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樂手研究室:專訪唱作歌手黃靖 Jing Wong

2015/7/31 — 16:22

【文:奧利佛 Oliver】

香港獨立音樂圈一直以來都是以樂團為主,與國外相比,以個人為單位的唱作人(Singer-song writer)相對比較少,就算是主流音樂圈也不常見。然而,數量上雖然不多,但香港每個年代總有一些具代表性的優秀唱作人,從 90 年代末的 The Pancakes、2000 年初的 Ketchup,以及近代的岑寧兒、 Kevin 徐嘉浩、Jabin Law,「唱作人」的模式似乎越來越普及,在這股浪潮之中,這次樂手研究室的主角 Jing Wong 黃靖也是當中一份子。

在倫敦修讀舞台設計的黃靖,早於 2004 年便榮獲「通利琴行原音樂隊比賽」最佳原創歌曲和第二名,隨後更受到知名音樂人黃耀明賞識,納入旗下「人山人海」廠牌並發表首張專輯。黃靖與人山人海的合約屆滿後回歸獨立姿態,並於眾籌平台「音樂蜂」募資成功發表新作《How To Disappear》。素來慣以個人姿態自彈自唱演出的黃靖,從早期的木吉他民謠 Folk Rock,轉變到近期側重電吉他、搖滾味重的曲風,甚至嘗試以 Full band 樂團方式演出,不變的是其獨特的吉他演奏方式與唱腔、具文學思想的歌詞。這次我們來探討一下黃靖音樂路上的心路歷程,以及其對器材的選擇與心得。

廣告

Oliver:阿靖你甚麼時候開始彈吉他?有沒有「正規」學習過?除了吉他會不會玩其他樂器?

廣告

黃靖:我在 18 歲時開始自學吉他,一直玩了十多年,主要都是玩木吉他鈎指的技巧。我非常受 Bert Jansch、Nick Drake 和 Kings of Convenienc 影響,一直到三年前迷上了西班牙 Flamenco 吉他的右手指法,才找了一位老師上課;學了差不多一年就沒有學下去了。近三年愛上了 The White Stripes、Black Keys 和 The Kills 等樂團後,開始鑽研電吉他和效果器的使用。除了吉他外,我還會玩口琴、小號、Ukulele 和 Bass。

 

Oliver:有沒有試過組樂團(玩 band)?為甚麼選擇以個人姿態發展,而不組成一個樂團?甚麼時候決定成為一個職業音樂人?

黃靖:以前在倫敦讀書的時候,組過一組帶點實驗味的 Psychedelic Rock 樂團「Kaleida」,主要負責主唱和吹小號的部份。但是後來我回港發展,其他隊員並沒有回來,甚至放棄了音樂,所以很自然地便選擇自己一個人以木吉他自彈自唱的模式去表演。回港後最初兩三年都一直有做街頭表演,但只是當作興趣,沒想過可以真的以音樂為生。這幾年來邊做設計、邊做音樂,30 歲那天突然想到:「如果我不給自己一個機會全職做音樂,將會是一世的遺憾。」於是開始了全職做音樂的生涯。當然,當年獲得黃耀明的賞識,加入人山人海旗下也是十分重要的肯定,給了我信心和鼓勵。

 

Oliver:請介紹一下你使用的吉他、效果器、喜歡的音箱或者其他特別的器材。

黃靖:目前我主要使用三把木吉他:

巳故日本手工吉他大師 K. Yairi 的類似 Mini Jumbo 的吉他。它的低音厚,刷起和弦來十分有力,但因為體型較龐大,表演起來不是最靈活,現在賣了給我從前樂團的吉他手。有點後悔......

