意這裡譯者把該名言翻譯為“未經省察的人生沒有價值”。筆者不打算評論此翻譯的優劣問題,而只想指出本文所用的中文翻譯更直接地表達了該名言的常用英語翻譯的意義。

[5] 柏拉圖(著);嚴群(譯):《遊敘弗倫;蘇格拉底的申辯;克力同》,北京商務印書館, 2009 年,第 76 頁。

[6] 筆者留意到有學者也討論過蘇格拉底這句名言,例如是:J. O. Famakinwa (2012). Is the Unexamined Life Worth Living or Not?. Think, 11, pp. 97-103 。當中也有一些反駁的嘗試,例如是: “The life of a little child is worth living though usually unexamined.” (p. 98)和“an unexamined life could be better than a life wrongly examined.” (p. 99) 。

[7] 有些人會把名言口號化、套語化,常掛嘴邊,仿佛毋需再考慮它們的合理性的問題。關於對「口號思維」和「套語思維」的一些相關批判分析,可參考:李天命(著):《從思考到思考之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8 年,第 45-47 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