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樂手研究室】Hello Nico 李詠恩「相對封閉的環境下,我們更要主動交流。」

2016/8/24 — 10:39

【文:懶摸】

歡迎來到這一期的「樂手研究室」,本期很開心地邀請到近期正火的 Hello Nico 樂團的團長、吉他手兼合成器手-李詠恩,接受我們抽絲剝繭的深度訪談。身兼吉他、合成器手雙重身分的李詠恩在 Hello Nico 的音樂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幕後黑手,絕妙的編曲進行和精準的品味,也襯托出了主唱詹宇庭充滿靈性,時而奔放時而悠遠的招牌嗓音。這次一樣話不多說,讓我們跟著一道道的問題,切入從小就飽學鋼琴、吉他,一頭進行著編曲、錄音 Case,一頭賣力在台上投入演出的李詠恩,最私密且豐富的音樂世界吧。

在斯文的外型下,李詠恩有著一顆對音樂滿載熱情的火熱內心,話匣子打開後,仿如有說不完的心得和笑料

在斯文的外型下,李詠恩有著一顆對音樂滿載熱情的火熱內心,話匣子打開後,仿如有說不完的心得和笑料

廣告

音樂學習之路

李詠恩:最早是從小就有去鋼琴教室學琴,不過好像覺得彈鋼琴沒那麼有趣,升國一的暑假的就開始彈木吉他了,但也沒有覺得自己很帥,應該矬矬的吧。

廣告

吉他一開始我都是自學的,跟很多人一樣買《彈指之間》、《心情點播》回家自己照著練,超鏘的。後來國三才開始有找老師學;說來蠻有趣的,那時的吉他老師是建中熱音畢業的學長,記得他跟我說:「建中熱音社很屌。」害我很想去,所以就很努力唸書,順利考上建中後就參加了建中熱音社,又再跟江鎮宇(Frandé 樂團吉他手)老師學了一陣子,那個時候覺得他真的很帥。

Q:所以這段時間你都在彈吉他?

李詠恩:高中熱音社的時候其實也有彈 Keyboard,因為一些搖滾歌曲的表現需要有 Keyboard 的角色,我從小有在教會彈琴,所以一些流行、搖滾的歌曲,轉換算比較其他人快一些,演出的時候就會擔綱 Keyboard 的角色。

大學(政治大學)的時候沒有參加社團,不過因為組了一團(Electric MessAge 電子混亂世代)我是擔任 Keyboard 手, 那時 Keyboard 就彈得比吉他還多,也同時有找老師在學。但有一天忽然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很跳 tone 地跑去「酷派」找老師學爵士吉他,而且那時候也沒有組彈吉他的樂團,就默默學了兩年左右。

大約大四的時候,有找老師學編曲,跟吉他同時兩邊都學。編曲老師是吳智暉,最近五月天這張專輯有幾首歌是和他一起編的,不過他比較常出現的方式可能是吹管樂、薩克斯風,Keyboard 也彈得很好,算是一位樂壇奇人吧。很多有老師其實都不只會一樣樂器,真的很厲害。

Q:那合成器呢?

李詠恩:合成器的東西是大學的時候開始摸的,彈奏上面雖然沒有問題,但是想法上和傳統鍵盤很不一樣,合成器比較像在雕塑聲音的感覺,它非常講求邏輯,你怎麼去調整就會表現出相對應的聲音,所以在想法上要很清楚。學習上大部分都是在網路上找一些影片來看,幾乎都是一些英文的資料,因為一直到最近兩三年台灣才比較多人在推廣合成器的中文內容,剛開始時幾乎都是只能自己找國外的資料來看,自己嘗試。

Hello Nico 受什麼樂團、音樂影響

李詠恩:其實像 Coldplay、M83 的話是一定有的,另外那時組 Hello Nico 有一個團非常喜歡,叫「Phantongram」(美國樂團,曲風融合 Dream pop、electronica、trip hop、shoegaze 等);這團其實一直有在聽,但是組 Hello Nico 的確有受他們影響。很喜歡他們的原因是他們也是真鼓和電子鼓合用,Bass 和 Synth Bass 會穿插鋪陳,很喜歡這樣做法帶來的感覺。

