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日曦策略:不說話的抗議實驗

2016/5/4 — 11:21

《跟住矛盾去旅行》片段截圖

《跟住矛盾去旅行》片段截圖

You say it best,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看來不少電視觀眾和網民,對媒體策劃人林日曦在Viu TV極受歡迎的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拍攝期間,拒絕與立法會議員蔣麗芸說話,感到不解。我傾向正面地解讀林日曦的表演策略,其實觀眾可將之視為一次深思熟慮、騎劫大眾與主流媒體作政治抗爭的實驗與示範。林也開宗明義指他要進行一次「實驗」,我們大可視之為有意識的對抗,從而去理解最後製作出來的節目和社會反應,甚至不須去閱讀這行為的「創作者宣言」。

廣告

毫無疑問,從林的日常書寫,我們可知道他思路極清晰,作任何決定都有連串策略計算。更重要的是,他多年來的工作環境,讓他對主流媒體的操作和傳播機制,認識非常深。

早有不少論者提到,《跟住矛盾去旅行》這節目播出時,把政治立場和權力位置化作其中一種「矛盾」,就會立時把這些真實、影響香港民生、政治環境和人權狀況的重要矛盾娛樂化,同時有讓政治人物被「美化」的傾向。所謂的「娛樂化」,就是把政治矛盾視作好像「港女 vs 女神」等個人待人接物態度般的差異。「美化」則是把所有政治選擇,統統還原成人人都各為其主、各有態度等,間接讓觀眾接收「議員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之類的籠統訊息。

廣告

不願與蔣麗芸對話,阻礙了這種娛樂化訊息被直接陳述,林日曦只是在鏡頭前活生生地出現,表明,這兒有個人拒絕跟你說話,而這也是觀眾可接收的訊息。如果林拒絕參與節目,這個訊息不會出現,他充塞了那位置,但把原本「籠罩」著每輯節目的主要敘事邏輯擾亂了。當然,可能會有人說,那不如去旅行期間,每時每刻都痛罵蔣麗芸?如果這樣做,節目不再拍攝下去的機會很大。在把節目徹底政治化及去娛樂化的策略上,拒絕說話確實是其中一途。

蔣麗芸當然不是一個人那麼簡單,她是政黨民建聯的icon,是立法會議員,代表的是回歸以來擁護既得利益以加劇民生苦況、反對給予市民公民權利、聲稱飲東江水就要對中共感恩的建制派。假設林日曦的確要對她的「政績」作有效抗議,除了嘗試影響節目傳播出來的訊息和通過經計算的互動迫對方產生負面形象外,作為一個公民,同樣重要的抗議方法,就是珍惜拍攝節目的時間,盡力讓對方不好受。這抗議原理跟全球不民主國家中,政治抗議都盡力打斷惡劣政治人物的演講、不讓這些政治人物舒適地完成日常公共工作的策略相若。

蔣麗芸在公共及政治場合中每受抗議與責難,但許多這樣的場合都時間不長,同時她多受高度保護(如果抗議持續,她就會被帶離場)。如果要說林日曦無禮,就要視「無禮」為一種直接、面對面的長時間抗議和對峙。受議員身份保護的權貴蔣麗芸,平常肯定甚少遇上這樣長時間的抗議。可以說,林日曦把許多日常被困在指定示威區的憤怒,集中起來讓蔣麗芸被迫直接面對良久。蔣麗芸的「黑面」與曾鈺成在之前節目中的快樂形成強烈對比,林日曦利用了自己可以在節目中出現的文化資本,給了蔣麗芸許多不快的時間。

當然,也可提出,蔣麗芸雖然承受抗議和沉不住氣出醜,但她並沒有從中直接得悉為何有人這樣敵視她——而這,大概也是觀眾介入的時候。如果蔣麗芸在節目中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建制派,林日曦的社會實驗與呈現,也無可避免地將他放到了一個位置,代表所有希望對蔣作抗議的公民,林日曦代表的也不是他自己,而顯然他的選擇反映了他有這意識。觀眾不再可純粹娛樂化地解讀節目,而要就「無禮」和「不解」的爭議表述立場,同時也是填充林日曦這次「實驗性抗議」的內容。作為觀眾如要介入公共論述,最理想的當然就是加入說明,對蔣麗芸「黑面」的長串理由。

林日曦被給予跟蔣麗芸(林日曦在他的說明中,明確地指出對他而言蔣是「長期無自主意識投票出賣香港人利益嘅尊貴議員」)長時間相處的機會,這相處會經過剪接後被大量市民觀看,他當然理解這媒體操作的過程。如何有創意地騎劫和利用這過程,將之政治化,傳達訊息?林日曦交出了他的答案,也是個很有意思的媒體抗議策略案例——在香港電視史上,也絕無僅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