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乃文《離心力》:歌曲「離心」也離地

2016/11/24 — 13:22

楊乃文《離心力》

楊乃文《離心力》

有位做翻譯的朋友曾告訴我,某些看似複雜的專業名詞其實並不難譯,但某些看似很簡單的單詞,由於它們有多個意思,會更考驗到翻譯者的能力。我想在音樂方面來說,一首聽似演繹難度不高的歌曲,也未必就這麼容易地被詮釋得到位,它往往對歌手的情感控制會有更高的要求,更體現到歌者的「修行」或「內功」,是否爐火純青。楊乃文的《離心力》,就是如此之作品,它安靜、溫柔,沒有大幅波動,但楊乃文把握得很好,並將那股深層幽微的傷感,或如處在星空中的孤獨與絕望,被唱了出來。

性格爽直的楊乃文,也有婉轉、細膩的一面,《推開世界的門》之收尾,我想不到會以清唱的方式處理,令人更能回味其中,印象深刻。楊乃文本身俱「厚底」的聲線,可她於此專輯內嘗試了比以前更輕更柔的表達手法,凸顯了其歌聲既可以是「打破」型的,也可以是「無法超脫宿命」型的;她於《推開世界的門》中,善用了輕重之對比,增加了歌曲的層次,其演繹的部分,總是歌的亮點之所在。

不斷「起起落落」的專輯《離心力》,跟現在的很多唱片一樣,也是強調了編曲/音樂的豐富性,大格局的《佔有慾》,集結了管弦樂和打擊樂隊,展現出楊乃文霸氣、「女王」的形象,是首華麗又穩重的作品;而這裡必須要讚揚它與下一曲的順暢銜接,恍如洪荒後的平靜,留下了更廣袤的想象,亦突出了此首《離心力》,將浩瀚與孤寂相結合的美感。歌曲形態有時會相差很大的這專輯,好比一盤大雜燴,可沒有出現味道過份相衝突的大問題,主廚之一的楊乃文算是調理得當、揮灑自如,能夠「熟手」地駕馭「華研風」的pop rock(《如一》),也能靈活地暢游(唱遊)於魔幻神秘、像歌劇音樂般的《艷遇》,以及她之前未試過的EDM《粉筆做的手》之中。

廣告

而再次有新班底加盟的《離心力》,確實為楊乃文的音樂帶來新光景。火星電台創作的《渴寞》,虛懸於現實之外的時空,被植入了World Music般的風格;《轉身》脫序的敲擊、自然散亂的美學追求,顯現出這首音樂意識上的大膽。從《Silence》開始就已經跟中國樂隊合作的楊乃文,今回又放手地讓火星電台製作了半張專輯的五首歌,他們所寫的《推開世界的門》,有種與台灣市場上的流行曲不一樣之氣味,你可以聽出它的Verse旋律與宋冬野的《董小姐》相承一脈的調子(「你是站在門外怕遲到的人」那句),或是Chorus中亦有蘇運瑩「洗腦」歌般的記憶點。適應能力強大的楊乃文,已盡量地去克服在火星電台作品裡頭的水土不服,不過我們不得不承認,她的舊情人或老搭檔,更能深化到她自己冷艷與溫暖並存的氣質,像楊乃文要嘗試EDM的風格,若換成是深受古典音樂熏陶的李雨寰去創作,可能會令這電子舞曲,不止於停留在表面流暢的層次。

廣告

偶有水準不俗之詞作出現的此專輯(如葛大為所寫的同名歌),裏面多半作品卻充斥著虛無或空洞的文字,難以跟聽眾的內心相掛鉤。看看《如一》、《渴寞》這兩首歌名頗為似陳粒風格的歌詞,前者仍是一場藍小邪愛搞的字詞遊戲,後者連想賣弄一下也弄不起來。火星電台的黃少峰應該多多向周耀輝學習,起碼人家在《濕了,就不怕會下雨》中,能玩得更高階亦玩得更有心思,不像為了要打出特立獨行之態度的《轉身》,或什麼「粉筆做的手」,令人覺得它們造作都造得較low或太過刻意;而黃少峰即使想感性起來地寫的《推開世界的門》,其歌詞也出現了「捧著一顆不懂計較的認真」這樣為了要押韻卻不合文法的句子,他有時矯情的文字(「左眼的悲傷,右眼的倔強」),確是使到自己所創作的音樂,留下了較能引人注意的污點。

楊乃文的這張有關「離心力」之新作,其內很多歌一如不同的星體,各自運轉;它們內容上的散亂、或跟主題的偏離,是真正的「離心」。新專輯《離心力》更在意展現楊乃文的多面性,但總體上被忽略了歌曲之間的牽引作用(這方面做得較好的例子可以參考由林暐哲製作的《One》),而幕後的火星電台或藍小邪等創作者,也仿佛與楊乃文「磁場不合」,他們相互地靠近,卻被某引力牽制,如葛大為所寫的,「離心是宿命」,勉強地合作,真的是難有很多火花會產生。

首選:離心力
評分:7.3/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