李詠恩工作室的工作桌,凌亂隨性的擺設顯示出平時的忙碌與專注

李詠恩工作室的工作桌,凌亂隨性的擺設顯示出平時的忙碌與專注

心目中的吉他 / 合成器英雄 & 受影響的樂團

李詠恩:說來蠻奇怪的,我從高三一直到大三之前,其實吉他都不是我聽音樂時的聆聽重點,因為我同時有在彈 Keyboard,所以除了有去學爵士吉他之外,應該沒有明確地受到什麼樂團樂手演奏上的影響。

另外,以前聽英搖的團聽得非常多,像是 Oasis(綠洲)、Radiohead(電台司令)、Coldplay(酷玩)那些,然後一直延伸出去;讀大學(2008 - 2012)時後龐克剛好復興起來,所以又聽了一些像 The Libertines、Franz Ferdinand 的樂團。而高中時流行的又是比較 New Metal 的東西,那時比較猛的團都在做這種曲風,像是「潑猴」、「六甲」好幾個團,都很 High 啊,現在的風格算是一個綜合影響的結果吧。

合成器方面,開始是受一些 R&B 歌曲的啟發,因為黑人的歌常常會運用到合成器,聲音真的很有趣,所以就開始研究下去。另外,我自己聽音樂其實搖滾還是聽蠻多的,記得 M83 他們剛開始有一點紅,也開始注意到一些樂團裡有合成器的音色;Coldplay 差不多第三張也開始融合一些電子元素,想說台灣少有人嘗試這樣的組合,就開始去模仿、摸索這樣的聲音。因為學習合成器的資料很瑣碎,包含像國外的影片、雜誌、訪談等各種類型,現在自己呈現的風格應該也算是經驗累積的成果吧。

吉他收藏成長史

李詠恩:第一把琴是在阿通伯買的 SX,菜刀中的屠龍刀,記得還配有拾音器,彈到高中的時候賣給同學。第一把電吉他是高中買的,是一把 Cort 的 Custom Shop 抄 PRS 的琴,單單雙拾音器,那時 Cort 這個韓國品牌才剛開始而已,後來 Custom Shop 也沒有了;其實做工上還不錯,便宜但手感也蠻好的,只是後來覺得它長相實在是太土豪了(仿 PRS),而且有很誇張的虎紋,所以就賣給了一個朋友。

到大學的時候買了一把 Fender ,想說要買就一次到位,存錢買了 Custom Shop Stratocaster,也算是我彈最久的琴,不過那把在去年跟別人交換換了一把 PRS ,現在想想有點想再買回來,不捨啊。那時會換成 PRS 是因為我的琴幾乎都是單線圈拾音器,想找一把比較凶猛的雙線圈琴,結果 PRS 我彈起來實在太不習慣了,完全合不來,彈第二天手就扭到,覺得琴頸怎麼這麼奇怪,就又把它轉賣給一位彈金屬的朋友。

經資料搜尋,這把琴可能為 Fender 60th Anniversary Modern Thinline Telecaster FSR Telebration

經資料搜尋,這把琴可能為 Fender 60th Anniversary Modern Thinline Telecaster FSR Telebration

李詠恩:其實我大部分的電吉他都是空心琴,幾乎就是「Fender+空心琴」這樣,現在手邊有三把 Telecaster,兩把就是 Thinline(空心的型號)。其中一把就是我旁邊這把(見上圖),他長得有點像是 69 年的款式,但其實它是 2010 年左右出的 Special Run(經資料搜尋該琴可能為:Fender 60th Anniversary Modern Thinline Telecaster FSR Telebration),特色是他的琴身有 Double Binding(雙鑲邊),因為現在出的大部分都只有前面的 Binding,我記得杉特(錄音師、Session 吉他手,曾任張懸吉他手,與四分衛陳如山組成樂團「杉山兩兩」)也有一把一模一樣的,他還跟我說邱澤(藝人、影星)也有一把,超跳 tone。

