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千嬅《如果大家都擁有海》- 沒有更好,只有最好

2015/12/20 — 17:24

既從村上春樹的書名開始,亦以 Beach Boys 滑浪歌聲為引旨; 作結有宮崎駿的動畫名字,同是堀辰雄的詩意文字。封套上的藍天、白雲、青草、碧海,是《如果大家都擁有海》的無憂世界,是人生所有理想美夢都實現的境界,《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圓滿了幸福愛情,《高我》滿足了社會成就,《房間號碼》合襯了床畔戲寶,《剛剛好》《最好的債》《好不容易遇見愛》填補了往日創傷與遺憾,拾回當初的友誼。出道二十周年,既結婚又生子,當歌后又當影后,一切來得剛剛好,才成就今日的最好。

楊千嬅的專輯總是有流暢的故事性,離地上過無人太空,越過星光築起天橋,跳過一場來生之舞,再趁風起乘坐紅葉戰機。小我浮沉大氣後,就到高我登場,《Unlimited》生有限活無限的命題在此有了呼應。在聽全碟的過程之中,天橋、深海、跳舞、情債的意念一直貫穿,如《來生舞》的「橋一過便了」、《剛剛好》的「各有各要跳的舞」、《沒關係不是愛情》的「有發生過 都算是情債」、《高我》的「一身裝載像深海」與《好不容易遇見愛》的「曾踏破過深海」互相呼應。

早已預告《如果大家都擁有海》有回顧過去的意圖,難得的是灑脫不沉溺的態度。曲風上有昔日楊千嬅金曲的線索,都能在專輯中找到,但《如果大家都擁有海》最精彩的當然是歌詞的延續性。黃偉文在《最好的債》填補了野孩子遇上最佳損友的結局,《沒關係不是愛情》延續《她成功了他沒有》密集不重複歌詞的創作概念,卻不再是愛情悲劇,而是親情友誼的感恩。同樣地《姊妹》的哭訴祈求,過渡到《好不容易遇見愛》的千帆已過。還是新手寫楊千嬅的陳詠謙交出了《房間號碼》,沒有太多情意結牽絆,只延續《呼吸需要》的曖昧情節,一呼一吸然後繼續繼續進入進入,營造挑逗的瑕想,相同的作曲班底亦是印證。

廣告

人如果可以不停相愛 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

打從《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面世,一早就覺得這會是大碟的開場,帶領聽眾離開煩擾紛亂的現實世界,闖進楊千嬅的音樂盒內,放輕身心全情投入,來一趟溫柔甜蜜的太空漫遊。「漫步宇宙沒有更直接的方法,會快捷過沉睡去來夢見」,這首歌正是引領都市人入夢,血壓與重量都失蹤。楊千嬅的聲音從來沒有這樣從容舒服過,她的聲音狀態與歌詞意境的配合,幸福滿瀉。

廣告

九年前的今天,《Unlimited》還在偽裝看開,強顏歡笑,擔心世上缺乏人才去愛,如今已愛到離地,同樣是 Eric Kwok 與林夕的輕鬆曲風,到今日真正實現了當日的如果,人真的可以不停相愛。曾經希望不再理將來,如今真的不需要上進; 熔掉我的問題,能令我去放低,解答原來就是神遊太空; 「與我並肩細望白雲」的傾城之愛,已跨出星際神遊太空,眼內只有愛人沒有路人目光了。

只是不分輕重,難理紅黑,旁若無人,註定與她的聽眾距離更遠,聽不到社會的心聲了。敬禮事件正好看到今日的楊千嬅,確實與太空接了軌。《愛在旁若無人的太空》其實也可看成世界太醜惡,要抗爭的太多,也太累,偶爾都要找個避風港休息回氣。我們所愛的楊千嬅,始終也是林夕的一塊肉,這貼身貼心的歌曲寫照不是批判,而是避世的一面,亦因此有《風起了》在全碟最後作平衡對應,沉睡一場過還要懂得醒,認定冒險的必要。

