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染墨

2015/12/8 — 11:30

八天的涉隔以霉斑迎迓
地板上的白花已開到荼靡
留家的父永是樓上人
讀昨天的報折去年的紙
飄過廁廚不沾三徑早早
把梯響門鈴跟松菊一併沉埋

造口已閂又回到原來的地方
母說仍有腹蛇穿過荊棘的縫口
床是航船連夢也不願再去
只一握丸藥獨對一地青黴
南窗下所有影子全不動
都看庭柯似的那老地拖
剎那間把十桶井水盡染成墨

 

廣告

2014年5月31日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