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則徐燒煙銷煙史淺考

2015/11/3 — 20:17

早前 CCTVB 的劇集《梟雄》,其中一幕國民政府的禁毒專員在收繳鴉片後,當眾燒毀。網路隨即傳來正反聲音,而當中還原史實很有力的,莫過於 Joseph Yip 的<「燒煙」還是「銷煙」?>一文。

關於林則徐當年在虎門銷煙之前的燒煙方法,文中寫到:

可是這方法最大的問題,焚毀了的灰燼仍然殘留煙膏,不法煙販掘地取土,仍得十之二三。林則徐為了杜絕這流弊,找出了『海水浸化法』,用石灰和鹽水泡浸煙土,石灰遇水便沸,煙土完全溶於水中,再把池水排出大海。

廣告

文章大意指出,國民政府的「燒煙」之法並非胡來,事實上林則徐當年在虎門找出「海水浸化法」以前,亦是以桐油燒煙的。然而,桐油燒煙之法雖然不是胡來,但由於焚燒後仍有殘留,因此是「流弊」,或林則徐在奏折中所言的「流毒仍難盡絕」。 [1]

對於大眾來說,當年之法是否流弊其實並不重要,因為大眾旨在諧戲一番而已。即使林則徐之法存在流弊,但只要能夠証實林則徐當年同樣是以桐油之法燒 煙,才能釋除大眾的「抽水濃情」。故此,對於林則徐銷毀之法的考証尤其重要。可是,文中對此著墨不多,只引用了維基的連結,而維基亦只將薛桂芳著的《晚清巨人傳林則徐》置於參考文獻之下,沒有詳細闡述,筆者亦無法找到其著作。因此筆者特地翻查史書,以作補充。

廣告

根據《林則徐全集》中的第二冊<奏折>和第九冊<日記>,在林則徐任職湖廣總督期間(1837-1839 年),分別記錄了曾於 1838 年 6 月、 9 月 20 日(跟清末長篇小說《林公案》第四十三回的資料很接近)和 1839 年 8 月 26 日有燒煙記錄:

1838 年 6 月:

其繳到之煙土煙膏,眼同在城文武,加用桐油立時燒化,投灰江河。 [2]

1838 年 9 月 20 日:

拿獲及首繳煙土煙膏,共計一萬二千余兩。又自設局至六月底止,已繳煙槍一千二百六十四杆,皆系久用漬油之物,煙斗、雜具俱全。臣於出省以前,即率同兩道府逐一驗明,先用刀劈,繼用火燒。就中精致華麗之槍斗,極巧盡飾之式樣,不勝枚舉。其有余膏殘瀝者,拌以桐油,再行燒透,將灰投入江心。 [3]

關於是次燒煙記錄,《林公案》第四十三回亦有提及。 [4]

另外,在全集<日記>的記載中,顯示林則徐亦曾於 1838 年 10 月 27 日在武昌校場焚毀煙具。雖然<日記>沒有明言有否焚毁煙土煙膏,亦沒有在奏折上奏明,但按照以上記錄的一貫做法,可知一般都會先用桐油燒毁再投江河:

早晨赴校場,同撫軍率屬查驗搜繳鴉片煙槍一千七百五十四杆,並煙斗煙具,俱槌碎焚毀;又秤驗所獲煙土煙膏共一萬六千七百六十八兩,江夏獲者先投江心,漢陽獲者暫貯藩庫。 [5]

由此,透過史書可以充分証明,林則徐以桐油燒煙乃屬史實。而且,即使只屬小說《林公案》的故事背景資料,亦可作參考之用。

那麼,林則徐在虎門銷煙之前,史書怎樣記載「流弊」的發現,以及如何「找出」「海水浸化法」的?

林則徐在奏折中說道: [6]

至銷毀之方,亦復熟籌屢試。向來用火燒化,伴以桐油,其法未嘗不善。第訪聞焚過之後,必有殘膏余瀝,糝入地中,積慣熬煎之人,竟能掘地取之,十得二三,是流毒仍難盡絕。臣等廣咨博采,知鴉最忌者二物,一曰鹽鹵,二曰石灰。

這裡,雖然 Joseph Yip 文章中所言「掘地取土」的是「不法煙販」而非奏折的「積慣熬煎之人」,但重點大致上跟奏折的接近。

至於「找出」了「海水浸化法」,在林則徐奏折中表示,他曾經「廣咨博採,知鴉片最忌者二物」,即廣泛地咨詢並搜集意見,以得此法。 [7] 而林則徐究竟如何集思廣益,根據《林公案》第五十回中的詳細記錄可見, [8] 當時提出鹽鹵和石灰建議的,恰巧竟是鴉片大販子兩廣總督鄧廷楨

