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梵高·永恆之門》 : 無盡的觸感

2019/1/7 — 10:51

和前年看罷《情謎梵高》(Loving Vincent) 的心情一樣,無盡的空虛感散落四周。《梵高·永恆之門》(At Eternity’s Gate)的選材同樣以梵高 (Willem Dafoe飾) 逝世前的一段人生作主軸,講述他居住在法國南部的Arle時,飽受當地人嘲笑與欺凌,繼而被關進精神病院。幸好一直得到弟弟Theo Van Gough (Rupert Friend飾) 及好友高更Paul Gauguin (Oscar Isaac飾)的支持,才可繼續活下去。可惜,才三十多歲,便離開人世。

其實一直以來已經有不少關於梵高的電影,而熟悉他的生平的觀眾,對劇情也是見慣見熟。今次《梵》就讓觀眾感受梵高的情感及其對畫畫的熱愛。

開頭的獨白有其中一句「I just want to be part of them」,不懂如何合群的他,只好長期獨處,與大自然作伴。這獨處令他比身在現實中更貼近現實,但同時亦令他思緒混亂。在電影中,無論梵高是獨自在房間裏畫畫,或是在原野上奔跑,所呈現的畫面都是帶有點實驗性。導演採用了大量特寫與手持鏡頭拍攝,展現梵高不穩定的心理狀態。導演Julian Schnabel本身是一位藝術家,之前執導過《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也是同樣非常風格化。

廣告

梵高的其中一句名句「I want to touch people with my art, I want them to say “he feels deeply, he feels tenderly”」在電影裏,梵高與畫家好友高更、酒吧老闆娘、心理醫生、神父等等都有關於畫畫的討論。這些討論讓我們感受到他對這世界細緻的體會,他只有透過畫畫才能到達永恆之門。當然,Willem Dafoe在《梵》的演繹也讓這句子活現出來。他活演了梵高生前悲愴的一面,同時在畫畫得到了重生的力量。Willem Dafoe將這些心理變化拿捏得很準成,得到威尼斯影展最佳男主角實至名歸。

《梵》是一部需要感受的電影,不用太計算分析。記得數年前,我站在收藏於荷蘭梵高博物館內《麥田群鴉》(Wheatfield with Crows) 的前面(藝術界認定那是梵高死前的最後一幅畫作),只是盯著幾秒鐘,就會有一股突如其來的激動,發現自己手執拳頭,完完全全感受到這位畫家在生命中的掙扎。我在那刻真的堅信,他對世界有無盡的觸感。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