李詠恩的這把 Telecaster Thinline 的琴身有十分特殊的琥珀色雙鑲邊,十分別緻

李詠恩的這把 Telecaster Thinline 的琴身有十分特殊的琥珀色雙鑲邊,十分別緻

李詠恩:這把 Telecaster 是我用一把 Gretsch 跟別人換的;那時因為在彈爵士,所以前前後後其實有彈過三把 Gretsch 空心琴,有 6120、 6118、6128 三個型號。我覺得前兩個型號聲音差不多,只是顏色不一樣而已,都很漂亮,基本上都是衝著外型買的。6128 我覺得很好聽,但那時已經開始彈 Hello Nico 了,它拾音器高頻比較少,在樂團裡會比較糊、有點出不來,而且因為他的 Bigsby 搖座會容易走音,對於現場演出緊湊的步調來說不大方便,大概練了兩次團,徵詢團員的意見後,就賣掉了,算是最沒有緣分的琴吧。

Gibson 的 335、Fender Eric Johnson Stratocaster 和一把 Jazzmaster,以及朋友的 Rickenbacker 4003

Gibson 的 335、Fender Eric Johnson Stratocaster 和一把 Jazzmaster,以及朋友的 Rickenbacker 4003

李詠恩:除了三把 Telecaster 外,我還有三把琴,Gibson 的 335、Fender Eric Johnson Stratocaster 和一把 Jazzmaster(見上圖)。 Eric Johnson(當代著名樂手) Stratocaster 這把的聲音是比較透亮的感覺,其實會買是顏色的關係,因為我喜歡可愛的顏色,而且他的 Neck 有做 Binding,所以就下手了。這把其實很少用,除非編曲、錄音工作上需要不那麼「Twany (噹)」、比較流行的感覺的聲音才會用到。

大方坦承自己喜歡「可愛的顏色」外,想不到手握 Fender 的李詠恩看起來也意外的萌感滿分

大方坦承自己喜歡「可愛的顏色」外,想不到手握 Fender 的李詠恩看起來也意外的萌感滿分

李詠恩:Gibson 335 表演的時候不好用,但是錄音的時候很好聽;它表演的時候太「挑音箱」了,而且他很容易高頻聽起來毛毛的,帶一種 Vintage 的感覺,好聽但跟我們的曲風比較不合。它中段的 Clean Tone 用來錄一些 Riff 非常好聽,像是 Hello Nico 的〈辮子 〉、〈接下來如何〉單音的部分,都是用這把的中段錄的;因為 Fender 的聲音有時候會「太瘦」,335 就比較飽滿好聽。

講起來我還是最喜歡 Telecaster Thinline 系列的空心琴,因為之前 Coldplay 演出也是用這系列的琴,算是「 Coldplay 粉 」的行為吧。我另外一把是 72 Telecaster Thineline,是雙雙拾音器的,其實這把想買很久了,但是之前和江鎮宇聊天,他說這把「普通」而已,讓我一直打消念頭,開始轉而找美場或是老琴下手,可是這兩種都很難買,應該是慾望累績太久,有一次看到有人在賣,就忍不住買下來了。

慾望累績太久,一次看到有人在賣就忍不住買下來的 Telecaster 72

慾望累績太久,一次看到有人在賣就忍不住買下來的 Telecaster 72

李詠恩:目前表演最常彈的一把 Telecaster 也很奇怪,他的型號是 Telecaster Plus,有三個單線圈拾音器(一般的 Telecaster 都是兩個拾音器),買來後前、後段的拾音器我都改了,一個是 Seymour Duncan,一個是 Dimazio 無雜訊拾音器;題外話,Dimazio 的無雜訊拾音器做得非常的好,聽起來還是很像單線圈,因為我自己是很討厭有雜訊這件事情,所以我的琴幾乎都有改。無雜訊拾音器我試過很多家,之前很有名的 Kinman 我也用過,不過我覺得 Dimarzio 還是 CP 值最高,大家對它的印象可能都是做那種很「兇殘」的拾音器,但我發現它無雜訊的品質真的很好,而且還蠻便宜的;Fender 自己出的 N3 或是之前的 Noiseless ,其實聽起來都有一點怪,沒有 Dimarzio 那麼爽。