最後,頗為有趣的是,在 1839 年 8 月 26 日,林則徐連同鄧廷楨和怡良在粵東逮捕鴉片匪犯,收繳大量煙膏煙土。後來,林則徐仿照虎門化煙之法,鑿池後混鹽鹵和石灰,並且再用火煮化。因此劇中「先以石灰再用桐油」的一幕,很可能就是參照了當年的方法。 [9]

劇集《梟雄》當眾燒毀鴉片的一幕

劇集《梟雄》當眾燒毀鴉片的一幕

註:

  1. 《林則徐全集》第二冊<奏折>。 684. <銷化煙土已將及半折>,第 152 頁。
  2. 《林則徐全集》第二冊<奏折>。 621. <籌議嚴禁鴉片章程折>,第 37 頁。
  3. 《林則徐全集》第二冊<奏折>。 642. <楚省查拿煙販收繳煙具情形折>,第 75 頁。
  4. 「陸續收繳煙膏、煙土,共計一萬二千餘兩,半數是拿獲的,半數是繳出的。如土販邵錦璋,自行投縣繳出煙土二千多兩;謝長林繳出煙土九百五十兩;範申和繳出煙土三百六十兩。同時設局收繳煙槍,共一千二百六十四杆,皆是久用積油的老槍老鬥,有幾十隻精致華麗的老槍,槍質是雅州竹的,配以牙底牙嘴,槍膏滿積,在平時每隻價值都在銀百兩以外,愛逾拱壁,現在盡肯割愛繳出,可見人民覺悟吸煙之害,等於飲鴆,才肯繳槍戒煙。林公為昭示百姓起見,把收繳的煙槍、煙鬥、煙膏、煙土,編號列冊,堆積公共場所,親率兩司道府,蒞場逐一對冊驗明,然後命當差的用快刀將煙槍劈破,煙土敲碎,再澆煤油燃火焚燒,把一千二百多支煙槍一律燒成灰燼。次將收繳搜獲的煙土一萬二千多兩,拌以桐油燃火焚燒,自辰至申,火猶未熄。哪知煙土拌桐油燃燒,奇臭觸鼻,和熬膏抽吸之味,迥乎不同」。《林公案》第 43 回。
  5. 《林則徐全集》第九冊<日記>,第 352 頁。
  6. 《林則徐全集》第二冊<奏折>, 684. <銷化煙土已將及半折>,第 152 頁。
  7. 《林則徐全集》第二冊<奏折>, 684. <銷化煙土已將及半折>,第 152 頁。
  8. 「至於銷毀方法,以防意外,兄弟在楚省時,概用桐油拌和,舉火焚燒。自以為可無流弊,不料天下事有出人意外的,銷毀之後,有一次曾去驗看燒土地方,隻見泥土掘鬆,心知有異,當即派員詳細調查,方知煙土焚過以後,必有殘膏餘瀝滲入地中。老於熬膏的奸民,竟能將該處之土掘了,先用冷水浸出殘膏,然後人鍋煎熬,尚可得十之二三的鴉片。由是知火銷方法殊欠完善。現在當另籌銷毀之方,不知諸位有無善法?”鄧督答道:“此事的確,在前兄弟也因搜獲煙土,無善法銷毀,故特留心切訪。旋據一戒絕鴉片的紳士來轅訪謁,兄弟見他面無煙容,身體發胖,便問他什麼良方戒絕的煙癮。他答稱是食鹽,其法極簡便的,隻須用二兩茶葉,一兩食鹽,一兩煙膏,加多量清水,煎成濃湯,存貯有蓋瓷器中,每於食前喝一杯,加一杯冷開水,煙癮大的用大杯,約服一二月,煙癮自絕。這個方法,叫做杯杯淡,喝一杯加一杯開水,煙味日漸化談,故能戒絕煙癮。此法宜行於冬季,夏季煙水容易黴壞,不大相宜。此君吸食鴉片已有十餘年之久,對於此物,也甚有研究,據他說:鴉片最忌二物,一是鹽鹵,一是石灰。如果熬煙膏時,將鹽鹵或石灰投入少許,即便成渣沫,不能收合成膏,就算勉強收膏,吸食時完全收不進鬥門,並且毫無鴉片氣味。在兄弟想來,鴉片既忌此二物,現在何不利用食鹽和石灰克煙的特性,拌土焚燒,必能杜絕流弊」。《林公案》第五十回。
  9. 「解到煙膏煙土均當堂驗明真偽,仿照虎門化煙之法,在于省城外東炮台地方鑿地為池,攙以鹽鹵石灰,用火煮化,槍具亦即隨同燒毀」。《林則徐全集》第二冊<奏折>。 697. <續獲煙犯起繳煙泥煙膏槍具折>,第 180 頁。

原刊於作者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