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樂壇血路 — 趙增熹、周博賢、許廷鏗對談

2017/12/30 — 12:51

嘉賓(左起)趙增熹、周博賢、許廷鏗

嘉賓(左起)趙增熹、周博賢、許廷鏗

【文:錢穎嘉;圖:香港電台】

前言:今年是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第四十週年,我們藉此契機製作《金曲40.大講堂》,邀請多位重量級音樂人親臨各大學校園,一方面回味他們的音樂歷程,另一方面展望流行樂壇將來。在與同學的互動中,將前人的寶貴經驗傳承下去。

近年常聽到香港樂壇已踏上末路之說。儘管如此,仍有許多音樂人留守本地樂壇,希望能夠把廣東歌傳承下去。這一晚的講題為「樂壇血路」,請來三位音樂人,包括著名音樂監製趙增熹老師、有「樂壇長毛」之稱的作詞人周博賢,以及身兼牙醫和歌手身份於一身的許廷鏗,在香港大學王賡武講堂上與三百多位港大同學互動分享,細訴各人由最初跌跌踫踫到終於闖出名堂的音樂之路,又展望香港樂壇未來應該走的路。以下是當中部份精彩節錄。

主持:黃天頤 (香港電台節目主持人)
趙:趙增熹
周:周博賢
許:許廷鏗

廣告

樂壇之路 愈陷愈深

主:先請三位嘉賓自白一下,在你們心目中,樂壇是一條怎樣的路?

廣告

趙:我入行頗順利。當時很希望做音樂,便陪朋友參加歌唱比賽,豈料從此便墮進樂壇。對我來說,只要你夠膽量,機會始終會跌在你面前,就能加入樂壇。

周:樂壇對我來說真的是一條「血路」,要行這條路,自己本身要夠「血」,尤其初入行的頭段路,應該會失血,而且這條路不斷轉變,它並非一條直路。科技日新月異,世界潮流不斷改變,要走這段路,應變能力也要很好,是一條「蠱惑的路」。

周博賢稱,科技日新月異,世界潮流不斷改變,要走這段路,應變能力也要很好,是一條「蠱惑的路」。

周博賢稱,科技日新月異,世界潮流不斷改變,要走這段路,應變能力也要很好,是一條「蠱惑的路」。

許:那時候我與港大的牙科同學一起參加歌唱比賽,但想不到第一次上電視,已一併過淘汰七十人,只剩下三十人。我在淘汰邊緣,很幸運,趙增熹老師放我一馬,所以我今天可以在這裏(眾笑)。對我來說這不算血路,頗順利的,但日子久了,慢慢發覺是個陷阱,愈做愈想繼續做下去,是一條要堅持才可以持之以恆的路。

觀:我也算是看著Alfred出道(眾笑),我想問Alfred入行以來,有沒有想過放棄的瞬間?

許:其實真的有過這種想法,並非因為純粹唱歌這段路有多難行,而是要兼顧很多周邊的事,例如一些花邊新聞,甚至我身邊的朋友,都會和我傳過誹聞。我剛剛完成一個簽唱會,歌迷說我平日穿得太多,想我「少布一點」,所以送了一條三角泳褲給我……

主:對啊!這張相上過報紙!

許:你看,人人都只記得三角泳褲,其實那是一個簽唱會。拍我拿著三角泳褲,有甚麼好看呢?

許廷鏗慨嘆簽唱會時因三角泳褲而上報

許廷鏗慨嘆簽唱會時因三角泳褲而上報

夢想現實 兩者並行

主:樂壇血路之中一定有負面的事。入行當然會希望別人喜歡你,但結果未必如你所願。有沒有遇過一些挫折,又有沒有要堅持的地方?

許:我很記得當日我其中一首參賽歌曲,是方大同的《夠不夠》,是R&B 曲風,我十分喜歡。當時我天真地認為應該要讓香港人知道香港樂壇也有不同的曲風,於是便選了這首歌,最後郤差點被淘汰。反而是趙增熹提醒我,毋須太抗拒「流行曲」或「K歌」,香港樂壇孕育到今時今日,我仍然這樣享受,就是因為這些經典作品。之後我開始聽很多廣東歌,然後發現自己喜歡唱的曲風,或是大家覺得許廷鏗適合的曲風,所以我不介意別人說我的歌「太pop」、「K歌」。如果懂得擁抱這件事,這也是我們香港樂壇最強的地方。

主:行內的DJ很多時候都會問許廷鏗一個問題:「你仍有做牙醫嗎?」因為我覺得做歌手已很不容易,再兼顧另一項專業會很辛苦。為何你要堅持同時做牙醫和歌手呢?

