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查良鏞的「查」應該點讀?

2018/11/2 — 12:49

金庸,圖片來源:貿發局片段截圖

金庸,圖片來源:貿發局片段截圖

日前,筆名金庸的武俠小說作家查良鏞離世,終壽九十有四。不少媒體的粵語報導中,將查氏之「查」讀作【caa4】的「茶」音,引來友人疑竇。友人認為,「查」字作為姓氏時,應讀作【zaa1】的「楂」音,坊間的讀法有誤。作家馮睎乾則曾撰文提到:「據聞查良鏞知道查姓讀『渣』,但不好意思糾正別人,也隨俗讀『茶』」。那麼,查良鏞的「查」讀音究竟是什麼?

查良鏞乃浙江海寧人,海寧話跟上海話讀音較近,而「查」字在上海話裡是多音字,「查」字用作調查之意時,在上海話裡【zo】音;作為姓氏時,則讀作【tso】音,跟「楂」讀音一樣。事實上,「查」字在粵語裡也是多音字,作為姓氏時也是跟上海話一樣,讀作【zaa1】的「楂」音。由此可見,不論是查氏的老家,還是粵語本身,查字作為姓氏時,均應讀作【zaa1】的「楂」音。

問題來了,為何「查」字作為姓氏,應作【zaa1】的「楂」音呢?查良鏞的海寧查氏同宗、明末清初的查繼佐,曾撰《罪惟錄》一書。在該書的〈自序〉中談及其祖籍,曰:「祖籍,系□□王九年魯襄公會吳於查之地。□□□□,伯禽苗裔。初,惠王時積功封□□□□於諸侯曰東安公,即今山東□□□□是也」。

廣告

這裡的「□□王」是指周靈王,所載的是《春秋‧魯襄公十年》:「春,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會吳於柤」,共同討伐偪陽國。至於「伯禽苗裔」,是指周文王長子伯禽,亦是魯國第一任國君。簡而言之,便是查氏本為魯國國君之後,周惠王時封至柤,以地名為氏。

可是,為何《春秋》是寫作「柤」而非「查」呢?因為「柤」乃「查」的本字,而且「查」本應寫作「査」,「査」和「柤」則純粹是部首擺法不同的或體,後來「査」下面的「且」因譌變而變成了「旦」,才出現今日之寫法。「柤」字在《說文》的解釋是「木閑」,即是木欄。然而,在《莊子.人間世》中,「夫柤、梨、橘、柚、果、蓏之屬,實熟則剝,剝則辱」的「柤」,則是解作楂。

廣告

故,「樝」、「楂」均是為了消除「柤」字歧義而造的後起字,「樝」本意是山楂,而「楂」本義為浮木或木碎,後來「楂」跟「樝」通假。至於「會吳於柤」的「柤」,若配合「今山東□□□□」解讀,此處似乎是指今日山東濟南市濟陽區,該處因為盛產山楂,古時曾有「樝邑」一名。

事實上,在南梁《玉篇》裡,「柤」仍被視作「樝」的同義字。如此看來,《春秋》裡「會吳於柤」的「柤」,其實即是「樝邑」,所以「柤」字在這裡的意思是指山楂。既然海寧查氏源自山東之「柤」地,取其地名為氏,讀音自然跟山楂的「楂」字一樣,應該讀作【zaa1】的「楂」音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