目前 live 最常彈的一把 Telecaster,型號為 Telecaster Plus,有三個單線圈拾音器

目前 live 最常彈的一把 Telecaster,型號為 Telecaster Plus,有三個單線圈拾音器

更換拾音器顯示出李詠恩對於音色的要求

更換拾音器顯示出李詠恩對於音色的要求

李詠恩對於 Dimarzio 的無雜訊拾音器讚不絕口

李詠恩對於 Dimarzio 的無雜訊拾音器讚不絕口

李詠恩:最後,因為我很喜歡空心琴嘛,所以絕對不能錯過德國的 Duesenberg。我的 Duesenberg 是跟一位網友買的,他的搖座比 Bigsby 好很多,而且用 Bigsby 有一個問題是彈的時候你會覺得弦很鬆,一種張力不夠的感覺,但是明明用的弦的一樣,高度也都調整過了,我想可能是因為「底部繞的角度不夠大」,所以彈起來會覺得弦震動的幅度比較大,可能需要左手控制力更好的人才能掌握住這樣的琴。但是用 Duesenberg 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弦的震動算是在我能掌握的範圍。

李詠恩對於 Duesenberg 搖座的穩定性給予大大的好評

李詠恩對於 Duesenberg 搖座的穩定性給予大大的好評

使用的吉他撥片

李詠恩:我現在都是用 Dunlop 的 Tortex 0.88mm(綠色)的吉他撥片,我覺得這個超好用的,我幾乎都用這個啦。之前有時候會買防滑版的,後來發現其實也沒有那麼滑,我也只有一點點手汗,就都用一般版的了。

Dunlop 的 Tortex 0.88mm(綠色)吉他撥片是李詠恩的愛用指定款

Dunlop 的 Tortex 0.88mm(綠色)吉他撥片是李詠恩的愛用指定款

電吉他弦

李詠恩:我都用 .10 的弦,最近最喜歡的是奧地利手工弦 Thomastik-Infeld「Sliders」 這組,記得這牌子還不少人愛用,不過比較多人用的是「Power Bright」這組,這組我會裝在雙線圈的琴上面讓他比較亮一點;但我單線圈的琴比較多,Sliders 這組的低音弦比較粗一點,是沒有到給 Metal 琴用、降弦那種那麼粗,不過會讓單線圈琴低頻的聲音比較緊一點,tone 剛剛好。之前用 Power Bright 裝在 Telecaster 上面就會亮到爆,這組很剛好。

市面上好聽的弦其實不少,但這組讓我印象深刻是它還蠻耐用的,以前都會買 Elixir 因為最耐用,大概可以撐兩三個月吧;像 Daddario’ 那些其實也都算好聽,但是差不多兩個禮拜就不行了。Thomastik-Infeld 這組可以用到一個月左右,音色衰減的情況是慢慢一點一點的,不會有第一個禮拜很 OK,然後忽然就「死透了」的情況。

Sliders 的低音弦比較粗,讓 Telecaster 的聲音達到李詠恩所期待的平衡

Sliders 的低音弦比較粗,讓 Telecaster 的聲音達到李詠恩所期待的平衡

在台灣頗受好頻的 Power Bright 系列也算是李詠恩的愛用款

在台灣頗受好頻的 Power Bright 系列也算是李詠恩的愛用款

錄音 / Live 使用導線、安全快扣

李詠恩:最近試了 Lava 的線,手邊這條 (紫色) 算是他們最高階的,我拿來錄音用,這條的頻寬比較寬,細節表現很清楚。其實我不算是對導線非常講究的人,但錄音的話我就覺得要用好一點;Live 的話我大部分長導線是用 CAJ(Custom Audio Japan),短導就是用 Mogami (日本線材大廠) 與 Switchcraft 的接頭,兩個等級差不多搭配著用。雖然 Live 的線沒有錄音用的「高級」,但是我覺得其實一定等級以上的線就沒有確切的「好、壞」之分了,應該要看他出來的音色你喜不喜歡,像以前我彈這把(第一把介紹的 Telecaster),PA 都會說太亮,所以現在就會避免使用比較亮的導線。

