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概觀民主黨.非正式外傳】倒數機與民主黨的比較閱讀

2016/6/1 — 18:25

設計圖片

設計圖片

《立場新聞》正刊專題【概觀民主黨】之際,發生【倒數機】事件。事件始末不在此贅,可按此得知。評論亦已有許多。讀著,有感民主黨與倒數機的討論共通點甚多。初以為是巧合,後深思,方覺是因兩者背後,其實均是系統內抗爭的策略問題。

(一)系統

廣告

一如作家不同於文壇,政客未必涉足政界。為清晰討論,話說在前,本文討論「藝術界」而非「藝術家」。

總的而言,藝術界生態結構類似於中共極權體制。

廣告

中共極權體制愛自稱民主。貼滿北京街頭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就有顯眼的「民主」二字。當然人人都知道 they' re just kidding.

藝術業界也一樣。儘管它常信誓旦旦稱尊重藝術家,藝術家有表達自由,but they are kidding too。

為何有此一言?讓我們以【倒數機】事件為例,簡單理解藝術業界的「系統」架構。事件中主要有四個持份者:「官=藝發局」、「商=ICC」、「策=策展人」及「藝=藝術家」。展覽由「官」主辦,邀請「商」作場地贊助,委任「策」負責策劃,「策」再找來「藝」進行創作。

你可以在這個架構中,清晰看見「系統」自上而下的權力關係。事實上,不只今次展覽,世界上大多數展覽都是這樣運作的,這就是藝術界。

在這個「系統」中,我們該如何理解「政治審查」與「創作自由」呢?這問題或許不好回答,但如果把它切換為「在政治體制中該如何理解『政治中立』和『言論自由』」,那答案就會變明顯。

比如說,自從梁振英上台後,公職愈來愈少由泛民擔任,本土派更是諗都唔使諗。你問他,他一定會話是能力問題,與政治無關,一如把李國章送入港大。你信嗎?

不信。但你沒有證據證明佢呃人。

藝術「系統」也是同樣。有人說「官」「商」今次展覽無政治審查,因為他們從未直接因為【倒數機】的政治意圖而叫停。

這就等於在說,梁振英無政治審查,因為他無講明反對他的人都不得好死。

「官」「商」沒你那樣傻,他們從不明文規定甚麼。但你知道艾未未不可能獲藝發局委任策展,汶川地震死難者的名字也不可能出現在 ICC 外牆上。正如你知道,特首是選舉產生的,但何俊仁選一百次都不會選得到。

這就是「系統」的威力。

有些討論還在鑽研 ICC 有無講明作品不可以涉及政治,真係超低能勁搞笑。

 

(二)制度

回想佔中,曾有人說犯法一定是錯的,所以唔應該佔領街道。講普選,又有人話《基本法》講明要循序漸進,所以袋住先係可以接受。當然那些人也會同樣認為,曾健超抵死,因為他一 hit 襲擊了一個警長十個警察。

因為他們相信,一切符合「制度」的事情都是對的。

政治討論太多,如今我們很容易便懂得反駁:「制度的成立到底在保障誰?」

因此你可以明白,那些說「因為藝術家唔守規矩所以是藝術家錯」的論調,overlook 了甚麼。

就算真有一份白紙黑字的協議,你覺得這協議是誰訂的呢?就當協議真有一項寫明,作品不得涉及政治,那這條條款,到底是在保障誰呢?

實際上藝術界「系統」甚至比政治體制更差。因為後者衰衰哋都有個立法會。你有無聽過藝術家可以寫份協議,叫藝發局簽名?

有種說法是:超,唔滿意咪唔好簽。簽得就要遵守。

那你既然手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是否就應該做個順民,對香港制度貼貼服服呢?

