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音影實驗所·4】導演陳巧真、徐智彥及黃進:災難後與戰火中的人類狂想

2018/10/15 — 23:07

編按﹕本文介紹 PROJECT KEEP PUSHING 中導演陳巧真、徐智彥及黃進的作品。

PROJECT KEEP PUSHING 是本地獨立樂隊 tfvsjs 鼓手 Anton Fung 與《一念無明》的導演黃進聯手監制的音樂影像創作項目。項目邀請 7 位導演,包括《十年-冬蟬》導演黃飛鵬、盧鎮業、陳安瑤、方曉丹、葉文希、陳巧真、徐智彥及紀錄片導演姚加睿參與,取材 tfvsjs 的純音樂作品,再做影像創作;而 Anton 則會就選取的音樂再作重新編鼓演出。《立場新聞》將於本小專題分別報道各導演的作品,帶大家一探其背後的創作歷程。

關於 PROJECT KEEP PUSHING 詳情請看此 。

 《Burn all flags》(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Burn all flags》(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廣告

Anton Fung X 陳巧真、徐智彥 《Burn all flags》

廣告

有別於之前 PROJECT KEEP PUSHING 系列的作品, 《Burn all flags》很大部份時間由黑白與近乎無聲的影像構成。攝影機隨一位似乎來自洞穴中的野人,在山間裡的廢棄建築中穿梭、停竭、生活。導演陳巧真說:「〈Burn all flags〉首幾分鐘,是一些比較低沉的噪音,到最尾幾分鐘才有一些突如其來的鼓聲。前段沉寂的部份,刺激到我有一些關乎自身的想像,我覺得當中的情緒狀態好適合化成作品。」 從個人感受和情緒,延伸出影像語言。「藉那段沉寂部份,我再想進一步想:一個人何時是最靜態的呢?」

作品嘗試呈現一個災難過後的世界,人類文明被大肆毀滅,主角與其他僅存人類的生活情況。當世界已變成不是由人類創造的世界,我們仍能跟這個世界連繫,甚至溝通嗎?「想做到主角與外界正處於一種失語、真空的狀態。這就是我想把頭幾分鐘那種沉靜所作的視覺化處理。」

災難過後,集體失語。行走在荒蕪之地,
人尋找最後能發出的聲音。

—— Anton Fung x 陳巧真、徐智彥 《Burn all flag》

拍攝期間,製作團隊要跟雨雲比快慢;加上牽涉的人力和物力大,她坦言壓力不輕,想過卻步。「我過往拍攝都是幾位人手,不會有太多合作單位。之前有觀摩其他導演如何拍攝,才知道單是音響器材都好多,而且取景要上山下海,又有現場錄音。想到自己拍攝選址(歌連臣角黑角頭碉堡)地勢不平,器材好貴,怕弄壞,想過不如算了吧。到拍攝日,運送搬器材時天氣不太好,大家都好辛苦,飲用水又不足......」 聽起來,是全人「有自唔在,攞苦黎辛」。「拍時好辛苦,但拍完休息下來,回憶起整個過程又好滿足。」


導演陳巧真

導演陳巧真

Anton Fung X 黃進 《and paint our pupils with the ashes》

項目最後發表的作品,是由黃進執導的 《and paint our pupils with the ashes》,於日前(8 日)項目放映會公開放映。黃進說:「我找了做電影美術、舞台設計專業等等的朋友參與,弄了三十枝 LED,燈會隨 Anton 的打鼓的變化而閃動,所以 Anton 打鼓不只是創做了聲音,更是控制了視覺效果,改變整個空間的光影。 」

黃進亦是這次項目的監製,笑指好像兌現了早年,與 tfvsjs 一次胎死腹中的合作:「那時我協助 tfvsjs 拍這首歌的 MV,但有意外,有些鏡頭無了,MV 也未能完成。來到這個 Project,既可以話是完成這個 MV,而我本身感到這歌很有張力,有數字搖滾的風格,感覺好機械性,而對鼓手來說都蠻挑戰體力的。聽下去,有一種把人變成機械的感覺,開始聯想到工業革命,看歷史黑白片......甚至拉到好闊(的想像) ,感覺到歷史巨輪正在推進。」

