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樂手研究室:專訪閃靈樂團鼓手 ── 丹尼

2015/10/15 — 12:36

曾榮獲第二屆金音獎最佳樂手獎(亦入圍第四屆之最佳樂手)的閃靈樂團鼓手汪子驤(Dani/丹尼),同時也是日本 TAMA 鼓組全球區代言人、Zildjian 銅鈸代言人。曾受邀參與世界最大的金屬音樂祭 Wacken Open Air、美國 Ozzfest、日本 Loud Park 等大型金屬音樂祭,以及英國 Download Festival 、日本 FUJI ROCK 和 SUMMER SONIC 音樂祭,並獲選英國金屬雜誌 Terrorizer 2009 年讀者票選最佳鼓手第八名、最佳樂團(閃靈)第二名。今天就讓我們來與丹尼聊聊,關於閃靈、關於打鼓的二三事,並請他介紹自己所使用的器材有哪些。

 

克里斯:打鼓在你的人生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或是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廣告

丹尼:打鼓對我來說是一件喜歡且常在做的事。因為覺得打鼓好好玩,就常常打鼓。好玩的事做久了以後它就變成一種習慣,也逐漸變成一種抒發管道,經過實驗證明,好幾次心情很差的時候只要打鼓就會讓我好過很多。但是具有這同樣功能的事情也不是只有打鼓,像看電影、運動、看書、喝咖啡、打電動之類的都對我有同樣療效。所以如果問我打鼓在人生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想這就跟問我正在破的電動、或上禮拜看的電影在我人生中扮演什麼角色一樣難回答。

克里斯:練鼓或表演的哪些過程最讓你享受或回味?

廣告

丹尼:以練鼓來說,最享受的部分就是將一項完全不熟練的技巧,練到完全可以應用的程度,這種從無到有、累積起來的成就感,是我覺得最享受的部分!以表演來說,由於我們之前會有連續 20~40 場以上的巡迴,在這種狀態下,無論自己想不想,你都已經和你的團員建立起非比尋常的默契,在這樣的條件下表演每一場都算蠻享受的,因為你已經沒有例外、一律非常緊密地和其他團員結合在一起了。

克里斯:請分享您所使用的器材,以及選擇的考量點。

丹尼:關於器材,我的選擇是除了音色以外,方便性和耐用性也是重點(因為東西壞了的話音色也別提了);其次,如果已經累積很多舞台經驗,就會漸漸覺得器材應該依據舞台狀況而有不同配置,專業表演者應該要在尊重舞台工作人員、技師、表演流程的前提之下選擇器材才是對的。近年來我的 setting 已經從 6-piece 換成 4 -piece(一顆 rack tom、兩或三片 crash),由於一般都認為,金屬鼓手通常會強調要很大一套鼓才有氣勢(我以前也這樣覺得),比較少像我現在這樣的 setting,但這幾年我覺得器材只是表達的媒介而已,能用極少的媒介表達豐富的內容,總比一堆媒介但什麼都沒表達到要好。

4 piece setting 的鼓組

4 piece setting 的鼓組

6 piece setting 的鼓組

6 piece setting 的鼓組

克里斯:身為目前台灣第一位發表 TAMA 簽名鼓棒的鼓手,這雙鼓棒當初是依照你個人喜好與習慣打造的嗎?

丹尼:我目前使用的鼓組是 TAMA 的「STARCLASSIC PERFORMER B/B」,Birch 加 Bubinga 的聲音非常硬實,很適合 Metal,而且 TAMA 出品的東西非常紮時耐操,品質都屬上乘。至於 TAMA 簽名鼓棒是依據我喜好打造的沒有錯,只不過有點後悔的是,上面有一個我的頭像,剛好是在壓框時會打到的位置,每次使用完看著自己的臉被打爛感覺實在是怪怪的......。規格上選用成本較高的橡木是因為耐用度較高,可以減少表演中途頻繁更換鼓棒的次數,長度及粗度選擇近似 5B,因為一直以來用 5B 最順手。

TAMA 簽名鼓棒

TAMA 簽名鼓棒

克里斯:閃靈去世界各國巡迴的經驗很豐富,身為鼓手有什麼不願回首的有趣經驗可以分享嗎?

