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歌曲治療」的力量──潘源良〈未來的回憶〉有感

2015/8/2 — 12:22

【文:鍾詠怡】

填詞:潘源良

請 抬頭看我 靈魂不要怕 目光中赤裸 
當 垂頭喪氣 求能給你 一點驚喜    
在往日我沒法明 難題多麼重不過很輕
但這夜晚星暗暗做證 彷彿把我喚醒
未來漫漫旅程 別怕像迷霧裡看不清

時間可否閃一閃 到往後一百年
回頭看此刻恩怨 就似故事 或某一個寓言
無論你心情 有多麼凄怨 亦變簡短
時間只需閃一閃 進退悲歡幾多轉
何以尚要求永遠 唯有記憶一絲一串 閃出愛共暖

當 回頭想起 從前苦與澀 亦滲著甜味
心 仍能不死 原來總會寫上傳奇
若慶幸你在這時 從回憶中可找到美景
願以後更起勁再力拼 一天不再年輕
在回味舊旅程 亦會為明日記憶高興 

時間可否閃一閃 到往後一百年
回頭看此刻恩怨 就似故事 或某一個寓言
無論你心情 有多麼凄怨 亦變簡短
時間只需閃一閃 進退悲歡幾多轉
何以尚要求永遠 唯有記憶一絲一串 閃出愛共暖

時間只需閃一閃 冷暖悲歡幾多轉                
何以尚要求永遠 唯有記憶一絲一串 可跟你互勉

在媒體發展蓬勃的今天,「閱讀治療」、「書寫治療」等各式各樣的心靈治療方法被大力的提倡。的確,生活在步伐急速、壓迫重重、生活物化的今天,都市人的心靈常顯得脫弱,而由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愈益疏離,都市人更難得到抒解的渠道。因而各類型媒體,如書籍、雜誌等,都多見開始肩付起安慰人心的工作。

廣告

然歌曲,今天媒體發展的其中一個類別,它更多時只被看作為消閑、娛樂的工具。除了那些高舉著「勵志」旗幟的作品外,大多的都只是被看作為情感渲泄之作。加上在「文化工業」理論的批評熱潮下,凡與愛情題材有所指涉的「情歌」作品,多被歸類為「大路情歌」之作,而不受到重視。故對於以抒情為主的歌曲創作而言,它很少被看成心靈治療的工具。

而事實上,儘管是被定調為「情歌」的作品,當中也有不少具有心靈輔導的力量;有的甚至比文字具更強的心靈治療作用。潘源良〈未來的回憶〉(2009年)這首以情歌基調創作的作品,正屬此例。這首歌是我與最好的朋友鬧翻了以後,無意中接觸到的。它不僅讓我重新正視我所執著的負面情緒,而且更讓我思索到友誼的珍貴實比不起面子的一時堅持。雖然今天,我與那曾經最友好的朋友感情尚未完全修補好,但我卻比以前更加珍惜與她,甚至其他人相處的時間和回憶——這種心靈的醫治,正正是歌曲隱藏的力量。

廣告

 

「情感捕捉」

回頭看此刻恩怨 就似故事 或某一個寓言
無論你心情 有多麼凄怨 亦變簡短
時間只需閃一閃 進退悲歡幾多轉

歌詞繼承了中國詩歌的抒情傳統,常用於表達情感。而恰恰,人受困於情感時,或表現為極力的抑壓,或表現為情感的失控;歌詞的情感表達(或情感渲泄),正正能使受眾正視自己的情緒,使情緒得到恰宜的釋放。〈未來的回憶〉中,詞人明明白白的點出了「恩怨」、「凄怨」、「進退悲歡」這些的情感和主題,在今天悲歡離合之事常見的世代中,有著其時代性。而對於受困於這些壓抑情緒中的受眾而言,歌詞情感的曝露,會引發他們內心的共鳴,為後來的心靈治療鋪墊著情感基礎。

 

「時間命題」

時間可否閃一閃 到往後一百年
回頭看此刻恩怨 就似故事 或某一個寓言

當 回頭想起 從前苦與澀 亦滲著甜味

在引起情感的共鳴後,詞人在詞中捕捉到容易使人感觸的「時間」命題。詞中,「一百年」後「回頭」看今天的恩怨,是以抽離的姿態作出反思。而往往,時空跨度愈大,與現實產生的抽離感愈強,則往往會使人產生對現實捨不得的情感,使人重新反思執著(如恩怨等事)的必要。而以時間的長(一百年)對比起今刻「恩怨」的微小,往往使人易於有所感觸,覺悟到今刻的小執著原來只是很微小的事。至於時間命題所產生的「回想」、「回憶」,因人人都曾經歷,曾擁有,故更容易牽動人寬恕、懺悔的感情。

因而得見,歌詞不僅讓人有正視自己情感的機會,而且更提供了人們自我反思的空間。

 

「希望寄託」

心 仍能不死 原來總會寫上傳奇
若慶幸你在這時 從回憶中可找到美景
願以後更起勁再力拼 一天不再年輕
在回味舊旅程 亦會為明日記憶高興

何以尚要求永遠 唯有記憶一絲一串 可跟你互勉

歌詞之得到前兩個階段的鋪墊後,以正面的思想表現出對希望的寄託,使人在心靈得到釋放的同時,亦因著對未來尚有希望而得到治療。人之困於一定情緒之中而不能逃脫,總是因為事件始終未有解決的方案。而一天未有解決的方案,則每一個明天也沒有希望的可能,而人的情感也就不會真正的釋放到出來。〈未〉中,「傳奇」、「以後更力拚」、「互勉」等正面字眼、思想的運用,所表達的就是希望、美好的中心思想。在這裡,受眾會被激發起期待,正能量,心靈治療的階段到此完滿完成。

總括而言,這首詞所表達的有關「愛的寬恕」,實可應用到不同的「情」上。而透過歌詞和受眾的「直接對話」(聲音的傳遞),更直接的讓受眾能夠面對自己的內心,正視內心抑壓著的情緒,而起著心靈治療的作用。因而,歌曲不僅是娛樂的工作,也不僅表現出勵志歌曲強調的教化意味——歌曲往往能夠藉著旋律、歌詞字眼的配合,觸動受眾的心靈,並進行醫治。而要注意的是,歌詞對現實的指涉往往並不狹隘,因而其影響力實可表現為相當的廣泛。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