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周藝文關鍵詞】#6 卡露的情人

2016/3/1 — 14:36

又情人節又元宵的二月,中環海濱一片玫瑰花海,城內浪漫氣氛滿滿。愛情相關的電影也陸續上映,其中月底兩部西片,非常觸目──《卡露的情人》 (Carol) 和《丹麥女孩》 (The Danish Girl)。

後者香港上周公映,未知港人評價如何。不過前者就早已掀起討論。普遍觀眾對於《卡露的情人》頗有好評,認為是「壓抑、含蓄與自然」地呈現同性之愛,亦有人以「女性主義」分析電影。該電影的製作人又怎箇看法?將兩個女同性戀者的愛情搬上大銀幕,編劇 Phyllis Nagy 和導演 Todd Haynes 直言不為提出「女同性戀議題」,而希望呈現女性的「正常狀態」(Lesbianism is not an issue. It’s not talked about. And when it is, it’s talked about as the state of normal. All the women)。編劇與原作者共事 15 年,最終將劇本完成拍成上映,Nagy 在《衛報》的訪問中形容過程:「不是一個 Lesbian 的故事,而是一個女人的故事 (not so much it being gay women; it’s about it being women)。」

《卡露的情人》改編自 1950 年代的小說《鹽的代價》 (The Price of Salt),敘述已婚婦人面對年輕女子的追求,即使育有一女,也決定要與丈夫離婚。故事雖然發生在美國,但當時社會並非廣泛接受同性戀,並把它批判為「不正常的關係」。故事中,婦人為取得女兒撫養權,竟寧可接受「治療」,並承諾「不會再犯」同性戀之「罪」,可幸電影仍最終以喜劇收場。

廣告

電影無疑是關於愛,關於同性戀,關於女性,英語世界對《卡露的情人》的評論,更多卻是使用 queer (酷兒)一詞。例如英國 Huffington Post 一名自由藝術記者就形容,《卡露的情人》不僅是「一部酷兒電影」,更是「最好的酷兒」電影。

那麼,酷兒到底是甚麼?

廣告

Queer 一詞,本意是「古怪」,與 odd 同義。20 世紀初,此詞開始應用於形容同性戀者,屬於一個帶有負面意義的形容詞。其中,女同性戀者在 1960 年代,與當時女性主義運動關係密切,旨在對抗父權制度,為女性爭取平等待遇。後來,女性主義者轉向性欲討論,部分人與女同性戀者意見不合,兩者遂分流發展。女同性戀者開始轉而與男同性戀社群合作,爭取同性戀婚姻的權力。1980 年代,「酷兒理論」 (queer theory) 形成,討論已不止於同性戀的議題探討,更延展成為解構性別認同、權力、社會規範的理論。

基於非主流的論調,描述一段非主流的愛情,《卡露的情人》如何顛覆社會固有的框架,可以討論的,尚有很多……

 

相關博客文章:

卡露的情人 – 壓抑、含蓄與自然(Quncy Lau/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卡露的情人》— 情愛中的女性主義(青豆)

《丹麥女孩》與《卡露的情人》(伍常)

卡露的情人 — 謀殺美的兇手是誰?(高堡戍)

Carol:相信你的一見鐘情(山月)

卡露的情人:愛不是佔有,而是釋放(林兆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