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村上小說不雅?】學者斥淫審處令香港人蒙羞 業界促公開裁決理據

2018/7/31 — 19:58

《藝文各界抗議村上春樹被裁不雅》記者會(圖片來源:陳志全議員(慢必)專頁)

《藝文各界抗議村上春樹被裁不雅》記者會(圖片來源:陳志全議員(慢必)專頁)

村上春樹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被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判定為第二類「不雅物品」,文學、學術和教育界等代表今天舉行記者會,促請淫審處公開裁決理據,甚至考慮撤回判決。學者陳清僑席間引述 1994 年一則使用「大衛像」的廣告被評為不雅的事件,怒斥「點解香港 24 年一丁點進步都無?」

談「性」內容不足一成

繼本月 21 日發起網上聯署之後,香港文學生活館今日舉行記者招待會,邀請文學、學術、評論、教育界等多個界別的代表,再次促請淫審處盡快公開交代判決理據。香港文學生活館早前聯絡「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對方表示將向淫審處取得裁決理據。

廣告

文學生活館總策展人鄧小樺表示,《刺殺騎士團長》全書 700 多頁,提及「性」的內容大概有八、九處,合起來少於 30 處。她強調,對比其他村上春樹作品,此書的性描寫「唔係特別嚴重」;對比古往今來的文學作品,此書亦「唔係特別激進」。淫審處及受影響的台灣「時報出版社」一直未有公開裁判內容,公眾無從得知被指「不雅」的具體情節,導致作品難以進行討論,「引述都犯罪嘅時候,都唔知道點樣做評論」。

學者:多年來無進步

廣告

「學術自由學者聯盟」成員、嶺南大學教授陳清橋引述 1994 年「大衛像」廣告,以及 1995 年英國藝術家 Dame Elisabeth Frink 創作的「裸男」雕像《新人》在商場展示被列作不雅的事情,指當年的裁決一度令「香港喺世界面前丟架」,而今天村上春樹的個案更是「令人沮喪憤怒」,「唔係村上蒙羞,而係香港人蒙羞」,不禁質問「點解 24 年一丁點進步都無?」他批評,淫審處無須直接向公眾交代,反映制度千瘡百孔。他認為,事件觸及出版、言論、創作自由的「三條紅線」,反映當今香港社會無知、當局無能、當權者的無恥,「日日話西九做故宮館,但落實到社區、關乎市民日常文化養份嘅時候,卻發生咁樣樣嘅事。再唔出嚟發聲,唔知道會變成點樣」。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董事局主席張秉權形容淫審處裁決「愚昧」,違反基本常識,事件影響香港聲譽,「真正嘅受害人係香港人」。他引用文學家魯迅寫於 1928 年的散文作品《小雜感》,「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他以此用來對比 2018 年的香港,感嘆:「90 年之後,我哋嘅文學修養無大進步,起碼淫審員無」。

聞性色變     教材難選

從事文學創作的作家洪曉嫻認為,今次事件引發「青年可以讀咩書?」的討論。如果文學涉及性愛場面的描寫,不只村上春樹,甚至白先勇的《遊園驚夢》、曹雪芹的《紅樓夢》,同樣都可能被視作「不雅」。作為家長的她形容,香港社會現時「聞性色變」,又指「禁書反而更有吸引力」,淫審處的裁決實際是「無效的禁止」。

藝術教育多年的楊秀卓也補充指,事件影響藝術教育的選材。以視覺藝術為例,他展示曾於初中課堂使用的參考書《乳房的歷史》,內容含有過百幅乳房的圖像, 其中包括描繪聖母餵哺耶穌的情節,畫面上聖母露出乳房,耶穌亦都露出生殖器,他戲言:「真係想淫審處包咗佢,睇吓宗教界點反應?」

陳志全:文學界災難

早在「村上春樹事件」之前,被指宣揚同性戀的童書在公共圖書館下架,「大愛同盟」的代表梁兆輝擔心香港由道德塔利班主導,又認為淫審處的審裁人員應該以「多元勻衡」為標準,而非充當「道德掌門人、道德判官」。他重申,香港當下言論自由愈來愈窄,性空間愈來愈少,底線已經退無可無。

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同意,擔心「淫審」條例變得無準則,愈來愈保守。他表示,淫審處的機制曾於 2008 至 2011 年進行檢討,行政會議並於 2015 年提出建議,例如:將審裁員名單由 500 名增加至 1500 名,每宗個案的審裁員由最少 2 名增加至 4 名,以提升裁決的代表性。然而,他指出建議至今未獲正視,現在更出現「寧枉莫縱」的情況,是次裁決更是製造國際笑話,是「文學界的災難」。他希望當局能夠希望撥亂反正,盡快交待裁決理據,甚至撤回裁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