李詠恩表示他吉他背帶都隨便用,安全快扣則是選擇了台灣常見的 Schaller

李詠恩表示他吉他背帶都隨便用,安全快扣則是選擇了台灣常見的 Schaller

喜歡、慣用、擁有的音箱

李詠恩:工作室這邊有兩顆「Matchless」的音箱,彩排室(我們 the OURS)還有一顆 Organe 和一顆 Fender。因為我都喜歡類似的東西,琴啊音箱都一樣,買的都會比較像。Matchless 左邊這顆(見下方圖)是 C30,他其實就是仿 VOX 的 AC30,只是它是 Hand Wire(手銲)的。我之前其實有買過不是 Hand Wire 的 VOX,覺得⋯⋯聲音很「特別」,好像 VOX 之前賣給日本的 Korg 集團後, 就走偏的有點嚴重。VOX 現在可以買的應該是「HW(Hand Wire)系列」,不過也已經不是英國做的了,現在一般都是在中國做的。

玩英搖的一定都會喜歡傳統 VOX 的「AC Tone」,但是重點就是現在要去哪裡買這種聲音,除非像陳君豪(佛跳牆樂隊吉他手)去買那種 1960’ 的老音箱,不然就是買現在廠商 HW 版本的產品,現代人要追求這樣的聲音其實也就是這兩個路線,兩種聲音都會是對的。

李詠恩:我自己喜歡的音色是「聽起來有點復古,但是其實 Modern 的聲音」,像真的去彈一些很老的琴,有時反而會不知道怎麼讓他 fit 在音樂裡面。現在很多廠牌都有做比較復古、vintage 的東西,但是其實很多都加入一些現代的元素在裡頭,有些我就很喜歡。像是 Fender 有一些 reissue (復刻再製) 的琴,彈起來是好彈的手感,但是 tone 又不是那種很 Modern 的 tone,Matchless 這牌子的音箱也是這樣概念下的產品。

他這兩顆音箱的前級都有「EF86」(真空管型號),開一點破音的時候就會有一種「酥麻酥麻」的「英式破音」味,比較「打臉」感覺的吉他聲音。右邊是這顆 ClubMan 差別在於後級有用「EL34」(真空管型號),顆粒感就不會像左邊這顆「打在臉上」的凸顯,聲音比較開一點。這顆 Reverb 效果最近壞了,準備拿去修。講到維修,之前我會找「鐘麥可」,像是 C30 那顆有請他換過電容、整理過,因為 C30 李孝祖也有一顆(前南瓜泥俱樂部吉他手。現任「好意思錄音室」負責人、錄音師,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專輯於此錄製),他就說我這顆聽起來有一點點不一樣,因為 Matchless 是「冷底」的音箱,不像一些音箱是「暖底」的,而且照理來講 AC30 的聲音就是尖,Modern 的聲音也會比較尖,就請鐘麥可做了調整,讓聲音「可以尖、不要刺」。

練團室還有一顆 Deluxe Reverb (見上圖) 是大家的錢一起買的。另外我還有一顆 Orange 的 Rockverb MKIII,想買很久了最近才買到,配一個美廠的 2x12 Cab,因為中國廠的聲音真的有差,而且光重量也差了很多。之前在台灣試了一些 Orange 的大音箱,常常狀況也沒有很好,像比較常看到的 Rockverb 100w,聲音聽起來就會有點散散無力的感覺,不過其實真空管算是消耗品,有換過就會知道差別。

工作室囤積了一些真空管,有 EL84、EL34、6L6,和一些前級管子

工作室囤積了一些真空管,有 EL84、EL34、6L6,和一些前級管子

Live 演出穩定對策

不過 Live 演出的話我會選擇直接 Line In,因為我的效果器都是 Stereo(雙聲道),之前常常叫了兩顆一樣的音箱,但是聲音還是不一樣覺得很煩;像是之前高雄場的時候就叫了兩顆 Fender Twin Reverb,兩顆聲音一顆缺高頻,一顆缺低頻,參數調整很麻煩,而且心理也會覺得怪怪的。而且我最後一顆效果器是 Strymon 的 BigSky,他有一顆 Cab Sim(音箱模擬)的開關,演出的時候就進自己帶的 JDI( Radial 出品) 兩顆把訊號送給 PA,目前就採取這個做法,最穩定。