《and paint our pupils with the ashes》照片。(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and paint our pupils with the ashes》照片。(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作品以戰爭為主題,一位士兵循序漸進變成機械。「士兵最後變成一台 War Machine,人因為打鼓而變成一個台機器。當然,作品可以再有很多不同的解讀。在製作上 ,我一直在想如何以視覺,特別是流動影像去呈現打鼓呢?甚至想,如果一個不會打鼓的人,看了這個作品,能否找到一個種視覺節奏,記到這個鼓的節奏呢? 」

製作團隊在現場設置LED燈。(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製作團隊在現場設置LED燈。(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燈光成為傳遞節奏和層次的媒介。「光的顏色、質地、方向、反應和速度,是呼應 Anton 打不同 Drum set 的位置。我想試試能否把聲音翻譯成視覺,讓大家『看到』一首音樂。」

這是他的戰壕,這是他的鎗。

—— Anton Fung X 黃進 《and paint our pupils with the ashes》

「我本身是編劇出生,對沒有 scripted(劇本)的內容都不太擅長。坦白說,構思過程有時挺迷失:有些意像,我是否要寫出來呢?我沒有一份筆記拿著、袋在褲袋,會不安心。」

他又說,拍攝現場更似一個裝置創作,「鏡頭似乎只是在記錄這一件事而已,記錄這個演出。這個裝置也許可以讓觀眾走入去看,不需要透過影像,甚至可以有互動元素!」製作團隊到達拍攝現場,才即場計劃如何佈置 LED。「我過往拍攝,從未試過到拍攝日早上仍未知道現場要如何設置;到在現場試放燈,我們才計算燈如何反應。我們是即場設計亮燈程式、拍攝軌道......有好多即興和變數。」

黃進說:「有一個鏡頭,看到無論鼓手或攝影師,一直忍耐堅持到尾。大家守住自己的專業。我一直在拍,沒有叫 Cut,因為見到大家如何跟自己的體力搏鬥,生出那種意志力,我覺得是這是好美麗的。

黃進說:「有一個鏡頭,看到無論鼓手或攝影師,一直忍耐堅持到尾。大家守住自己的專業。我一直在拍,沒有叫 Cut,因為見到大家如何跟自己的體力搏鬥,生出那種意志力,我覺得是這是好美麗的。

後續:PROJECT KEEP PUSHING 紀錄片

六條影音作品已全數公開,但項目未正式完結,預計推出這次創作的紀錄片。

紀錄片導演姚加睿 (Joshua) 說: 「 我本身是 tfvsjs 的歌迷、有做導演,也有打鼓。tfvsjs 的歌曲多變,加上沒有人聲,給予我好多想像空間。我覺得『創作』這回事並不簡單,我好奇當中有怎樣的構思;再看到其他導演如何理解和表達他們聽到的歌曲,是很有趣的。大家最初做個項目,不曾想到它的價值可以有多大,主要都是感到好玩,會有火花,就去做吧。」

Joshua 說:「因為拍紀錄片,我身份是比較退後一點,看整個創作過程。另外,透過六條短片的幕後花絮 ,我想觀眾能明白到導演的創作、理解到 Project Keep Pushing 的想法。」

Joshua 說:「因為拍紀錄片,我身份是比較退後一點,看整個創作過程。另外,透過六條短片的幕後花絮 ,我想觀眾能明白到導演的創作、理解到 Project Keep Pushing 的想法。」

預計紀錄片會在未來推出,詳情可留意 PROJECT KEEP PUSHING Facebook。

10 月 8 日,PROJECT KEEP PUSHING 於戲院作特別放映,播放項目中六套影音作品及幕後花絮。相為一眾導演及鼓手 Anton Fung。 (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10 月 8 日,PROJECT KEEP PUSHING 於戲院作特別放映,播放項目中六套影音作品及幕後花絮。相為一眾導演及鼓手 Anton Fung。 (相片來源:PROJECT KEEP PUSHING)

文 / 蔡寶賢  攝 / Nasha Ch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