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歌詞殺入書展登文化殿堂 唯學者憂失活力

2015/6/26 — 20:39

學者朱耀偉出席香港書展 2015 新聞發佈會(中)

學者朱耀偉出席香港書展 2015 新聞發佈會(中)

歌詞是不是文學,經過多年討論,至今仍然未有共識。詞人林夕也多次在訪問回應這道問題,反問:「為甚麼不是文學?」學院中,朱耀偉早在 1990 年代已經出書,從文學評論角度分析流行歌詞。去年,他與黃志華合著的《香港歌詞八十談》一書,更獲選為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作品。

來到今年,貿易發展局主動邀請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學系及香港作曲及作詞人協會 (CASH),於香港書展協辦「詞情達意」的粵語流行歌詞展覽。歌詞殺入一年一度的文學盛會,對於本地流行音樂發展,到底有甚麼象徵意義?

「當然𦧲飯應啦,但『示愛不宜抬高姿態』嘛。」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教授朱耀偉,研究香港流行歌詞多年,也是今次合作的重要接洽人。昨日出席香港書展 2015 新聞發佈會後,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憶述,當日貿發局主動聯絡指,計劃今年書展舉行流行曲展覽,想也沒想就答應了,「雖然有些人覺得不需要,但我覺得體制化是一個必要的策略。」

廣告

朱耀偉認為,歌詞研究一方面雖然漸成氣候,甚至登陸書展,成為一種研究對象;但與此同時,作為流行文化,香港歌詞卻逐漸失去它往日的地位,本地音樂唱片銷量亦不斷下跌。朱耀偉苦笑道情況可算是「悲喜交集」。粵語唱片工業衰落,主流創作人傾向不斷複製舊日成功的案例,本地流行音樂的生態循環減慢,行業亦漸漸失去活力。

朱耀偉認為,流行曲的特色在於當代和流變,但當它們漸漸變成歷史,變成如同博物館的藏品那樣,便是「博物館化」,失去自身的活力。當研究林夕,跟李白、杜甫無異,流行曲不再流行,影響力也就會愈來愈小。他憂慮,流行曲是因為商業價值下降,才會轉向學院成為研究對象,「是不是代表它們不再 pop 了,所以才拿去研究?」

廣告

香港書展 2015 文藝廊「詞情達意」展覽部分展品

香港書展 2015 文藝廊「詞情達意」展覽部分展品

雖然如此,朱耀偉仍然樂見書展增設流行歌詞展覽,認為一方面肯定了歌詞的文學性,另一方面也開闊了受眾的層面,「讓大家不會再問,流行歌詞是不是文學作品。」

朱耀偉應邀協辦「詞情達意」展覽,但他強調其角色只是「合作夥伴」(partner) 而非策展人 (curator),直言「沒有參與太多」。大部分工作都是由貿發局分擔,他們主要給予意見和人脈聯絡。他憶述合作過程,朱耀偉承認陳示方式卻未能盡如人意。

另一協作單位的代表,詞人周耀輝曾經表示目前編年式的展示方式比較陳舊,希望可以用更為創新、破格的方式呈現人前。朱耀偉亦同意,指出以年代劃分容易造成誤解,「例如周耀輝,他 1989 年推出第一首作品,但近年才最多產。那麼應該算他是 80 年代,還是千禧年代?」

主辦單位最終決定以「活躍期」作為分界線,朱耀偉形容是妥協的做法,「最初也有討論,要不要以主題劃分,但書展方面還是傾向比較傳統的方式吧?」然而,他並未因此而感到可惜,認為書展有其固有形象,作為協辦單位也無法改變太多。他又同意,如果要以一種形態呈現,可能要轉到其他場合,例如藝穗會一類。

「最好當然是兩樣都有啦。」朱耀偉笑言,破格創新的展覽可能會「太邊緣」,受眾限於文藝青年,而書展卻可以接觸到家庭,或者那些會聽歌但不會這樣分析歌詞的人,「不同場合都有,是好事。」

發表意見