效果器盤巡禮

吉他 > Warlus Audio May Flower(推一點低頻,加一點 Compression) > Warlus Audio Voyager (推中頻、砍一點高頻) > Electro Harmonix Nano POG > 老皮 Rat (鹿圖樣,特色是有 MIX 鈕) > 調音器 (放這邊是空間考量) > JHS Double Barrel > 手工做的類比 Delay + Feedback  > AMT 音量踏板 > Strymon Ola (Chorus) > Strymon  Timeline (delay) > Strymon Big Sky (reverb) > 音箱

李詠恩:基本上 Warlus Audio 這兩顆都會常駐開著,Gain 都開很小,May Flower 用來增加聲音一點低頻和壓縮感,Voyager 則用來加一點中頻、砍一點高頻,真的比較破音的聲音是用 JHS 的 Double Barrel 來做。中間還有兩顆偶而才會用到的效果器,Electro Harmonix Nano POG(八度音效果)和老皮(台灣自製效果器達人)做的 RAT(經典 Distortion 效果器),這顆 RAT 特別的地方在它有一顆 Mix 旋鈕,非常好用。再來是一顆朋友做的手工類比 Delay,這顆有做一個開關是踩下去 Feedback 就會開到底,像 Hello Nico 的〈布蘭琪〉就有用到。接著是音量踏板。最後就是三顆 Strymon 的空間系效果器:Chorus (Ola)、Delay (TIMELINE) 和 Reverb (Bigsky),這系列的品質都很好。效果器盤 ( 攜帶包 ) 我是用 Ghost Fire,它比很多人用的 Pedal Train 還輕,攜帶比較不費力。

李詠恩使用的效果器電源供應器,Voodoo Lab 獨立電供

李詠恩使用的效果器電源供應器,Voodoo Lab 獨立電供

李詠恩:另外我的合成器 Moog Sub 37 也有接 Strymon 的兩台效果器:Tape Echo (El Capistan) 和小顆的 Reverb (blueSky) 輔助使用。最後,我用的電鋼琴是 Nord 的 Electro 5 HP,最近有點想賣掉了,但是之前的演出都是用這台。 Moog 的合成器聲音因為比較肥、比較穿,編一些單音、Synth Bass 的東西很適合,先前是先買了 Moog Sub Phatty,後來賣給朋友才換成現在這台 Sub 37,現場合成器的樂句都是用這台做的。

Moog sub37

Moog sub37

nord Electro 5HP

身為 Moog 的愛用者,工作室也張貼了 Moog 的海報

身為 Moog 的愛用者,工作室也張貼了 Moog 的海報

nord Electro 5HP

玩團到現在,什麼東西變了最多?

李詠恩:自己的話是越來越有責任感吧,跟大家在一個團隊努力,做事總不能拖累其他人啊。另外,現在的壓力也比之前還要大一些,因為 Hello Nico 不會覺得我們自己很屌、很重要,有些人會跟宇庭說:「我愛你」之類的話,但我覺得喜歡音樂是比較純粹的,不一定要這樣去看待一個樂團,因為有些比較看重這樣事情的人,就會因此壓力比較大,各方面會變得比較拘謹。雖然我是還好啦,但是整個團的時候就多少會有這樣的感覺。像之前賣票的時候,這類的細節都會擔心被放大,會擔心自己是不是有什麼疏失,造成別人的不方便,很怕在網路上被幹礁。

「他者」第一張作品的 Vocal 和 吉他是在李詠恩的工作室(荒原錄音室)錄製,牆上也貼上了他們的簽名海報

「他者」第一張作品的 Vocal 和 吉他是在李詠恩的工作室(荒原錄音室)錄製,牆上也貼上了他們的簽名海報

李詠恩:環境上,其實身在其中可能會看不清楚整個情況,也不太敢說什麼。拿補助來說,我有一些朋友拿到了,有些沒拿到,所以說什麼都不對。而且像是一些獎項,入圍的有你的朋友,沒入圍的也有你的朋友,我也不知道這個事情是要怎麼評論。除非真的有什麼違法的事情,才可以講吧。

