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柏林圍牆與添馬圍欄

2015/1/8 — 18:02

正當第二輪政改諮詢即將展開之際,政府突然於立法會公眾入口加設圍欄。老實說,筆者從來沒有看過世界上其他地方,在一個有如此象徵性的建築物的公眾出入口,有如此小家的所謂保安設施。

新的圍欄的確令筆者想起冷戰時期的柏林圍牆,特別是75型邊境圍牆 (Grenzmauer 75) 的獨特 L 型剖面。

廣告

柏林圍牆其實不只是一道牆,它其實是一個非常闊的地帶。於一些重要地點包括巡邏道、探射燈、壕溝、拒馬陣、甚至釘床。此地帶亦有’死亡地帶’的外號。整個建設亦不是一步到位。柏林圍牆的建造可以由 1950 年代講起。當時蘇聯為了阻止包括東德在內的東歐集團國家的人民,特別是一些年輕人和技術人材移民往西方國家,於是利用移民政策試圖阻止人材流失。然而因為缺乏了一個實體的關卡分隔東、西柏林,此措施並未能有效減少人材外流的情況。於 1961 年,東德士兵突然在東、西栢林分界線靠近東柏林的一方架設金屬圈鐵絲網。後來圍牆的結構逐漸加固,由鐵絲網變為磚塊,再進化為水泥牆。由於東、西栢林分界是在原來的柏林城市肌理上劃分,有些地點不便建設圍牆,於是東德方面將一些附近的建築物清空,以磚頭填充門窗,使建築物成為圍牆的一部分。

而最後的一代終極型名為 75 型邊境圍牆 (Grenzmauer 75)。此圍牆設計成L型,使其穩固地豎立在地上,就算受到車輛的衝擊亦不會倒下。值得留意的地方是圍牆的 L 型基礎長的一方是朝向東柏林的,即是說,圍牆的作用是防範有東柏林人朝西方逃走。這止止否定了蘇聯當局將圍牆說成是「反法西斯防衛牆」 (Antifaschistischer Schutzwall) 的講法。如是者,西柏林就被東德的國土重重包圍(因為整個柏林其實是落在東德的範圍內),變成一塊「飛地」 (enclave),直到 1989 年柏林圍牆倒下為止。

廣告

我不知道添馬圍牆會否如柏林圍牆一樣一步一步升級到一個生人勿近的地帶。但添馬圍牆的確證明了今日香港政不通人不和的局面。添馬之名來自英軍軍艦 HMS Tamar,其殺氣似乎沒有隨英軍徹走而散去。英軍於 1941 年為免停靠在維多利亞皇家海軍軍艦-添馬艦 (HMS Tamar) -落入來勢匈匈的日本皇軍手中,刻意把她炸沉。戰後,英軍擴充了於花園道的威靈頓兵房並把海軍總部搬到臨海的一片土地,取名為添馬艦。當年被犧牲的添馬艦亦被軍方從維港撈起。甲板的木頭用來修建了聖約翰教堂的大門,船錨則輾轉送到海防博物館展出。後來政府總部於原址興建。不知是否添馬艦的英魂不息,政府總部自落成以後不得安寧。原本將軍營之中被重重圍封的土地還給人民的好意,現在變成令政府夜夜不得安寧的午夜夢迴,最後還是要召回圍牆和官兵開壇作法祈求安全。柏林圍牆分隔的不只是一個城市,而是兩個對立的意識形態。而從早幾天出爐的政府民情報告看來,添馬圍牆似乎正在同樣地分隔開兩個平行宇宙,在圍牆的另一面同一件事被投射出一個倒錯、迴異的版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