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察狂人》— 日本的新時代公義

2018/9/18 — 19:50

電影《檢察狂人》劇照

電影《檢察狂人》劇照

【文:鴞】

中譯片名為《檢察狂人》,英譯名為 Killing for the prosecution,後者沒了「狂」的元素,但用了「殺戮」代替,意涵不同卻各有風味,均是貼切的標題。筆者偏愛中譯名,「狂」是心境,是狀態;是充滿魅力而致命的特質,比起單純描述行動的「殺戮」,有趣得多。

「狂」貫穿了整部電影,木村拓哉飾的最上毅固然流著瘋狂的血液,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二宮和也飾演的沖野啟一郎表面循規蹈矩,實則也有瘋狂一面,威嚇逼問松倉重生(酒向芳飾)一幕更是光茫四射;最上為丹野和樹(平岳大飾)作生日占卜,說出一連串狂人的名字(玩味地加上特朗普),「狂」處處可見。

廣告

木村拓哉再一次飾演檢察官,這次不是光明爽朗的久利生公平(律政英雄),而是黑暗冷酷的最上毅,對日本流行文化感興趣的朋友應該知道這兩個角色的不同,意味著木村拓哉這個日本符號的意義也已經改變。木村由 90 時代開始大紅大紫,從角色投射出來的形象,都代表了日本當時對自身/理想的想像。看過《美麗人生》和《律政英雄》便知道,木村拓哉的角色總是瀟灑不羈,表現出人意表,不受制度所限,不受價值觀約束,投射出日本想展示的國際形象—心胸廣闊、包容性高、不設障礙(barrier-free)。隨著日本和世界政局改變,木村拓哉無法再當久利生公平,只能當最上毅。

平成時代初到中期,日本多次更替首相,至安倍晉三接任,政局才相對穩定。鷹派首相的安倍,任內成功推動解禁集體自衛權,《檢察狂人》中幾乎是明喻的復僻軍國主義,明顯指向掌權的他。電影批判這種政治取態,但僅僅批判這種大是大非,對「狂」或「公義」的立場則不明,與日本現時的狀況不謀而合。安倍管治手法雖然激進,但對國家而言似是有益處的,這個世道,是否真的需要帶點「狂」?

廣告

甚麼是公義?電影籍由最上和沖野兩位檢察官的價值觀嘗試為問題提供答案,最後雖然未有定論,但觀眾必定有所反思。最上曾問沖野,為甚麼日本的法官不用槌,筆者不知道真實原因,單純以解讀電影的角度去理解,就是「公義並不是法官一個人說了算」。法槌象徵著公義,最上不是法官,卻收藏法槌,表示每個人都有權實踐自己心目中的公義。手段固然不正當,但當制度無法彰顯公義的時候,不用雙手去執行,還有其他選擇嗎?

最上在電影裏不是英雄,但導演也沒有把他刻劃成魔鬼;沖野正直,但也未能實現理想,改變現狀。兩方堅持的正義,都不是唯一的處世之道。結局,最上對沖野說高島家族企圖復僻軍國主義,沖野不可能袖手旁觀。一方面留下伏線,另一方面也表達了一個訊息:縱然時代改變、世界不再黑白分明,有些界線依舊不可跨逾。「檢方的罪人」,即使是罪人,仍然有基本良知。新時代公義,就是每個人心中自行設定的底線。

 

作者自我簡介:熱愛電影,愛讀影評。修讀文化研究,重討論分析不重評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