獨立音樂的聽眾有變多是真的,尤其以台北來講,場景其實有在擴大,這也是大家一直期待發生的事情。但是目前搭建舞台、提供場地,或是願意辦活動的人有了、變多了,反而是「做內容的人」受到的幫助最少,也是我覺最奇怪的地方。

現在買票方便,場地、舞台多了起來,團也不是沒有,但是好像缺少了一塊引導的連結,年輕人還是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土法煉鋼的在做音樂這件事情,與環境的發展有了斷層。對比韓國或日本,他們的音樂專業養成的環境是比較有系統的。台灣很多大學生可能很想做音樂,但他同時又需要唸書,這樣的選擇可能會讓他的生活變得很辛苦。而且以投入「音樂產業」來講的話,越年輕開始用好,但真的很難同時在音樂擁有專業高度,又完成學業。不過台灣最近有一些系所也開始往這個方向走,只能看看這一批人出來是不是真的能為環境注入一股新血。

像是現在舞台越來越大,很多學生團上去看起來就像上去自殺的那種感覺,我不是覺得學生團不好,之前看一些大學生上台演出,真的覺得有一些很出色的人,但就會擔心說這樣有天份的人才會不會不繼續玩音樂,這樣就真的很慘。他即使想繼續玩,但是整個台灣的音樂環境沒有人幫他,讓他提升到一個專業的高度,他也可能也會覺得繼續下去不是一條路。我發現想要往音樂發展的人真的不少,但是現在卻還沒有看到一個很好的產業和人才接合模式的出現。

現在年輕人的音樂場景,和既有的電視台的娛樂圈產業其實是有斷層的。以前的娛樂圈都是圍繞著電視發展的,但現在已經有了轉向,看電視的人變少了,很多年輕人選擇在網路上發展,造成現在資源和內容發展的結合上出現斷層;像雖然傳統音樂、娛樂圈一直想找年輕人創造一些發展,但是目前怎麼看都還是怪怪的、卡卡的。

工作室一隅,牆上貼有娃娃贈送的海報,櫃中則堆滿了 CD 和囤積的器材

工作室一隅,牆上貼有娃娃贈送的海報,櫃中則堆滿了 CD 和囤積的器材

給年輕樂手的建議

李詠恩:年輕人可能常會遇「沒有錢」不然就是「錢沒花在刀口上」的問題,當然在買東西的過程中一定會有冤枉路,買錯一些東西很正常,但是像台灣音樂專業資訊、環境相對比較封閉,那就更應該要積極的去接觸更多。台灣其實很多器材都試不到,台北狀況已經好一點了,其他地方應該更艱困,我會建議大家要多交流,而且要多交可以一起進步的朋友。

近期有什麼計畫嗎?

李詠恩:Hello Nico 目前台灣巡演剛好告一段落了,接下來都會往國外跑,將會前往香港、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再來可能要到十一月才會有演出了。另外,接下來我會進行黃玠瑋專輯的製作,目前有幫她編了三首歌,錄音應該也會在我這邊錄,之後我有在台灣的話應該都會忙這件事。之後她的巡演要是比較大場的話,採取四人編制,我就擔任吉他手的角色,希望大家支持 Hello Nico 外,也可以關注一下黃玠瑋喔。

陳惠婷專輯海報,從各路人馬的海報看來,李詠恩果然不是等閒之輩

陳惠婷專輯海報,從各路人馬的海報看來,李詠恩果然不是等閒之輩

櫃中另外放置了三台 Moog 的 fooger 系列合成 (效果) 器

櫃中另外放置了三台 Moog 的 fooger 系列合成 (效果) 器

除了 Moog 外,櫃中也堆放了一些沒有入選效果器盤的效果器

除了 Moog 外,櫃中也堆放了一些沒有入選效果器盤的效果器

李詠恩跟大家說:「樂手研究室」下回見!

李詠恩跟大家說:「樂手研究室」下回見!

原刊於Blow吹音樂

Blow吹音樂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