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杭州書法印記:岳王廟篇

2019/8/3 — 21:37

豪邁的「還我河山」。

豪邁的「還我河山」。

我於六月下旬帶學生到杭州交流數天,杭州曾是六朝古都,文化氣息濃厚,期間看到不少書法的印記,這回先聚焦分享岳王廟中見聞。

岳飛這位民族英雄應該沒有誰不認識,來到杭州當然值得買票祭拜一下這位鐵骨傲心的歷史人物。進主殿後見到一個巨大的岳飛將軍像,應該在初中歷史書看過這一畫面了。像上的大匾額「還我河山」雖是岳飛親跡,但卻是集字(從其兩篇書法作品中取這四字結集而成)之作,箇中緣由,和上世紀抗戰之史有關,有興趣的朋友可看百度百科之介紹。

除了最著名的「還我河山」匾額外,主殿四周也掛上了極多的匾額,書者最有名氣的應該是啟功先生的這副「忠義常昭」。啟功先生是上世紀著名的中國古典文獻學家及書法家,滿州人,是雍正帝後裔。他身負無數頭銜,但對杭州人而言最熟悉的應該還是立足杭州的西泠印社社長這身分。你在杭州會頗常看到啟功的書法作品。

廣告

在杭州極常看到啟功先生的字。

在杭州極常看到啟功先生的字。

廣告

行過主殿,進入內園,兩邊有碑林展示及資料廳。其中一個介紹岳飛生平的廳,一進門便會見到由沙孟海先生所書的岳飛《滿江紅》。沙孟海先生是上世紀的著名書法家,同樣曾任西泠印社社長。

沙孟海先生抄岳飛《滿江紅》詞。
在杭州亦頗常看到沙孟海先生的字。

沙孟海先生抄岳飛《滿江紅》詞。
在杭州亦頗常看到沙孟海先生的字。

廳內展示了岳飛的書法作品(是真跡複製本),有一篇《宜興張氏壁廳題記》,那一手行書可真稱得上龍飛鳳舞,賞心悅目。

另有岳飛之書簡。

遊走碑林,會見到極多的書法作品,有岳飛所書的,亦有歷代名人之書(內容當然和岳飛有關)。其中有一篇碑拓本,錄有岳飛《謝講和赦表》的最後一段。此奏折是岳飛寫於紹興九年宋金紹興和議達成後,以表其對議和的反對及抗金的決心,最後一段「臣願定謀於全勝期,收地於兩河,唾手燕雲,終欲復讎而報國,誓心天地」,實在擲地有聲!

另有一碑拓本,為岳飛於紹興五年送行張浚率軍抗金所贈之《送紫巖張先生北伐》詩。

乾隆曾親臨岳王廟拜謁岳飛墓後,曾賦詩一首,御筆手書,述其生平,讚其忠義,碑刻留於廟內。

在岳王廟亦能見到明代江南四大才子之一文徵明的書法作品《滿江紅.拂拭殘碑》。是文徵明看到宋高宗賜岳飛的手敕後有感而發之作,詞中情感激越,字見粗獷硬朗,有興趣的朋友不妨自行細閱,和他的小楷作品的那分秀麗俊美,又頗大不同。

去到岳飛墓前,有一對石刻楹聯:「正邪自古同冰炭,毀譽於今判偽真」,為沙孟海先生之墨跡。


其實岳王廟兩邊碑林共有數十幅書法作品,惜當時未有足夠時間駐足細賞,唯有待有心人再分享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