《風起了》的命名實在太有意思了,既與《Unlimited》的最後一曲《郎來了》湊成一對,它又同時代表起首與謝幕; 歌曲本意是喚醒,然而這卻是動畫大師的封筆之作; 也會是楊千嬅的告別式嗎? 還有一層電影的聯想,楊千嬅所主演的《哪一天我們會飛》導演黃修平本就是宮崎駿的粉絲,這首歌經營的畫面又跟電影的最後一幕完美配合,看著滿天一雙雙紙鷂,想著差一點我們也會飛。

享受過世界,告別完故情,重修了舊好,就重新出發再歷險。如果大家都擁有海,下一句就叫大家去衝浪; 風起了之後,同樣叫我們要勇敢活下去。專輯並沒有停在盪氣迴腸如大團圓結局的《好不容易遇見愛》,更不是結束於死氣沉沉的《來生舞》,而是精神抖擻的《風起了》,就像冬天之後會回春,終結一切之後就有新開始。

好不好給天數數 數著何時望到彼此也蒼老

若然《最好的債》像新藝寶時期的作品,《房間號碼》是新華星/寰亞的結晶,《高我》是金牌時女人獨立自強的宣言系列,那最懷舊最美好的華星,自就是林夕全碟填得最有心意的一份歌詞,陳奕迅作曲給楊千嬅《剛剛好》。

上一次陳奕迅出現在大碟內,並不是合唱的《其實我記得》,而是獻唱和音的《數你》,從前不太明白為何楊千嬅每次演唱會都要選這首歌,或《數你》的特別意義在哪裡? 《剛剛好》回答了這個疑問,原來楊千嬅還有將這份從無言明的感情記在心中。不論從哪個角度看,《剛剛好》都與《數你》緊密相連,其他的延續曲目都是故事的內容,但《剛剛好》與《數你》連副歌的韻腳都相通,同以「數」這個字與音為命題。「抱緊幾秒鐘擁抱」變為「各有各也會擁抱」; 「再跳幾世紀的舞」轉成「各有各要跳的舞」; 連迷上你的「一秒煎熬、一寸傾慕」,答案是「只得一點不算數」。不禁懷疑《剛剛好》的和音,會否也是陳奕迅的獻聲?

《數你》的親密關係與肉緊程度,來到《剛剛好》看似淡了輕了,但更細水長流,更天荒地老。不用得到與佔有的感情,不用經常相見與傾談,卻彼此欣賞與愛惜,互相祝福與掛念,各有各最好的生活,也就足夠了。陳奕迅與楊千嬅,在樂迷心中本就是天生一對仿似童話可愛,他們再次走在一起的《剛剛好》就是訴說他們現在的狀況,一切其實剛剛好,沒有遺憾。楊千嬅亦回歸最初出道時的演繹,當然沒有了青澀,而是看破的成熟。

畢竟大家早已成家立室,當事人亦從不需要承認,MV 並不明確呈現這份曖昧的關係,因此沒有故事性,最後的相逢畫面如只有陳奕迅與楊千嬅,然後停在那一剎,或會更有聯想,但有林夕在,就是更溫馨更舒服的一場聚舊。細節上微妙地反映了那種「友誼以上,戀人未滿」剛剛好的感覺。水杯不用裝到滿瀉,因「美滿滿了惹苦惱」; 一排燈泡的火光,是「不溫不火的牽掛」。

《剛剛好》在「只得一點不算數」時看似已到歌曲最後,卻突然又回到副歌,就像否認情感基礎後才醒覺,還有一點點的在乎,到承認「永遠有永遠枯燥」,寧願得不到,心目中的地位反而更高,以「各有各忙最初想要過的一生 已望到」作結。編曲的暫緩與《最好的債》臨尾轉拍的處理巧成一對,兩首歌都是唱出沒有宣之於口的故事與情懷。

《如果大家都擁有海》有太空,也要有風起; 有天橋,舞渡過來生; 由小我高我,進化到無我; 還有兩個最幸福最好的心境,《最好的債》與《剛剛好》。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