丹尼:不願回首的經驗應該就是菲律賓和印尼的表演吧!因為實在是熱到不行。對於其他團員而言,我是不曉得這兩場表演是否會被他們列為不堪回首,但對鼓手來說,這兩場簡直是災難。以前不管是在瑞典或芬蘭這種高緯寒帶地區表演,每一場已經打得滿身是汗,下台後衣服全濕要馬上換,汗水可以擰出來成水流。到了印尼跟菲律賓後,赫然發現根本才在後台坐著休息就已經快中暑了,這對一個表演起來運動量快等於職業運動員的金屬鼓手來說,實在非常不妙。再加上舞台上散熱不那麼好或戶外剛好沒風,我覺得,不要說這是不願回首的表演,這根本就是在玩命。

菲律賓表演照片

菲律賓表演照片

克里斯:各國樂迷習性有哪些不同之處呢?

丹尼:我覺得各國樂迷的類型大約可分類為以下幾種~
「日本」站直直欣賞 + 害羞衝撞
「歐洲」喝醉 + 衝撞
「美國」喝醉x2 + 衝撞
「台灣」衝撞 + 罵馬英九
「東南亞」快中暑 + 衝撞

民謠專輯 MV 拍攝現場

民謠專輯 MV 拍攝現場

克里斯:閃靈前陣子推出了民謠專輯、又與 DJ Sonia 在大港合作表演電音版皇軍,以及在 FUJIROCK 與元千歲合作,接二連三推出不同曲風樣貌,是因為你們私底下也常常接觸這類型的音樂嗎? 除了金屬外你平常還都接觸哪類型的音樂呢?

丹尼:私底下完全沒聽民謠類型的音樂,可能因為個性比較屁孩,所以偏好比較激烈的東西。至於改編電音版皇軍,最高興的是我跟小黑,因為我們平常就很常聽電子音樂。這些以外,我平常聽比較多的大概都是人稱屁孩金屬的東西,因為老金屬已經聽到很膩了,想試試屁孩最近在聽什麼金屬,結果不小心也跟著喜歡了。另外也很常接觸 Hip Hop,我覺得饒舌的唱點對鼓手而言很具啟發性,聽起來格外有共鳴。電影配樂也喜歡,但比較偏好會加入電子音效(像 chappie)或者非常激昂的那類(像 mad max)。

暮沉武德殿 MV 拍攝現場

暮沉武德殿 MV 拍攝現場

克里斯:與其它閃靈團員平常都怎麼相處?

丹尼:閃靈多年來密集的巡迴演出,導致我們團員間的感情密度是一般團沒辦法比得上的,就算把大小零散的表演排除掉,也會出現幾個月是每天從早到晚、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都會看到彼此,親密程度就算說是接近家人和女朋友,我想也不會有團員反駁。與團員的互動因為有年齡上的差別,會有不同的方式,像 Freddy 跟 Doris 就比較像家中大哥大姊,比較嚴肅,我、小黑、小捲則是負責當屁孩的部分。相互扶持跟相互包容就是我們多年來的相處經驗,團員都很珍惜彼此,我想這對一個樂團來說實在是很難得。

克里斯:最後,希望您能請給年輕鼓手們一些建議。

丹尼:做任何事的時候都要想清楚出發點是什麼,想清楚後盡力去做,未能達成的事情就平常心面對。覺得打鼓好好玩就繼續打,如果已經覺得不好玩了就放棄吧!人生中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去體驗,搞不好你是個吉他奇才,結果一直卡在打鼓上也是浪費。練鼓的時候想一想為何而練,想清楚後抱著積極的心跟求進步的欲望,一點一滴累積實力,我覺得這樣生活就會感到充實而滿足。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