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格林高特:不止炫技

2018/9/19 — 12:25

俄羅斯小提琴家格林高特(Ilya Gringolts)十六歲那年,以神童之姿贏得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冠軍,自此在國際樂壇成名。他演奏的帕格尼尼作品十足精彩,卻不希望像這位傳奇的意大利音樂家一樣,僅僅因為「魔鬼般的琴技」為人熟知。

本周末,格林高特首度訪港演出,與香港小交響樂團一眾樂手及以色列室樂團音樂總監楚嘉文(Ariel Zuckermann)合作演出兩首小提琴協奏曲。是的,你沒有看錯,是兩首!

廣告

我們慣常印象中的古典音樂會,上半場先有一首序曲或相對短小的管弦樂曲目,接著是獨奏家與樂團合作一首協奏曲,下半場再有一首交響曲。不過,在九月二十二日的音樂會上,格林高特將挑戰常規,獻上兩首協奏曲,先是十八世紀巴羅克作曲家羅卡蒂利《小提琴的藝術》協奏曲中的第十二首,取名「和聲的迷宮」,再有當代瑞士作曲家賈雷爾(Michael Jarrell)創作於 2016 年的《雲與霧》。兩首協奏曲之間隔著數百年時光,並置演奏不知將產生怎樣的張力?

廣告

羅卡蒂利(Pietro Locatelli)《和聲的迷宮》

賈雷爾(Michael Jarrell)《雲與霧》

格林高特告訴我,將兩首曲目並置,與其說希望尋找相似,不如說為了「展現不同」。雖說羅卡蒂利與賈雷爾的創作初衷相近,都希望盡可能地呈現演奏者的出眾琴技以及小提琴的音色之美,不過在這位俄羅斯小提琴家眼中,羅卡蒂利的作品是十足巴洛克風味的,姿態優雅,和聲華麗,讓人不知不覺間迷失在豐富的樂音場域中,宛若與數百年前的男女一同經歷一場盛裝的舞會。而賈雷爾的新作因應其名,更注重以旋律描摹自然中霧與雲的濃淡,讓人想到莫內等印象派畫家筆下那些色彩繽紛且充滿光影對照的油畫作品。兩首曲目均深具時代特色,前者華麗,後者清淡縹緲、頗富極簡主義風格,聽眾在短短數十分鐘內體驗兩重相隔數百年的情境,宛若乘坐時光之船,經歷一場遊歷及探索的奇幻之旅。

儘管格林高特的曲目庫中,不乏帕格尼尼和羅卡蒂利等作曲家寫下的高難度曲目,也有同鄉的偉大作曲家如柴可夫斯基等人寫下的宏闊浩大旋律,但演奏家本人的性格卻並不是像他在舞台上、在錄音棚中表現得那樣張揚而熱烈。我曾經在網上見到一段視頻,是主持人與格林高特之間的「快問快答」。當被問及閒暇時最喜歡做的事情,這位三十六的音樂家頓一頓,答道:「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在家裡和孩子一起玩,或者,看書…也許看看電影之類。」如果我不曾見識這位小提琴家在舞台上展現出的炫目技巧與魅力,我恐怕會認為鏡頭前的這位絡腮鬍先生是一位「無可救藥的宅男」呢。

不過話說回來,有不少演奏家都像格林高特那樣,更樂意用思考代替表達。像是格林高特本人推重的前輩音樂家如哈農庫特(Nikolaus Harnoncourt)和甘祈頓(Gidon Kremer)等,都是內斂低調的高手,與其不厭其煩地用言語描述或形容作品的動人之處,不如讓旋律本身講述並傾訴。

「我希望永遠面向觀眾的,是我的音樂,而不是我這個人。」格林高特如是說。

內斂寡言的人,總是擅於傾聽,這位「八零後」小提琴家也不例外。如今的他,一方面要四處巡演,與樂團合作或是舉辦獨奏會,另外也會與他的三位室內樂夥伴合奏演出或灌錄唱片。十年前,以格林高特名字命名的弦樂四重奏成立,其中有他的太太、亞美尼亞裔小提琴家 Anahit Kurtikyan,還有兩位音樂家好友。在格林高特看來,成立弦樂四重奏一則為他與他的夥伴提供演出室內樂作品的機會,另外也有助於培養音樂家「聆聽」的能力。不論那些與樂團合作協奏曲的獨奏家,抑或是與同伴合作四重奏的室內樂演奏家,懂得聆聽都是難能可貴的品質。樂手與樂手之間,獨奏家與樂隊之間,樂隊與指揮之間的信任與尊重,正正建立在彼此仔細聆聽的基礎上,唯有如此,奏出的音樂方能張弛有度,氣息流暢。

看來,格林高特不單模樣成熟,思考與待人處事亦成熟。這位新生代小提琴家不願被貼標籤、不想被成見束縛,更樂意用這兩首小眾卻精彩的曲目,揭開「炫技」表象,袒露出樂音中的微妙與複雜,低徊輾轉,難以言說。

香港小交響樂團
小提琴的藝術

小提琴:格林高特 Ilya Gringolts*
指揮:楚嘉文 Ariel Zuckermann

2018年9月22日(星期六)晚上8時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門票:$380 $260 $150

節目
羅卡蒂利 《小提琴的藝術》,作品 3:D 大調第 12 協奏曲,「和聲的迷宮」*
賈雷爾 《雲與霧》(2016)(亞洲首演)*
德伏扎克 G 大調第八交響曲,作品 88

 

(本文為立場新聞 × 香港小交響樂團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