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楚原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2018/4/22 — 11:24

楚原,是香港片廠制度之下開工到停產那日的導演。

開工,就是上班。回到棚裏,就是同事,不因為他是導演就高高在上。

有數十年的圖片為證,楚原不像希治閣般重視形象,黑西裝白襯衫黑領带喊開麥拉,他永遠牛記笠記,穿一對不搭上半身的鞋,全副裝扮與小工無異,只是他身邊總有原稿紙與筆。這不止是造型,更是「德性」,連他自己也說,忽然被卲老板召到晚宴上與一干商賈大亨行見面禮,他也是「著到寒鶴咁」。

廣告

是不修邊幅成性,也是慣了兩䄂清風。

跑卲氏影城的娛記們,連他開什麼車都揶揄 - 這個到底是四大賣座導演之一呀。

廣告

諷剌的是,當他演出別人指派給他的角色時,不是士紳名流,就是大佬首領。

但戲演完了,馬上回復無大無細上下打成一片。娛記說楚原出名順得人,沒脾氣,別人要他演員的期他讓,要他訂了的廠期他讓,直至有一天傳來他的咆哮:為什麼都只欺肩我一個?是我特別好欺負?

沒有架子,不代表沒有尊嚴,這一點,上級可能不在意,同階層不會不看在眼裏,甚至,放了在心上。那是粵語影人受聘國語片厰的年代,優越感誰比誰多心照不宣。

也許。

同舟共濟,都是手足。同桌吃飯,都是兄弟。這情誼如同楚原一身的輕裝,隨傳可以隨到。Youtube上2015年開始廣傳章國明導演拍攝和上載的「一年一度楚原宴」,大排筵席,出席的都是曾經共事的老好伙伴。看上去如街坊打牙祭,但与鏡頭招呼的前卲氏員工均一致强調有此聚首機緣難能可貴。機緣者,當年都是楚原旗下的大將小兵,至今母忘幾番陣戰,更加感恩濟濟一堂。八旬的統帥,穩坐大合照中央。

這些流傳四海的笑聲与温情,讓我想到獲頒終身成就奬時,站在台上那個自嘲撈得掂時要風得風,撈唔掂時老板娘唔駛俾面的「大導演」 - 他是不是求仁得仁?

没有名車没有豪宅没有華衣連「群臣大宴」也是與平民同楽 - 他,就是平民百姓。在電影圈浮沉半生人,繁華看盡,也看透?所以,沒有鴻圖霸業的野心?連演電視也是演到自覺沒有什麼好再演便隱退?

坊間總是流傳楚原䐉退化,我懷疑這是某種對一位生命力強大的創作人的不安全感投射:那麼有才的人,會甘心蟄伏?除非,除非腦退化。

但君不見與舊同袍「飲飮食食」時的前大導演,何等以有過共事的緣份為榮譽。「呢班人,唔為錢,唔為利,只係為咗一份友誼,每年十一月一號,大家嚟呢度,大家見大家一面,冇邊個係老細,冇邊個係朋友,大家都係老細,大家都係朋友,大家都係兄弟,係咁啦!」

是非成敗轉頭空,楚原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