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察狂人》— 各種隱喻和批判

2018/8/30 — 16:31

電影《檢察狂人》劇照

電影《檢察狂人》劇照

(內含劇透)

 

由木村拓哉和二宮和也主演的《檢察狂人》,宣傳和評論都難免集中在尊尼事務所的兩位「男神」身上。看完了這一部由得獎推理小說《檢方的罪人》改編的電影,發覺除了兩位主演值得關注之外,這部電影可以探討的地方實在太多了,伏線來回穿插、批判的事情也非常多。劇情、佈局、歷史背景、拍攝手法、美學、演員等都有很多值得談論的地方。

廣告

檢察官,木村拓哉在電視劇《律政英雄》(HERO)裏就已經演過。有別於帶點不羈的久利生公平,木村在《檢察狂人》中飾演的檢察官最上毅從來都西裝筆挺、不苟言笑,辦事能力超卓,是檢察廳的精英。電影一開首,就由最上向新入職的菜鳥檢察官作訓示來展開序幕,亦為電影點題 — 檢察官的職責是伸張正義,權力卻容易使人腐化,受不住誘惑公器私用。

公義由誰來定奪?

廣告

電影由一宗老夫婦被謀殺的案件說起。案中的其中一名疑犯松倉重生同時被懷疑牽涉另外幾宗案件,包括 25 年前的一宗謀殺少女懸案,並因訴訟時效已過而未被起訴。當年遇害的少女,原來與木村飾演的最上青梅竹馬。縱使證據顯示老夫婦被謀殺的兇手另有其人,最上仍然嘗試運用各種手段將松倉定罪,為摯友報仇。當年最上警戒菜鳥們要小心使用自己手上的權力,但原來面對自己的切膚之痛,一切的規條和信念,還是會受不起考驗的。松倉毫無疑問犯過不少重罪,然而,以一宗他並沒有犯的案件把他繩之於法,又是否公義?公義又由誰來定奪?

二宮和也飾演的菜鳥檢察官沖野啟一郎有幹勁又有爆炸力,因為不齒上司最上為了公報私仇而走火入魔,選擇以極端手段還擊。不約而同地,二人都為了自己心中的公義走向偏鋒。假如沒有松倉一案,最上和沖野大概會成為亦師亦友的最佳拍檔。

塔羅隱喻

導演巧妙地用三張塔羅牌的掛像把電影分為三部份。電影初段,由塔羅牌圖像切換到最上手中以猶如魔術師手帕包裹的法官錘子的一組鏡頭,包含有關「公義」的隱喻,可謂神來之筆。

當時得令的檢察官,原來只是表面風光。自以為一生為公義而戰,面對挑戰,信念原來不堪一擊。家庭生活,乏善可陳,愛情早已經枯萎、親情亦彷彿可有可無。在社會打滾,真正的朋友,寥寥無幾。摯友有難,亦愛莫能助……雖然未必如此極端,風光背後的種種蒼白和寂寞,亦是很多「成功人士」的寫照。

《檢察狂人》除了反思何謂公義,還對政客虛偽的咀臉、政治婚姻、甚至軍國主義復辟思想作出批判。電影並不平舖直敘,而是透過最上幾段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生活片段和回憶交錯而成。故事發展下來,觀眾會發現,原來每一個細節都有意思,中間埋藏了很多伏線。

電影《檢察狂人》劇照

電影《檢察狂人》劇照

演技碰撞、含蓄細節

木村成熟了,也憔悴了。告別了久利生公平的跳脫不羈,現在的他更適合演繹《檢察狂人》的最上毅,這個內心有很多鬱結壓抑的檢察官角色。除了木村拓哉和二宮和也在戲中表現出色之外,飾演嫌疑犯松倉重生的酒向芳的演技尤其讓人拍案叫絕。松倉這個角色一直處於不穩定的精神狀態,是一個可憐又可恨的人物。酒向芳的演繹令人不寒而慄,很有點蝙蝠俠裏面帶點歇斯底里的小丑的感覺。

因為主演《孤獨的美食家》而廣為人認識的松重豊在《檢察狂人》中飾演帶點瀟灑的黑幫人物諏訪部利成。老戲骨把見盡世面又帶點漫不經心的諏訪部演繹得恰到好處,成為了戲中畫龍點睛的重要人物。

《檢察狂人》中很多細節,都值得觀眾細意品嚐。令筆者印象尤深的,有在戲中呈現的各種獨特的日本美學風格 — 電影開頭以日式樹林作天然背景的演講廳、木村禪修的寺院、箱根的祖屋、兩幕一黑一白互相呼應的現代舞、二次大戰的夢魘、六本木的神秘酒吧……都讓觀眾在推敲劇情之餘,目不暇給。

 

作者博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