 

(三)民主

民主黨追求的是民主(無論是香港還是中共的)。

民主黨人對現時政治體制感不公義。他們不滿港人為何不能命運自主。他們要求特首要有民意授權。

民主可貴,人人都識講。

藝術界「系統」的「民主」呢?當「官」「商」可以運用他們的金錢、與及動用公帑的政治權力,操縱「系統」,而「藝」只能按(人家訂的)合約辦事,聽聽話話,大家又似乎覺得 OK 了,甚至會有「人哋都講到明唔得,你仲搞事,咁就係你唔啱」的論調。

無論在藝術界內外,很少人願意追求「系統」的民主,很少人會問,藝術家是不是能「命運自主」。

為甚麼?因為錢。因為他們覺得,你收得人錢,就要滿足人哋要求。

 

(四)金錢

不只是藝術,一切涉及錢的事情都是這樣:由於市場有它自身的邏輯,因此一談到錢,很多不合理的事情都會變得 OK 起來。中共本身就是經典事例:人權是沒有的了,但是經濟有發展起來,OK 啦。

老闆係剝削你,但是他也有給你人工呀,OK 啦。民建聯係賣港,但是它有派蛇齋餅粽呀,你民主黨有嗎?投民建聯一票,OK 啦。

然而金錢是甚麼?它與政治是一枚硬幣的兩面。有財有勢。有財自然有勢,有勢自然有財。「你收得人錢就要滿足人哋要求」這句話,其實同「人哋有權你就應該聽聽話話」,沒有很大差別。

但人家有權,你就要聽他的話嗎?在政治領域,我們都知道這是民建聯邏輯。

順帶一提,藝發局的錢,其實是你和我的血汗錢來的。

 

(五)溝通

但藝術界「系統」的人,就算在【倒數機】事件中大罵藝術家,他們都並非不明白上述四點。這不是理論核彈,而是人所共知的事,不用廣傳。

只是,知道了又如何?

正如你一早知道,香港無咁容易有民主。你知道現行政治制度是不公平的,你知道中共是隻手遮天的,so?無計啦,一步一步來,民主黨說。2010 年,他們走入中聯辦溝通,最少都爭到個超區返來。民主仍遙,但最少向前行了一步。

不要企硬,要溝通。做得幾多得幾多。

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

在藝術界「系統」裡面,藝術就是政治的妥協。

「灰色地帶」。這是藝術界「系統」稱呼「妥協」的名字。你想要創作自由,其實也不是 absolutely can’t,做得曖昧些,婉轉些,在灰色地帶游走,大家有偈傾。

策展人,就是活在這灰色地帶的中介。

因此有人說【倒數機】的藝術家不智。不智在他們跳過策展人,破壞了「灰色地帶」。人們說,經此一役,ICC 以後唔肯拎外牆畀人玩,藝發局也會開出更嚴苛的條約。

社會撕裂,大家都輸。你搞港獨,阿爺嬲豬。

說到這裡,又一次證明藝術界「系統」真的比政治體制更悲哀。儘管是假,中共好歹都承諾過會有普選。為爭取他們守諾,妥協一下也就罷了。藝術界「系統」又何時承諾過藝術家,終有一日他們可以得到真.創作自由?沒有。

既然如此,妥協的意義何在?

沒有很多意義。但若你願不妥協,藝術界「系統」就沒有你的位置。你可以做藝術家,但不可以走入藝術界「系統」。通常這意味著你不可以借藝術,「開飯」。

 

(六)開飯

全職藝術家收入來源主要有二:一)有權者;二)有財者。達文西無法倖免,《蒙娜麗莎》是富人委約的;米高安哲奴也無法倖免,《創世紀》是給教堂畫的。

因此得罪權貴,是藝術界「系統」禁忌。由鮑藹倫和 Caroline Ha Thuc 發出的聲明,可堪玩味:

「兩位藝術家的行為已違反當初與策展人及局方之間的協議,並危及業界於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的可能性。」

其實,公共空間展示藝術的可能性,是不會被危及的。你看每年六四七一,各種各樣的作品展出,不須要誰的批准。若把【倒數機】製成一塊 LCD Screen,拿在手上佇立中環街頭,只要唔阻街也不會有人阻你。

那麼,這聲明到底想說甚麼呢?【倒數機】真正危及的,不是在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的可能,而是「有人委約」你在公共空間展示藝術品的可能。

