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能續約要執笠 逢時書室:美好事情不必多

2015/11/27 — 12:44

逢時書室兩名核心成員
嘉瑩(左)Ben (右)

逢時書室兩名核心成員
嘉瑩(左)Ben (右)

踏出大學站 D 出口,我左右盼顧嘗試找前往陳震夏館的路,正要開口問路,便有人把我叫住,反問我怎麼會在這裡。「逢時書室執笠嘛,來做訪問啦」。友人剛好從逢時下來,他帶我走過長長樓梯,抵達善衡校園。

身為中大校友的朋友說,他知道逢時書室結業在即,特地來買書支持。書室玻璃寫上「請來抽一個執笠減價波」,店內看起來顧客蠻多,友人解釋:「平日沒那麼多啦,好清靜,只是今日可能就快執笠,所以才比較熱鬧。」

逢時書室店面

逢時書室店面

廣告

推門而入,我找到逢時書室兩名核心成員,分別是從未有實體書店已經參與逢時事務的 Ben,與今年七月加入的嘉瑩。Ben 說,結業的主要原因不是財政,而是續不到約。他們坦言對事情已經消化,沒多大感觸。「這可能是個轉折點,讓大家想想是否一定要做書店。」Ben 如是道。

廣告

可是,為甚麼續不到約?

逢時書室去年勝出中大善衡校園「青年才俊創意計劃」的創業比賽,入主目前陳震夏館地下的舖位。書室自去年 11 月取得使用權,經過裝修和入貨之後,今年 1 月正式開幕。

書架之外,特別有一個小角落,讓讀者可以坐下來聊天

書架之外,特別有一個小角落,讓讀者可以坐下來聊天

就讀都市研究的 Ben,負責計劃店內擺設裝潢,希望營造一個讀書讀人的交流空間。他解釋,計劃今年十月進行重新招標,書室亦有參與競投。團隊月中介紹計劃書之後三日,便收到書院的落選通知。

「唔中,續唔到約,一定是有些原因,只是我們不知道。」Ben 今日泰然回答,但作為當日第一個收到電郵通知的人,正在書寫的論文也寫不下去,向同伴匯報結果時,只是用了六個字──「要另覓爐灶了」。

嘉瑩記得自己收到消息之後,第一個反應是「吓?」──呆掉,前一天還鼓勵自己大概可以續約成功,原來結果還是不行。二人當晚相約聊天,Ben 還自我安慰地對嘉瑩說「美好事情不必多」,但其實理性上說服了自己,感情上還是講不過去。嘉瑩則笑言「以為大家會一齊喊,點知原來無」,但剩下一個人的時候,她還是悄悄地流下淚來。

如此上心,只因嘉瑩課堂比較少,經常到書室看舖。她雖然加入不久,但非常享受在書店工作的日子,總是希望「幫書本找一個懂得它、會珍惜它的主人」。店內客人每日來來去去,不但沒有打擾心神,她更主動上前聊天。就像訪問當天,一名喜歡寫作的女同學前來,抓著嘉瑩說「我終於投稿成功了」,嘉瑩形容「這不是好有趣的事,但感激會有人跟你交心,在這裡我們建立了真誠相待的關係。」

書架上貼著讀者寫給逢時書室的明信片

書架上貼著讀者寫給逢時書室的明信片

開業之後不久,便要離港交流的 Ben 記得,有次看舖一名西安遊客來訪。二人談天說地一番,叫他憶起在北京做交換生的時光,「那人走的時候,還叫我幫佢揀書本,話要幫襯下。」回想當日,他想通過書店聚集人們交流的初衷,似乎已經得到實現,嘉瑩也點頭同意。

同學的初衷既然已經完滿,逢時書室實驗成功了嗎?

「一個有少少精明的人,都不會做書店,也不會這樣做生意吧?這是我們的問題,我們不懂做生意。」嘉瑩認為書室生意從來不求做大,只求收支平衡,但他們正正因為缺乏商業頭腦,連收支平衡也無法成功。十一個月營運間,他們曾經試過入新書、賣飲料,但似乎對經營也無太大幫助,收入無法補足管理費和倉租等開支。「但試到甚麼可行,甚麼不可行吧!假設將來我們再有機會經營實體書店,這些經驗有幫助。」

書室亦有販賣飲料,但銷情一般

書室亦有販賣飲料,但銷情一般

「青年才俊創意計劃」原本就是一個一年為約的合作。未能續約成功,不代表計劃失敗。儘管學校沒有透露不續約原因,但 Ben 說,「審核過程有校外評判,又有書院代表,我唯有相信程序是公平的。」嘉瑩也很感激書院給予一年時間實踐夢想,夢總算追過,沒有甚麼值得遺憾,「我們在這裡的完結,意味著其他人有新的開始,不用太多可惜。」聞說,即將遷入的是售賣健康產品的舖頭。

「上星期我們有小講台,請來王劍凡老師,他也鼓勵我們說:『美好的事情都是一期一會』。」嘉瑩漸漸從悲傷中走出來,大家也凝聚出共識:中大實體店關閉,但不代表逢時這件事要結束,就像 Ben 所說:「我們逢時書室除了書室之外,還有逢時二字。」

儘管實體的逢時書室於今年初才啟用,但其實這個小組織早在 2013 年已創立。當時它由日本研究系畢業生李梓明牽頭,十多名在讀學生和應發起。那年頭,逢時還未有書室,眾人只是進行收書活動,有時參與書節。當逢時再次沒有書室,Ben 認為團隊「不會覺得沒有舖位就會死,只是轉回虛擬形式生存,我們都有過風雨飄搖的日子。」

營業進入倒數階段,前來的人漸多

營業進入倒數階段,前來的人漸多

李梓明上周在逢時書室的 facebook 張貼結業通知,交待遷出中大的安排之餘,也希望尋找「同路人」。嘉瑩笑言,文章一出吸引不少朋友來找他們問故。書室昨日在校園派發執笠傳單,消息開始發酵,前來參觀的人就更多。

「我們不是要找金主,而是希望有心人加入。」嘉瑩指團隊核心成員大概 4 至 5 人,他們希望覓得認同逢時理念,而有人生意頭腦的人共同參與。「原來真的會找到同路人呢!」Ben 透露,文章在 facebook 發佈一日後,即有人主動聯絡逢時商討合作可能,「那是另一個出路,好似見到未來的光!」

「逢時袋」裝著寫上不同折扣優惠的波波,歡迎大家來抽波波買書走

「逢時袋」裝著寫上不同折扣優惠的波波,歡迎大家來抽波波買書走

逢時書室餘下的最後時光不多,周六休息,只剩今明兩日和下周一。店內店外還是不少首次來訪的人,大家或多或少受到「減價波」的誘惑,買書的人可不少。抽到五折的固然開心,但正如一名一年級生所說:「一路以為仲有好多時間再來,點知原來就執。」談到減價安排,嘉瑩解釋,書本有價,本身不想割價求售。然而,團隊有人提出不如以「抽波波」決定優惠折扣,叫她釋然,「執粒可以大條道理傷春悲秋,但這班人就是想玩,不想悼念。希望大家來抽波波,記得逢時出現過,記得這班人是癲的,『執笠減價波』好好玩。記住開心的事就好了。」

望著書室駱驛不絕的人流,嘉瑩心知實體店進入倒數階段,訪問彷彿要她匆匆回溯一次結業歷程,到最後不禁幽幽說:「站出來宣佈執笠,其實好純粹,不是為了散貨,只是不想大家來到摸門釘……」說到這裡,她哽咽,眼眶裡滿滿的淚珠,終於掉落。

 

文/gr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