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一峰 獨木舟砌起一條船

2015/3/7 — 14:14

林一峰過去兩年都在想:「如果大船沉了,一個人撐獨木舟,撐得多遠?」

香港樂壇這艘大船,爛到怎樣的地步?他在紙上列出一列數字:就算自己作曲填詞演唱,後期編曲要一萬元、監製一萬、基本一隊樂隊五個人每人二千、十小時錄音室,再加上混音,一首歌制作費基本要五萬。一隻碟十首歌,就是五十萬,拍MV八萬、宣傳費無底深潭……唱片公司投資一隻碟大約要一百萬。

能夠賣出多少?「賣到二千隻碟已經開香檳!」他笑。那網上下載?他大笑。他的舊歌《一支煙的時間》,二零一四年在音樂網站Spotify剛好有一個人下載,所分到的是美金0.00056698。「我計過要下載一千萬次才能回本,一支煙變成一千萬支煙的時間!還有這歌由我創作,如果還要分給作曲填詞,那真的不可能。」他的歌主要放上iTunes,好些都曾經入選十大,但兩年來總收入是六萬。有香港歌星把一隻廣東碟放上iTunes,銷量已經打入整個中文歌排行榜一百大,但兩年收入僅僅兩萬元,歌星還得和公司分。

廣告

「公司投資過百萬,歌手就有責任出席大量商業活動,結果沒時間再創作;獨立音樂人是可以不玩這種遊戲,可是始終有些費用像租用錄音室是省不下來。這個行業本來已經存在很多漏洞,不健康,現在並且面對萎縮的市場更加艱難。」林一峰問:「點算?就算你參加內地的歌唱節目,就算跑出,what’s next?」

於是過去兩年,他落手籌辦音樂集資網站「音樂蜂」(MusicBee.cc)。

廣告

十二年前,林一峰一手一腳自資製作第一隻唱片《床頭歌》:「我花了五位數字積蓄,開設自己的公司,所有過程都是D.I.Y。」他自己寫歌、填詞,然後錄音,接著每個工序全程參與:「我自己去比較不同印刷商的費用、與做設計的朋友討論封面、定價、分銷;發行後,要負責宣傳、製作網頁、平面廣告、準備演唱會、場地手續、送碟給DJ、樂評人……大原則只有兩個:不要賠本,不要後悔!」

《床頭歌》原本只打算印兩千張,後來賣了超過三萬張,他就是這樣得到了第一筆資金,可以陸續出版超過十隻唱片、替其他音樂人籌辦無數音樂會、並且主力從事幕後音樂創作。「我相信精神最重要。」他說:「每做一件事,都要對得起自己。只要走出第一步,很多跟你相近的人便會走近,一起走。」

兩年前林一峰想透過外國的音樂平台集資,但對方不諳中文市場被拒。沒有路,就自己走出一條來,林一峰找來曾經當律師的音樂人馮穎琪、謝國維、香港網頁設計團隊WI的Jo & Kevin Wong,各自拿出六位數字資金成立「音樂蜂」。

香港台灣都有中文的集資平台,香港也有以音樂為主題的,但林一峰希望集中的項目是中文為主,尤其是獨立音樂人。他強調重要的,是如何經營這平台,團隊花了兩年時間確保所有細節都合法,可以持續發展。團隊亦會向音樂人提供專業協助:項目會經過基本挑選,替音樂人定位、包裝、策劃,甚至協助整個製作流程,成功籌款會分15%,不逹標不收費。「5%是基本開支,例如信用咭手續費等,10%是租用伺服器、聘請全職員工等,這抽佣比例比一般集資平台貴,但對比起唱片公司抽一半,又便宜一大截。」林一峰解釋。

他希望「音樂蜂」 (MusicBee.cc)是安全而有規模的養蜂場,音樂人就如蜜蜂,聽眾集資支持音樂人「採蜜」,讓音樂如花盛放:「世界有『賣樓花』,音樂蜂就是『賣音樂花』。」

第一隻「白老鼠」,是林一峰自己的大碟Crossroads,主題正是如何「天馬行空地腳踏實地」,和十位音樂人合作,題材包括女權、喪親、新移民等。他關心香港在雨傘動運後,如何走下去:「如何在生存和生活之間得到平衡?如何才能在現實的基礎上締造夢想?香港,what’s next?」他已經開始錄音,預計製作費盡量省,都要四十萬,他自己會出二十萬,希望集資二十萬。

這平台只是協助集資,還不能兼顧銷售、每位音樂人未來的發展,林一峰坦言暫時是基本的,先讓音樂人有作品,然後再走下去。「錢其實是其次,這平台更重要是要聚合力量,每隻獨木舟很難持久,大家砌成一艘船,就有機會駛得遠。」他如此相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