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歐街頭的自由

2015/5/24 — 10:42

「一打人去賣藝」最初舉辦時是一打人,後來續辦有時多了成員。這次東歐團共有16人。最年輕的只有16歲。

「一打人去賣藝」最初舉辦時是一打人,後來續辦有時多了成員。這次東歐團共有16人。最年輕的只有16歲。

【文:蔡錦源(《一班人去賣藝》編導、執行監製);圖:香港電台】

賣藝是甚麼?中、西印象不同。在中國人的地方,包括香港,街頭賣藝大多展示出一副可憐扮相,打賞在於施捨;在外地見到的卻是精心設計表演,打賞來自真心欣賞。然而香港沒有真正的街頭藝人嗎?出發東歐拍攝前,我們先發掘香港的賣藝者,找到了劉俊豪,人稱黑鬼。

香港職業賣藝人劉俊豪,人稱「黑鬼」,常在銅鑼灣或中環表演音樂,於訪問中道出在香港賣藝跟在外國的分別。

香港職業賣藝人劉俊豪,人稱「黑鬼」,常在銅鑼灣或中環表演音樂,於訪問中道出在香港賣藝跟在外國的分別。

廣告

外表看來,黑鬼賣藝時穿著背心短褲,踢著拖鞋,束起長髮,像個流浪漢或嬉皮士,通常出沒中環、銅鑼灣、荃灣賣藝。他以街頭賣藝為職業,演奏Didgeridoo(迪吉里杜管,澳洲土著樂器)。幾年前一次澳洲旅行,膽粗粗在街頭拉二胡,兩三小時便獲得一天使費的打賞,原來賣藝可以「搵到食」,自此愛上這玩意。筆者以往路過看見這類表演,也視之為「搵食啫」。但採訪接觸後,更讓我瞭解,賣藝並非「搵食咁簡單」。

廣告

張匡佑、羅肇麒在街頭玩音樂認識,為興趣業餘一起街頭賣藝。不以賺錢為目的,視打賞為認同音樂的表現。他們認為在街頭賣藝是向政府宣示,這些公共空間是屬於大眾的。

張匡佑、羅肇麒在街頭玩音樂認識,為興趣業餘一起街頭賣藝。不以賺錢為目的,視打賞為認同音樂的表現。他們認為在街頭賣藝是向政府宣示,這些公共空間是屬於大眾的。

「自己決定幾時返工、喺邊度返工,可以維持生計,收入仲係唔錯嘅添。」黑鬼如是說。自主,正是這個年代的精神。但自主並非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重要是能和他人分享。從未認真在街頭看完一項表演的我,因為拍攝,才從黑鬼身上發現,街頭表演真的可以觸動一些人。黑鬼演奏Didgeridoo幾分鐘已經大汗淋漓,圍觀的人當中,外國人較投入會跟隨節奏擺動身體,香港人或內地人較含蓄,手腳也會輕打拍子,冷漠的城市霎時增添了歡樂氣氛。可是演奏10 來分鐘即遇附近大廈投訴,警察到來驅趕。黑鬼說習慣了,總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黃劍文經常流浪外地,以街頭演唱賺取旅費及生活。現時也是以賣藝作職業維生,自資製作唱片在街頭出售。

黃劍文經常流浪外地,以街頭演唱賺取旅費及生活。現時也是以賣藝作職業維生,自資製作唱片在街頭出售。

除了黑鬼,從臉書聯絡上另一位職業賣藝人黃劍文。他經常流浪世界各地賣藝,甚少在香港街頭表演。香港的賣藝經驗對於他來說並不好受,主要來自途人的眼光。一支結他,自製CD隨賣藝出售,美國、歐洲、澳洲、台灣、日本,任何時間都是他的賣藝假期(busking holidays),同時也是他的職業。他喜歡參加歌唱比賽,但不為打響名堂晉身娛樂圈,即使贏過比賽還是回到街頭表演,喜歡與陌生人分享音樂。《一班人去賣藝》裡其中一位年輕人就是受到他的啟發,參加這個東歐賣藝團,尋找以音樂為職業的可能性。

東歐城市任何一個廣場都有街頭賣藝者。一位小丑製造巨型肥皂泡,逗得小孩子們十分開心。

東歐城市任何一個廣場都有街頭賣藝者。一位小丑製造巨型肥皂泡,逗得小孩子們十分開心。

因為拍攝這個節目,突然發覺,原來香港有不少年輕人經常在不同地方作街頭表演。他們都是業餘,沒有固定演出時間、地點或組合,總是興之所至在社交群組發個訊息看誰有空就出來一起jam歌賣藝。有人認為他們是找不到適合工作,隨便玩玩音樂就有收入,所以戀上街頭。但對於這些年輕人來說,一晚收入僅夠幾個人消夜,有時還蝕上交通費。某些街頭表演者,其實有更重要的宣示:公共空間屬於每一個自主的人,並不屬於某個集團或地產商。他們以這個游擊方式向現存建制表達不滿。街頭賣藝者,就是要衝破束縛公共空間的藩籬,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分享。

伊朗樂隊 The Libertians,在伊朗無法表演,到奧地利讀書,閒時在街頭玩音樂,製作CD出售。他們覺得在歐洲就有這種街頭的自由。

伊朗樂隊 The Libertians,在伊朗無法表演,到奧地利讀書,閒時在街頭玩音樂,製作CD出售。他們覺得在歐洲就有這種街頭的自由。

香港對公共空間的概念與歐洲截然不同。一直推廣賣藝旅行的龐一鳴,也是我們拍攝這個東歐賣藝團的策劃人,他說,政府如何看待公共空間,代表政府如何看待市民的公民權利。在香港,大家認為屬於公眾的空間,往往這樣不許那樣不准。節目裡這群年輕人,從一個諸多規限的城市,帶著忐忑而興奮的心情隨隊向東歐自由開放的空間出發。

第一次街頭集體表演無伴奏合唱,其實大家十分緊張屢有跟錯拍子的情況出現。

第一次街頭集體表演無伴奏合唱,其實大家十分緊張屢有跟錯拍子的情況出現。

出發前,他們花了幾個月時間練習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起碼有一技傍身。都是初見世面的年輕人,如何在賣藝過程中盡情釋放自己,找到過往不曾體驗過的價值?希望觀眾在看第一集節目時,也能體會他們在布達佩斯,咬下第一口靠賣藝賺回來的麵包時的感受。節目首五集會追訪這班年輕人,如何在歐洲四個城市以賣藝方式賺取旅費,一嘗另類旅遊的經歷。第六及第七集會回歸香港,從看本地的賣藝文化和發展空間。

街頭賣藝已經25年的 Kenny the Crown,認為所有藝術源於街頭。他以開玩笑形式捉弄路人作為賣藝要求打賞。

街頭賣藝已經25年的 Kenny the Crown,認為所有藝術源於街頭。他以開玩笑形式捉弄路人作為賣藝要求打賞。

攝製隊以航拍設備,拍攝維也納的高空美景。

攝製隊以航拍設備,拍攝維也納的高空美景。

一連七集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一班人去賣藝》,訪問多位東歐及本地職業與業餘的街頭賣藝人,探討香港以及外國街頭賣藝文化的差異與發展空間。節目第一集「東歐街頭的自由」將於 5 月 24 日(星期日),晚上 7 時,在港台電視 31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