我現在用的是體型較小的 Martin 000-28,木面是聲音爽脆光亮的 Spruce,吉他側和背是印度玫瑰木,因此低音沉但高音有豐富的層次,是一把聲音平均分布且輕巧有力的吉他。

我還有另外一把 Martin 吉他,是全 Mahogony 的,較集中發出暖暖的中音。

電吉他方面,我一概使用空心有小提琴 F 洞的那一種:

Gretsch 的 Black Panther:有點懷舊 twang 又帶點髒的聲音。

Gibson 的 ES135 和 ES Les Paul:聲音較 Gretsch 結實,而 ES Les Paul 既有空心電吉他的空間感,卻有保留了其 Humbucker pickup 的力量,十分野蠻有力的聲音。

吉他效果器方面,我特別迷上了 Earthquaker 和 JHS 的Overdrive 和 Fuzz 等等。

音箱方面我喜歡用 Fender 的 Amp 和 Urban Outfitters,都能造出十分懷舊的聲音。

 

Oliver:我看過很多次你的演出,都是一人自彈自唱,吉他搭配很多效果器、looper、口琴等等,整體來說雖然一個人但絕無冷場(看到你嘴巴要唱、吹口琴、手彈吉他、腳踩 pedal,非常忙!)。你會不會想如何突破一個人演出的規範,讓表演更豐富?

黃靖:我的確經常嘗試以一人之力,做出儘量貼近樂團能做出來的氣氛,而經驗告訴我,當我忙於踩眾多的效果器和吹口琴的時候,很容易會忽略表演時最重要的事:「與觀眾的溝通」。因此近來都會跟鼓手和貝斯手一起演出。

Oliver:你的創作都以英語為主,為甚麼有這個想法?將來會否嘗試中文創作?

黃靖:其實我自小唸英國文學,習慣看英文書籍,很自然地就是用英文創作。但下一張專輯已經決定會寫中文歌。

 

Oliver:平常會作甚麼吉他練習?如何提升自己的彈奏技術?歌曲創作上,如何尋找靈感?

黃靖:其實我已很久沒有有系統地練習彈吉他,但我會嘗試讓自己每次拿起吉他時,盡量不要重複自己平時擅長的東西。譬如會逼自己找出一個和弦,用幾個把位不斷交替練習。其實很多時候都是在寫歌的途中,想到一些和弦或一些音調,於是才在吉他上找方法把它實踐出來。

Oliver:有沒有哪些你特別欣賞的藝人或樂團?在你心中有沒有哪位吉他英雄影響你的彈奏風格?

黃靖:早期我特別受 60 年代英國民謠唱作人 Bert Jansch 的木吉他彈奏技巧影響,後來又有 Nick Drake 和 Kings of Convenience,他們都是木吉他鈎線高手;近兩年則多受 Jack White 的藍調搖滾狂野電吉他的風格影響。但整體音樂創作上,我最喜歡的是 Radiohead 主唱 Thom Yorke;歌詞則最喜歡 Leonard Cohen 和 Bob Dylan。

 

Oliver:你剛出道便受到明哥的支持,簽入旗下,後來回歸獨立自己安排演出、籌備專輯。心態上有沒有甚麼轉變?

黃靖:從前在「人山人海」有最頂尖的音樂監製和錄音室,而且發行唱片完全不用擔心,是十分幸福的。現在完全以獨立的姿態發片,雖然要處理很多複雜的事情像 ISRC Code 或開公司等等,但節奏完全由自己掌握,創作未必完美但卻最原汁原味。自己是逼着長大了。

 

Oliver:最近「募資眾籌」成為獨立音樂圈最火熱的話題,而你透過募資的方式籌得資金製作專輯,對於「募資」這個全新的平台,你有什麼看法?

黃靖:我覺得在網上集資是近十年來唱片工業走下坡時,唯一為音樂人提供出路的方法。任何革命性的發明一開始都會有兩極的評價,這些平台其實都是中立的,他們只是作為聽眾和音樂人之間的橋樑、媒介。

 

Oliver:今後有什麼計劃?

黃靖:從來只唱英文歌的我,將會在本年內推出首張中文專輯,大部分的詞曲依然是由自己包辦。我其實是懂中文的(笑)。

 

黃靖 StreetVoice: http://tw.streetvoice.com/JingWong/songs/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