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欣宜與黃偉文

2017/1/2 — 10:36

欣宜得獎,全城討論。 一邊說她消費亡母,消費自己身形。

另一邊說她憑自己努力獲得成就,值得欣賞。

很明顯欣宜的發展與母蔭不無關係,同時,她在現今這樂壇當中歌算是唱得不錯,即使未算非常好,也已受到不少聽眾受落喜愛,歌藝某程度備受肯定。這兩點沒有什麼好爭辯的。

廣告

我認為,最值得討論的是她對自己身形的看法和積極建立「知性美」的形象這方面。

首先,身形肥胖,可以直認不想減、減不來,但實在不必歌頌肥胖身形,硬要將不美捧成美。

廣告

她和黃偉文很相似,相似在非常記仇,但她卻要扮大方和知性,感謝笑過她的人,那種煞有介事,更似是一種復仇的痛快宣洩。她距離知性成熟還很遠。

黃偉文的詞有很多我都很喜歡,尤其是填給Shine的幾首。但他的不少歌詞裡面都總是滲著過於濃厚的「復仇」、「葡萄」和「小家子氣」氣息。小聰明很多,大智慧卻欠奉。不少人將復仇心態看成「勵志」,看成是堅強,自然也會有共鳴。

黃偉文填給欣宜的這首「女神」同樣都是那麼煞有介事。如非本身自我價值很低,根本不必刻意把自己抬高成「女神」,把自己裝得很強悍。

黃偉文在台上講報恩,其實也說出了一點世間的潛規則:人脈、護蔭,往往比實力重要。但大家要知道人脈和護蔭不是壞東西,因為這必須要有一點修養和腦袋才做得來。任何收穫都必須付出代價。黃偉文是在告訴世人,欣宜正享受著母親替她修來的福。

上一代修的福,總有一天會用完,接下來能否持續就要看自己造化。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