藝術家本身做甚麼都可以,但在藝術界的「系統」不是。很多人連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真正責怪的,其實是【倒數機】嚇跑了米飯班主,砸了大家飯碗。

 

(七)統戰

統戰者,與共黨溝通、合作,日益緊密,以至自身目的日漸模糊,終於,反過來變成了體制一部份,而自己還懵然不覺。

本來灰色地帶只是策略,掙取一口飯吃是為創作可以走得更遠。漸漸地,吃飯變成了目的本身,保護灰色地帶來得比甚麼都重要。當有人破壞了灰色地帶損害了吃飯機會,立即以制度名義,批評他,割蓆。盡可能表現得與己無關。他不守規矩是他的事,我仍然是乖乖的,聽話的。

是為藝術界「系統」的統戰。

 

(八)初衷

「毋忘初衷」。

雨傘後,大家都這樣說。

「官」「商」統戰了藝術界「系統」。那個,因為保護灰色地帶和混一口飯吃而忘記的「初衷」,又是甚麼呢?

做自己想做的事。表達自己想表達的意見。改變社會。關懷弱勢。爭取藝術界「系統」的民主,爭取創作自由。

其實做藝術家,不必走入藝術界「系統」。但只有藝術界「系統」才能賦予你藝術家的名份啊,因為,名份這東西是體制的玩意。

我想起香港,特別是港英時代的「行政吸納政治」,還有,民主派議員「中議會毒」......

【概觀民主黨】未寫到這裡,敬請期待)

 

(九)行禮如儀

在忘記了初衷的藝術界「系統」,藝術變成甚麼。

「官」「商」壓在頭上,「系統」在背景運作,藝術挑戰的一切都不可以超過它們,再激都不可以令它們反感。在「系統」裡面,藝術界的新聞稿喜歡用「挑戰」二字,但他們只能挑戰可以被挑戰的事,比如挑戰資本主義,挑戰父權社會;他們也喜歡用「揭示」,但他們只能揭示大家都知道的東西,比如揭示社會醜惡,揭示人類的貪念。

Sometimes we call this international art english. Sometimes we simply call this bullshit. 因為真正值得被挑戰和揭示的,都已被「系統」排除。

為什麼支聯會一直在做的,是放風箏、搞晚會、辦紀念館等與「反共」無直接關係的事?而明明支聯會成立時的目標是「支援中國人民推翻當權者」?

「華叔很清楚應該怎樣反共,就是『無得反』。」盧子健如此認為。「但求維持一點民氣而已。」

【概觀民主黨.想中國 3】反共是一場誤會

 

(十)概觀

如果說,民主黨自 1997 以來 20 年的民主回歸路已被證明失敗;那麼,藝術界「系統」那所謂向權貴抗爭,簡直就是吹漲。相信沒有一位藝術界「系統」人士,會瘋到跟我 argue 說自己的抗爭會有成功一天,權貴終有一日不會佔據藝術話語權。民主是不會戰勝歸來的,無論在政制上還是藝術界「系統」上都是。

搵食遮,犯法呀,做咩遮,算數啦。It' s just a game,認真你就輸了。

可能啦。建制派都成日話反共的人唔現實,唔成熟。有錢齊齊搵,何必搞抗爭。

這十點基本上回應了【倒數機】事件的主流言論。

除了一點我沒怎麼提的:有人話,藝術就是藝術,點解一定要政治化;又或者,點解唔可以獨立睇件作品,要拉入香港 context 去討論。

我沒提,是因為這種論調的水平連民主黨都去唔到。古往今來,哪有一件作品不應放在時代 context 去睇?可能佢會覺得睇原始人山洞壁畫唔應該睇諗以前的人點打獵,而應該話「呢種充滿象徵主義的野獸派畫風揭示了人類凶殘本質」。They love international art english.

其實「用政治觀點睇藝術就係錯」的邏輯,和建制派話藝術不應政治化是一樣的。陳鑑林話:「凡是不雅、淫褻,甚至有政治成份、侮辱成份的藝術品,都不屬於藝術品。」你同佢係 friend,你哋慢慢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