許:其實沒有人說追夢一定要追到底,我只是希望不要為自己設定太多框框,我也想不到可以兩者並行,但起碼讓自己有機會嘗試。可能你大學讀的科目與你日後的工作不一樣,但你有否想起小時候所寫的「我的志願」?有一天或許忽然想起,燃起那團火,我希望我做到這個榜樣,即使講夢想,也可以是實際的。

圈外圈內 各自精彩

主:加入香港樂壇有甚麼途徑?人脈關係是否關鍵?如果我只是素人,我有沒有機會?

周:樂壇不是封閉的圓圈,很多人都在圓圈以外努力,如果他們的成果得到迴響,便自然會成為這個圈的一部分。我有一位朋友叫JFung,他擅於剪輯新聞片段,再配合音樂,創造了別樹一格的作品。今時今日的環境和科技有利創作,如果你的作品有質素,自然會有人賞識。樂壇的圈子其實不大,實在需要更多圈外人的精彩作品去擴大這個圈。

主:無論新人或是想入行的人,有甚麼特質可以吸引你們?

趙:享受自己的表演,這十分重要,若他的享受帶動我也一同享受其中,那就更好,我會很留意這個人。

樂壇不死 總有明天

主:三位嘉賓,你覺得香港樂壇有沒有未來?這個未來精彩嗎?

趙:未來很難預測,我著重當下做的事,我們正面對一個很大的轉變,本來是賺錢的行業,我曾聽過佳話,從前曾有唱片公司的唱片銷量足夠派予員工十七個月的花紅,但現在只要唱片不虧損已要感恩了。如何存活?表演很重要,歌手要有表演能力才可支持自己。明天是怎樣我不知道,但歌手能夠在台上表演,我認為仍是十分重要的。

趙增熹指,曾聽過佳話,有唱片公司的唱片銷量足夠派予員工十七個月的花紅,但現在只要唱片不虧損已要感恩。

趙增熹指,曾聽過佳話,有唱片公司的唱片銷量足夠派予員工十七個月的花紅,但現在只要唱片不虧損已要感恩。

周:現況是艱難的,我近來曾與一位混音工程師聊天,他說他混音工作少了,樂壇做音樂的數量少了很多,所以Alfred能出唱片已算不錯。有很多從業員沒有工作,甚至要轉型,錄音室也很難經營,但香港是個很神奇的地方,即使經營環境困難,我仍看到近年獨立樂隊的數量不斷增長,愈來愈多音樂節,我會用「審慎樂觀」四字概括,香港樂壇不會死。

許:我離開以前的唱片公司,希望加盟一間實幹地做音樂的公司,以前要表達自己所想,的確實有限制。現在,像Adrian所說,要找人願意投資做音樂、出唱片是十分困難的,但我相信我現在所做的,是為將來鋪路,那怕只是少少的力量。今天在座的朋友可以每人多做一點,多走一步,這個改變終有一天可以成立。

--

《金曲40‧大講堂》一連四集,邀請多位台前幕後音樂人及資深廣播人,親臨本地大學校園(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香港城市大學,以及香港浸會大學),與青年學生互動交流,暢談他們的音樂理想與堅持,及對香港流行樂壇與中文歌曲發展的看法,藉此啓發莘莘學子。講者包括:張學友、楊千嬅、許廷鏗、黃家強、Dear Jane、趙增熹、周博賢和張文新等,為40年香港樂壇注腳。

電視版本播映時間:

本集於12月31日,星期日晚上10時,港台電視31及31A;2018年1月3日,星期三傍晚6時,無綫電視翡翠台。
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電台版本播映時間:

節目逢星期六下午2時在港台第二台(FM 94.8 - 96.9)播出
港台網站radio2.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