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語文演進史

2016/4/16 — 6:25

台中全民造字運動中,參與者自行創造新「漢字」。(圖片來源:全民造字運動網站)

台中全民造字運動中,參與者自行創造新「漢字」。(圖片來源:全民造字運動網站)

本土語文保育

台北文創記憶中心有正體字扭蛋,大家都很想要,
原來正體字也可作玩具擺設,
去年台中也有全民造字運動,
以合文造字法一齊動手創造新正體字,作品貼滿行人道。
語文,從來都被視為工具,思想的載體。
我們很少想過語言文字本身,經過歷史演變,
本身亦成為文化的一部分。
香港近年繁簡普粵之爭,正在於官方只從工具層面理解語文,
沒有從文化角度來看待正體字及粵語,
所以才處處碰釘。

語文是文化,需要保育,也需要發展,
既是記憶,也是未來。

本土語文演進史

廣告

王家衞電影《花樣年華》中,梁朝偉的角色,據說就是以在報館當副刊編輯的劉以鬯作藍本。

語言文字是人類溝通工具,既是文化的載體,經過歷史演進,語言本身也成為文化的一部分。香港文化一直受語言表述所困擾,自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在知道精英間掀起激烈的反傳統思潮後,普通話的口頭文字「白語文」成為現代漢語的主宰地位,那時候港英殖民地的身份,香港沒有走上新文化運動的革命之路,反而在港督金文泰及華人知識精英合作下,高舉傳統主義的旗幟。

廣告

反五四走自己路

陳學然《五四在香港一殖民情境、民族主義及本土意識》一書認為五四新文化運動對香港沒有甚麼影響。邊緣地區的知識精英在思想上卻比中心地區的同儕更保守和執着,對新文化運動表現得更排拒,書中引述本土作家在1966年回憶,「那個時候,頭腦頑固的人不但反對白話文,簡直也否定白話文是中國正統文字的地位」。1927年魯迅來港講學留下差劣印象,對香港瀰漫國粹論調最為不齒,表示「若夫香江之於國粹,則確是正在大振興而特振興」,矛頭直指總督金文泰及香港大學中文總教習賴際熙太史。這造成了五四之後持續幾十年內地文化精英貶低香港,而語言的表達,一直都是香港文學面對的難題。一般香港人也自我懷疑,相信不懂普通話,不能夠寫出優秀的中文作品。

雅俗不分

假如脫離五四以來白話文定於一尊的標準,香港粵語所衍生的文化產品,是有別於五四文人的框架,誰雅誰俗,猶如橙與蘋果。中大中文系教授樊善標以五O年代《新生晚報》新趣版為研究對象,指出以粵語入文,以通俗大眾化書寫為主,如新趣版受歡迎作品如以連載小說及詩事諷刺的《怪論》。代表人物乃高雄的經紀拉系列及三蘇怪論,三蘇文字是三及第,即文言、白話及廣東話並用,《經紀拉系列》是以廣東話寫成的譏世諷俗小說,與《儒林外史》、《老殘遊記》一脈相承。至於真正有意識運用粵語於散文的是另位南來作家十三妹,她將英國文化史大師湯恩比的Reconsiderations譯作「要諗過一排」。她認為粵語是中國南北語言中,「最富有聲光與色彩之妙者」。十三妹致力為香港專欄文章定調,指文風以雜為主,以粵白入文才見風格。日本作家廚川白村對小品文解釋,更接近香港報章專欄文化:「興之所至,有冷嘲,有警句,有Humor幽默、也有Pathos感憤。所談的題目,天下國家的大事不待言,還有市井的瑣事,書籍的批評,相識者的消息,以及自己過去的追懷,想到甚麼就談甚麼,而托於即興之筆者,是這一類文章。」這些大眾文化隨着時間推移,猶如傳統文學中的元代戲曲、晚明小品文、宋代話本及晚清諷刺小說,晉身文學的領域。至於文、白夾雜而又典雅的,當推香港粵劇,南海十三郎、馮志芬及唐滌生作品,既有傳統詩詞之典雅綺麗,中間則夾雜粵白唱出來,加上粵音乃中原古音,可押入聲韻,又可變調,唱出來更加吸引。

龍門在哪?

香港在中文教育方面,既保持粵語授課,但書寫中文則以白話文為主,一九五O年頒佈「小學國語科課程」,規定小一至小三全部以教授語體文為原則,小四至小六側重語體文之教授,惟得酌情選授淺易文言。教學語言用粵語,書寫則用白話文,排斥粵語文字及文法,這令兩文三語,成為香港特色,至於港人書寫的白話文,不斷受粵語及英語之滲入,究竟視為文字修養不足,抑或如十三妹所言,以粵白入文,特別生猛呢?有大量粵白入文,此書獲得以內地文學審美觀為主的「紅看你的標準在哪裡,站在哪一邊作批評。香港作家黃碧雲的《烈佬傳》樓夢」奬大獎,她在報章撰文表達感受:「無意做一個撐廣東話的姿勢,我們在香港寫作,注定在邊緣,寫作權力中心以外。邊緣有它的自由。」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